《子产告范宣子轻币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子产告范宣子轻币 襄公二十四年 左传

范宣子晋士匄。为政,将中军,执国政。诸侯之币重,诸侯朝贡于晋者,其币增重。币,礼仪也。郑人病之。病,患也。

二月,郑伯简公。如晋。子产寓书于子西,以告宣子。寓,寄也。子西相郑伯如晋,故子产寄书与子西,以劝告宣子。曰:“子为晋国,为晋执政。 ○只此四字,落笔便妙。四邻诸侯牵引四邻,妙。不闻令德,而闻重币,不闻有善德,但闻增重诸侯之币。 ○先提“令德”,引起“令名”。子产名。也惑之。侨闻君子长掌。国家者,非无贿毁。之患,而无令名之难。贿,财也。令名,善誉也。 ○“贿”字,从重币推出。“令名”,从“令德”推出。 ○二句,是一篇主意。夫诸侯之贿聚于公室,则诸侯贰。敛诸国之财,而积聚于晋之公室,则诸侯离心于晋。若吾子赖之,则晋国贰。若汝自利赖其财,而私入于己,则晋人离心于汝。诸侯贰,则晋国坏;晋不能保国。晋国贰,则子之家坏,汝不能保家。何没没也!何其沉溺而不反也。将焉用贿?贿之为祸如此,将安用之。 ○此段申“非无贿之患”句。夫令名,德之舆也。有德者,必以令名为舆,始能远及。德,国家之基也。有国者,必以令德为基,始能自立。有基无坏,有德以为基,故国家不坏。 ○一“坏”字,应上两“坏”字。无亦是务乎!无亦以是令名为先务乎! ○从名转德,从德转国家,从国家转无坏,笔笔转,笔笔应。有德则乐,洛。乐则能久。务令名在有德,有德则乐与人同,而能久居其位。《诗》云:“乐只君子,邦家之基。”有令德也夫!小雅》之诗。言君子有德可乐,则能立国之基,使之长久。有令德之谓也夫! ○引《诗》证德为国家之基。‘上帝临女,汝。无贰尔心’,有令名也夫!大雅》之诗。言上帝鉴临武王之德,则下民无敢有离贰之心。有令名之谓也夫! ○引《诗》证名为德之舆。一“贰”字,应上四“贰”字。 ○此段申“无令名之难”句。恕思以明德,则令名载而行之,是以远至迩安。以恕存心而自明其德,则自然有令名以为之舆,而载是德以行于世,所以远者闻风而至,近者赖德而安,为国家之基也。 ○又合德与名,双收一笔,遒紧。毋宁使人谓子‘子实生我’,而谓‘子浚我以生’乎?毋宁,宁也。宁可使人议论吾子,以为子实能生养我民,而可谓子取民以自养乎? ○以贿与令名二者比并言之,语绝波陗,又迭用三“子”字,尤有态。象有齿以焚其身,贿也。焚,毙也。象因有齿以杀身,以齿之有贿故耳。 ○指“贿”字作结,仍收到重币上。见有贿非但国坏家坏,而且身亦坏也。是危语,亦是冷语。宣子说,悦。乃轻币。

劈起将令德令名与重币对较,持论正大。其写德名处,作赞叹语;写重币处,作危激语。回环往复,剀切详明。宜乎宣子之倾心而受谏也。

《子產告范宣子輕幣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子產告范宣子輕幣    襄公二十四年  左傳

