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送孟東野序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送孟東野序 韓愈

大凡物不得其平則鳴。起句、是一篇大㫖。草木之無聲、風撓之鳴。草木、一。水之無聲、風蕩之鳴。水、二。其躍也或激之、其趨也或梗之、梗、塞也。其沸也或炙之。水獨加三句。錯綜入妙。金石之無聲、或擊之鳴。金石、三。人之於言也亦然。說到人。有不得已者而後言。其謌同歌、也有思、其哭也有懷。凡出乎口而爲聲者、其皆有弗平者乎。一鎖、應起句、筆宕甚。 ○人言、四。樂也者、鬱於中而泄於外者也。突然說樂。擇其善鳴者而假之鳴。生出善字與假字、爲下面議論張本。金、石、絲、竹、匏、土、革、木金、鐘。石、磬。絲、琴、瑟。竹、簫、管。匏、笙。土、塤。革、鼓。木、祝敔也。八者、物之善鳴者也。樂、五。維天之於時也亦然、突然說天時。擇其善鳴者而假之鳴。是故以鳥鳴春、以雷鳴夏、以蟲鳴秋、以風鳴冬、四時之相推敓、同奪、其必有不得其平者乎。天時、六。 ○樂與天時兩段、俱是陪客。其於人也亦然。收轉人、上下暢發之。人聲之精者爲言。文辭之於言、又其精也、尤擇其善鳴者而假之鳴。上文已再言擇其善鳴者而假之鳴矣。則此又言人聲之精者爲言、而文辭又其精者、故尤擇其善鳴者而假之鳴。又字尤字、正是關鍵血脈、首尾相應處。其在唐虞、咎臯、陶、禹其善鳴者也、而假以鳴。咎陶、禹、一。夔弗能以文辭鳴、又自假於韶以鳴。后夔作韶樂、以鳴唐、虞之治。 ○夔、二。夏之時、五子以其歌鳴。太康盤遊無度、厥弟五人咸怨、述大禹之戒以作歌。 ○五子、三。伊尹鳴殷。伊尹、四。周公鳴周。周公、五。凡載於詩書六藝、皆鳴之善者也。略結。周之衰、孔子之徒鳴之、其聲大而遠。傳曰、天將以夫子爲木鐸。其弗信矣乎。孔子之徒、六。其末也、莊周以其荒唐之辭鳴。莊周、楚人、著書名莊子。荒、大。唐、空也。 ○莊周、七。楚大國也、其亡也、以屈原鳴。屈原、楚之同姓、憂愁幽思而作離騷。 ○屈原、八。臧孫辰、卽魯大夫、臧文仲。孟軻、荀卿、以道鳴者也。臧孫辰、孟軻、荀卿、九。楊朱、墨翟、管夷吾、晏嬰、老聃、姓李、名耳、字伯陽。著書名老子。申不害、以黃老刑名之學、相韓昭侯。著書二篇、名申子。韓非、韓諸公子、與李斯俱師荀卿。善刑名法律之學、著書五十六篇、名韓非子。慎、到、韓大夫、申韓稱之。有書四十六篇。田駢、齊人、好談論、時稱談天口。鄒衍、臨淄人、著書十萬餘言、名重列國。燕昭師事之。尸佼、攪、 ○魯人、衛商鞅師之。著書二十篇、號尸子。孫武、齊人、著兵法十三篇。張儀、蘇秦之屬、皆以其術鳴。楊朱十四人、十。 ○此十人、或邪說、或功利、或清淨寂滅、或刑名慘刻、或尚殺伐之計、或專從橫之謀、皆非吾道。故公稱一術字、大有分曉。秦之興、李斯鳴之。李斯秦相、專言威令。 ○李斯、十一。漢之時、司馬遷、卽太史公、作史記。相如、姓司馬、蜀人。有賦、檄、封禪等文。揚雄、字子雲、有諸賦與太元、法言等書。最其善鳴者也。二司馬、揚雄、十二。其下魏晉氏、鳴者不及於古、然亦未嘗絕也。就其善者、其聲清以浮、其節數同速、以急、其辭淫以哀、其志弛以肆、其爲言也、亂雜而無章。卽其所謂善鳴者、亦且如此、所以爲不及于古。將天醜其德莫之顧邪、何爲乎不鳴其善鳴者也。魏晉、十三。 ○將入題、又頓此一段、先寫出感慨之致。唐之有天下、以下始說唐人。陳子昂、字伯玉、號海內文宗。 ○一。蘇源明、京兆武功人、工文辭。有名。 ○二。元結、字次山、所著有元子十篇。 ○三。李白、四。杜甫、五。李觀、字元賓、公之友。 ○六。皆以其所能鳴。此六子、皆當時先達之人。其存而在下者、孟郊東野始以其詩鳴。七。 ○從許多物、許多人、奇奇怪怪、繁繁雜雜說來、無非要顯出孟郊以詩鳴。文之變幻至此。其高出魏晉、不懈而及於古、若無懈筆、可追唐虞三代文辭。其他浸淫乎漢氏矣。其他美處純乎其爲漢氏。 ○三句、總收前文。從吾遊者、李翱、張籍其尤也。李翱有集、張籍善樂府。 ○李翱八。張籍九。又添二人于後、妙。三子者之鳴信善矣。結出善鳴二字。抑不知天將和其聲而使鳴國家之盛邪、抑將窮餓其身、思愁其心腸、而使自鳴其不幸邪。兩句歎咏有味。括盡前面聖賢君子之鳴。三子者之命、則懸乎天矣。其在上也、鳴國家之盛。奚以喜。其在下也、自鳴其不幸。奚以悲。二語甚占地步。東野之役於江南也、時東野爲溧陽尉。 ○單結東野。有若不釋然者、結出不平。故吾道其命於天者以解之。應前四天字收。

此文得之悲歌慷慨者爲多。謂凡形之聲者、接不得已。于不得已中、又有善不善。所謂善者、又有幸不幸之分。只是從一鳴中、發出許多議論。句法變換、凡二十九樣。如龍之變化、屈伸於天、更不能逐鱗逐爪觀之。

《应科目时与人书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应科目时与人书 韩愈

月、日,愈再拜。一云“应博学宏词前进士韩愈谨再拜上书舍人阁下”。天池之滨,大江之𣸣,焚。 ○天池,谓南海也。《庄子》:“南冥者,天池也。”滨,水际。𣸣,水涯。曰有怪物焉,怪物,龙之别名。盖非常鳞凡介之品汇匹俦也。汇,类也。 ○总领一句。下一连六转。其得水,变化风雨,上下于天不难也。得水,一转。其不及水,盖寻常尺寸之间耳。无高山、大陵、旷途、绝险为之关隔也,顿宕。然其穷涸,不能自致乎水,为㺍宾。獭之笑者,盖十八九矣。㺍,小獭也。 ○不及水,二转。如有力者,哀其穷而运转之,盖一举手、一投足之劳也。顿宕。