范宣子晉士匄。爲政、將中軍。執國政。諸侯之幣重。諸侯朝貢於晉者、其幣增重。幣、禮儀也。鄭人病之。病、患也。二月、鄭伯簡公。如晉。子產寓書於子西、以告宣子。寓、寄也。子西相鄭伯如晉、故子產寄書與子西、以勸告宣子。曰、子爲晉國、爲晉執政。 ○只此四字、落筆便妙。四鄰諸侯、牽引四鄰、妙。不聞令德、而聞重幣、不聞有善德、但聞增重諸侯之幣。 ○先提令德、引起令名。子產名。也惑之。僑聞君子長掌、國家者、非無賄毀、之患、而無令名之難。賄、財也。令名、善譽也。 ○賄字、從重幣推出。令名、從令德推出。 ○二句、是一篇主意。夫諸侯之賄、聚於公室、則諸侯貳。斂諸國之財、而積聚于晉之公室、則諸侯離心于晉。若吾子賴之、則晉國貳。若汝自利賴其財、而私入于己、則晉人離心于汝。諸侯貳則晉國壞、晉不能保國。晉國貳則子之家壞、汝不能保家。何沒沒也。何其沉溺而不反也。將焉用賄。賄之爲禍如此、將安用之。 ○此段申非無賄之患句。夫令名、德之輿也。有德者、必以令名爲輿、始能遠及。德、國家之基也。有國者、必以令德爲基、始能自立。有基無壞、有德以爲基、故國家不壞。 ○一壞字、應上兩壞字。無亦是務乎。無亦以是令名爲先務乎。 ○從名轉德、從德轉國家、從國家轉無壞、筆筆轉、筆筆應。有德則樂、洛、樂則能久。務令名在有德、有德則樂與人同、而能久居其位。詩云、樂只君子、邦家之基。有令德也夫。小雅之詩。言君子有德可樂、則能立國之基、使之長久。有令德之謂也夫。 ○引詩證德爲國家之基。上帝臨女、汝、無貳爾心。有令名也夫。大雅之詩。言上帝鑒臨武王之德、則下民無敢有離貳之心。有令名之謂也夫。 ○引詩證名爲德之輿。一貳字、應上四貳字。 ○此段申無令名之難句。恕思以明德、則令名載而行之、是以遠至邇安。以恕存心、而自明其德、則自然有令名以爲之輿。而載是德以行于世、所以遠者聞風而至、近者賴德而安、爲國家之基也。 ○又合德與名、雙收一筆、遒緊。毋寧使人謂子、子實生我、而謂子浚我以生乎。毋寧、寧也。寧可使人議論吾子、以爲子實能生養我民。而可謂子取民以自養乎。 ○以賄與令名二者、比並言之、語絕波陗、又疊用三子字、尤有態。象有齒以焚其身、賄也。焚、斃也。象因有齒以殺身、以齒之有賄故耳。 ○指賄字作結、仍收到重幣上。見有賄非但國壞家壞、而且身亦壞也。是危語、亦是冷語。宣子說、悅、乃輕幣。

劈起將令德令名與重幣對較、持論正大。其寫德名處、作讚歎語。寫重幣處、作危激語。迴環往復、剴切詳明。宜乎宣子之傾心而受諫也。

《祁奚请免叔向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祁奚请免叔向    《左传》襄公二十一年

栾盈晋大夫。出奔楚。范宣子逐之,故出奔。宣子杀羊舌虎,囚叔向。虎,盈党。叔向,虎之兄。

人谓叔向曰:“子离同罹。于罪。其为不知智。乎?”讥叔向无保身之哲。叔向曰:“与其死亡若何?虽被囚,犹胜于死亡。《诗》曰:‘优哉游哉,聊以卒岁。’》言君子优游于乱世,聊以卒吾之年岁。《注疏》以为《小雅·采菽》之诗。按:《采菽》无“聊以卒岁”之文,恐是逸诗。知也。”此乃所以为知也。 ○叔向已算到可以不死,不知者焉能有此定见?乐王鲋附。 ○晋大夫。见叔向曰:“吾为子请。”为子请于君而免之。叔向弗应。出,不拜。大是骇人。其人皆咎叔向。自然见咎。叔向曰:“必祁大夫。”谓祁奚也。能免我者,必由此人。胸中泾渭,介然分明,是为真智。室老家臣之长。闻之,曰:“乐王鲋言于君无不行,求赦吾子,吾子不许,祁大夫所不能也,而曰必由之,何也?”常人只是常见。叔向曰:“乐王鲋,从君者也,何能行?惟阿意顺君,何能行此救人之事。 ○提过乐王鲋一边。祁大夫外举不弃仇,举其仇解狐。内举不失亲,举其子祁午。其独遗我乎?其独遗我一人而不救乎?《诗》曰:‘有觉德行,去声。四国顺之。’·大雅·抑篇。言有正直之德行,则天下顺之。夫子,觉者也。”祁大夫,觉然正直者也。 ○收句冷隽。

晋侯平公。问叔向之罪于乐王鲋。问其果与弟虎有谋否。对曰:“不弃其亲,其有焉。”言叔向笃于亲亲,其殆与弟有谋焉。 ○谮语,故作猜疑,妙。

于是祁奚老矣,告老致仕。闻之,闻叔向被囚。乘驲日。而见宣子,驲,传车也。乘驲,恐不及也。曰:“《诗》曰:‘惠我无疆,子孙保之。’诗·周颂·烈文》篇,言文、武有惠训之德,及于百姓,无有疆域,故周之子孙,皆保赖之。《书》曰:‘圣有谟勋,明征定保。’·夏书·胤征》篇。言圣哲之有谟谋功勋者,当明证其谟勋而定安之。夫谋而鲜上声。过,惠训不倦者,叔向有焉,谋少过失,圣有谟勋也。惠训不倦,惠我无疆也。社稷之固也,此社稷所赖以安固也。 ○“社稷”二字,是立言之㫖。犹将十世宥之,以劝能者。今壹不免其身,以弃社稷,不亦惑乎?假使其十世之后,子孙有罪,犹当宽宥之,以劝有能之人。今壹以弟故不免其身,以弃社稷之所倚赖,不亦惑之甚乎? ○此言叔向之能,尚可庇子孙之有罪,岂可及身见杀?鲧殛而禹兴,不以父罪废其子。伊尹放大甲而相去声。之,卒无怨色;不以一怨妨大德。管、蔡为戮,周公右王。兄弟罪不相及。若之何其以虎也弃社稷?此言不当以弟虎罪及叔向。 ○两提“弃社稷”,叔向之身何等关系。子为善,谁敢不勉?多杀何为?”子若力行善事,谁敢不勉于为善?何必多杀,然后人不敢为恶乎? ○归到宣子身上,亦复善于劝解。宣子说,悦。与之乘,去声。 ○与祁奚共载。以言诸公而免之。不见叔向而归,祁奚不见叔向而归,以见为社稷,非私叔向也。叔向亦不告免焉而朝。叔向亦不告免于祁奚,而即往朝君。以明祁奚之非为己也。 ○两不相见,径地俱高。

乐王鲋见叔向而自请免之,祁奚免叔向而竟不见之。君子、小人,相去霄壤。“不应”“不拜”,所以绝小人;“不告免”,所以待君子。

《祁奚請免叔向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祁奚請免叔向    襄公二十一年  左傳

欒盈晉大夫。出奔楚。范宣子逐之、故出奔。宣子殺羊舌虎、囚叔向。虎、盈黨。叔向、虎之兄。人謂叔向曰、子離同罹、於罪。其爲不知智、乎。譏叔向無保身之哲。叔向曰、與其死亡若何。雖被囚、猶勝于死亡。詩曰、優哉游哉、聊以卒歲、詩言君子優游于亂世、聊以卒吾之年歲。註疏以爲小雅采菽之詩。按采菽無聊以卒歲之文、恐是逸詩。知也。此乃所以爲知也。 ○叔向已算到可以不死。不知者、焉能有此定見。樂王鮒附、 ○晉大夫。見叔向曰、吾爲子請。爲子請于君而免之。叔向弗應、出不拜。大是駭人。其人皆咎叔向。自然見咎。叔向曰、必祁大夫。謂祁奚也。能免我者、必由此人。胸中涇渭、介然分明、是爲真智。室老家臣之長。聞之曰、樂王鮒言於君無不行、求赦吾子、吾子不許、祁大夫所不能也、而曰必由之、何也。常人只是常見。叔向曰、樂王鮒從君者也、何能行。惟阿意順君、何能行此救人之事。 ○提過樂王鮒一邊。祁大夫外舉不棄讎、舉其讎、解狐。內舉不失親、舉其子、祁午。其獨遺我乎。其獨遺我一人而不救乎。詩曰、有覺德行、去聲、四國順之。詩、大雅、抑之篇、言有正直之德行、則天下順之。夫子、覺者也。祁大夫、覺然正直者也。 ○收句冷雋。晉侯平公。問叔向之罪於樂王鮒。問其果與弟虎有謀否。對曰、不棄其親、其有焉。言叔向篤于親親、其殆與弟有謀焉。 ○譖語、故作猜疑、妙。於是祁奚老矣、告老致仕。聞之、聞叔向被囚。乘馹日、而見宣子、馹、傳車也。乘馹、恐不及也。曰、詩曰、惠我無疆、子孫保之。詩、周頌、烈文篇、言文武有惠訓之德、及于百姓、無有疆域、故周之子孫、皆保賴之。書曰、聖有謨勳、明徵定保。書、夏書、胤征篇。言聖哲之有謨謀功勳者、當明證其謨勳而定安之。夫謀而鮮上聲、過、惠訓不倦者、叔向有焉。謀少過失、聖有謨勳也。惠訓不倦、惠我無疆也。社稷之固也。此社稷所賴以安固也。 ○社稷二字、是立言之㫖。猶將十世宥之、以勸能者。今壹不免其身、以棄社稷、不亦惑乎。假使其十世之後、子孫有罪、猶當寬宥之、以勸有能之人。今壹以弟故不免其身、以棄社稷之所倚賴、不亦惑之甚乎。 ○此言叔向之能、尚可庇子孫之有罪、豈可及身見殺。鯀殛而禹興、不以父罪廢其子。伊尹放大甲而相去聲、之、卒無怨色。不以一怨妨大德。管蔡爲戮、周公右王。兄弟罪不相及。若之何其以虎也棄社稷。此言不當以弟虎罪及叔向。 ○兩提棄社稷、叔向之身、何等關係。子爲善、誰敢不勉,多殺何爲。子若力行善事、誰敢不勉于爲善。何必多殺、然後人不敢爲惡乎。 ○歸到宣子身上、亦復善于勸解。宣子說、悅、與之乘、去聲、 ○與祁奚共載。以言諸公而免之。不見叔向而歸。祁奚不見叔向而歸、以見爲社稷、非私叔向也。叔向亦不告免焉而朝。叔向亦不告免于祁奚、而卽往朝君。以明祁奚之非爲己也。 ○兩不相見、徑地俱高。

樂王鮒見叔向、而自請免之。祁奚免叔向、而竟不見之。君子小人、相去霄壤。不應不拜、所以絕小人。不告免、所以待君子。

《驹支不屈于晋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 驹支不屈于晋    《左传》襄公十四年

会于向,晋会诸侯于向,为吴谋楚。将执戎子驹支。戎,四岳之后,姜姓。驹支,戎子名。

范宣子晋士匄。亲数上声。诸朝,执之何名?乃于未会前一日,数其罪而责之。朝,会向之朝位也。曰:“来!姜戎氏!先呼来,次呼姜戎氏,便是相陵口角。昔秦人迫逐乃祖吾离于瓜州,乃,汝也。吾离,戎祖名,昔为秦穆公迫而逐之。瓜州,今炖煌地。乃祖吾离被披。闪平声。盖、合。蒙荆棘以来归我先君,苫盖,白茅也。无衣,故被苫盖;无居,故蒙荆棘。先君,谓惠公。 ○极写其流离困苦之状,以出戎丑。我先君惠公有不腆忝。之田,与女汝。剖分而食之。腆,厚也。中分为剖。 ○写加恩于戎非复寻常,宜后世报答不已。今诸侯之事我寡君不如昔者,诸侯事晋,不比昔日。盖言语漏泄,则职女之由。职,主也。戎与晋同壤,尽知晋政阙失,是言语漏泄于诸侯,由汝戎实主之。不然,今日诸侯之事晋,何遂不如昔日乎? ○悬空坐他罪名。乞。朝之事,诘朝,明日也。事,谓会事。尔无与去声。焉。与,将执女。”写得声色俱厉,令人难受。

对曰:“昔秦人负恃其众,贪于土地,逐我诸戎。秦恃强而欲得土地,所以逐我。 ○此辨戎祖被逐,则秦人实恶,非戎之丑。惠公蠲涓。其大德,谓我诸戎,是四岳之裔异。冑也,毋是剪弃。蠲,明也。四岳,尧时方伯。裔胄,后嗣也。剪弃,灭绝也。 ○此辨惠公加德于戎,乃因戎本圣裔,礼应存恤,不为特惠。赐我南鄙之田,狐狸所居,豺狼所嘷。豪。我诸戎除剪其荆棘,驱其狐狸豺狼,以为先君不侵不叛之臣,至于今不贰。赐我之田,荒秽僻野,非人所止。我力为驱除而处之,以臣事晋之先君,不内侵,亦不外叛,至于今日,不敢携贰。 ○此辨晋剖分之田,至为敝恶,戎自开垦,非受实惠。昔文公与秦伐郑,秦人窃与郑盟,而舍戍恕。焉,舍,留也。僖三十年,秦、晋围郑,郑使烛之武见秦君,秦私与郑盟,而留杞子等戍郑而还。于是乎有殽之师。僖三十三年,晋败秦师于殽。晋御其上,戎亢其下,秦师不复,我诸戎实然。当殽之战,晋遏秦兵于上,戎当秦兵于下,秦师无只轮返,我诸戎效力攻秦实使之然。 ○此辨戎大有功于晋,亦足云报。譬如捕鹿,晋人角之,诸戎掎鸡上声。之,与晋踣同仆。之,譬如逐鹿,晋执其角以御上,戎戾其足以亢下,是戎与晋同毙此鹿也。 ○一喻入情。戎何以不免?戎有功如此,何故尚不免于罪乎? ○问得妙。自是以来,晋之百役,与我诸戎相继于时,以从执政,犹殽志也,岂敢离逷?剔。 ○自败秦以来,晋凡百征讨之役,戎皆相继以从执政之使令,犹从战于殽,无变志也,岂敢有离贰逷远之心。 ○此辨戎之报晋,不止殽师一役,至于百役,不可胜数,以足上“至于今不贰”意。今官之师旅无乃实有所阙,以携诸侯,而罪我诸戎!今晋之将帅,或自有阙失,以携贰诸侯之心,而乃罪及我诸戎。 ○此辨诸侯事晋不如昔者,乃晋实有阙,与我诸戎无干。我诸戎饮食衣服不与华同,贽币不通,言语不达,何恶之能为?恶,指漏泄言语以害晋。 ○此辨“言语泄漏,职汝之由”。言戎与华不相习,非但不敢为恶,亦不能为恶。不与于会,亦无瞢孟。焉。”瞢,闷也。我不与会,亦无所闷。 ○此辨“诘朝之事,尔无与焉”。言我亦不愿与会也。说得雪淡,妙。赋《青蝇》而退。《青蝇》,《诗·小雅》篇名。赋是诗者,取“恺悌君子,无信谗言”之意。盖讥宣子信谗言也。退,去,不与会也。

宣子辞焉,使即事于会,辞,谢也。宣子自知失责,故谢戎子,而使就诸侯之会。成恺悌也。欲成恺悌君子之名。 ○结出宣子心内事,妙。

宣子责驹支之言,怒气相陵,骤不可犯。驹支逐句辨驳,辞婉理直,宣子一团兴致,为之索然。真词令能品。

《駒支不屈于晉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駒支不屈于晉    襄公十四年  左傳

會于向。晉會諸侯于向、爲吳謀楚。將執戎子駒支。戎、四嶽之後、姜姓。駒支、戎子名。范宣子晉士匄。親數上聲、諸朝。執之何名、乃于未會前一日、數其罪而責之。朝、會向之朝位也。曰、來、姜戎氏。先呼來、次呼姜戎氏、便是相陵口角。昔秦人迫逐乃祖吾離於瓜州、乃、汝也。吾離、戎祖名、昔爲秦穆公迫而逐之。瓜州、今燉煌地。乃祖吾離被披、閃平聲、蓋、合、蒙荊棘、以來歸我先君。苫蓋、白茅也。無衣、故被苫蓋、無居、故蒙荆棘。先君、謂惠公。 ○極寫其流離困苦之狀、以出戎醜。我先君惠公有不腆忝、之田、與女汝、剖分而食之。腆、厚也。中分爲剖。 ○寫加恩于戎、非復尋常、宜後世報答不已。今諸侯之事我寡君、不如昔者、諸侯事晉、不比昔日。蓋言語漏洩、則職女之由。職、主也。戎與晉同壤、盡知晉政闕失。是言語漏洩于諸侯、由汝戎實主之。不然、今日諸侯之事晉、何遂不如昔日乎。 ○懸空坐他罪名。乞、朝之事、詰朝、明日也。事、謂會事。爾無與去聲、焉。與、將執女。寫得聲色俱厲、令人難受。對曰、昔秦人負恃其衆、貪於土地、逐我諸戎。秦恃強而欲得土地、所以逐我。 ○此辨戎祖被逐、則秦人實惡、非戎之醜。惠公蠲涓、其大德、謂我諸戎、是四嶽之裔異、冑也、毋是翦棄。蠲、明也。四嶽、堯時方伯。裔胄、後嗣也。翦棄、滅絕也。 ○此辨惠公加德于戎、乃因戎本聖裔、禮應存恤、不爲特惠。賜我南鄙之田、狐狸所居、豺狼所嘷、豪、我諸戎除翦其荊棘、驅其狐狸豺狼、以爲先君不侵不叛之臣、至於今不貳。賜我之田、荒穢僻野、非人所止。我力爲驅除而處之、以臣事晉之先君。不內侵、亦不外叛、至於今日、不敢攜貳。 ○此辨晉剖分之田、至爲敝惡、戎自開墾、非受實惠。昔文公與秦伐鄭、秦人竊與鄭盟而舍戍恕、焉、舍、留也。僖三十年、秦晉圍鄭、鄭使燭之武見秦君、秦私與鄭盟、而留杞子等戍鄭而還。於是乎有殽之師。僖三十三年、晉敗秦師於殽。晉禦其上、戎亢其下、秦師不復、我諸戎實然。當殽之戰、晉遏秦兵于上、戎當秦兵于下。秦師無隻輪返、我諸戎效力攻秦、實使之然。 ○此辨戎大有功于晉、亦足云報。譬如捕鹿、晉人角之、諸戎掎雞上聲、之、與晉踣同仆、之、譬如逐鹿、晉執其角以禦上、戎戾其足以亢下、是戎與晉同斃此鹿也。 ○一喻入情。戎何以不免。戎有功如此、何故尚不免于罪乎。 ○問得妙。自是以來、晉之百役、與我諸戎相繼於時、以從執政、猶殽志也、豈敢離逷。剔、 ○自敗秦以來、晉凡百征討之役、戎皆相繼以從執政之使令。猶從戰于殽、無變志也。豈敢有離貳逷遠之心。 ○此辨戎之報晉、不止殽師一役、至于百役、不可勝數。以足上至于今不貳意。今官之師旅、無乃實有所闕、以攜諸侯、而罪我諸戎。今晉之將帥、或自有闕失、以攜貳諸侯之心、而乃罪及我諸戎。 ○此辨諸侯事晉不如昔者、乃晉實有闕、與我諸戎無干。我諸戎飲食衣服、不與華同、贄幣不通、言語不達、何惡之能爲。惡、指漏洩言語以害晉。 ○此辨言語洩漏、職汝之由。言戎與華不相習、非但不敢爲惡、亦不能爲惡。不與於會、亦無瞢孟、焉。瞢、悶也。我不與會、亦無所悶。 ○此辨詰朝之事、爾無與焉。言我亦不願與會也。說得雪淡、妙。賦青蠅而退。青蠅、詩小雅篇名。賦是詩者、取愷悌君子無信讒言之意。蓋譏宣子信讒言也。退、去、不與會也。宣子辭焉。使卽事於會、辭、謝也。宣子自知失責、故謝戎子、而使就諸侯之會。成愷悌也。欲成愷悌君子之名。 ○結出宣子心內事、妙。

宣子責駒支之言、怒氣相陵、驟不可犯。駒支逐句辨駁、辭婉理直。宣子一團興致、爲之索然。真詞令能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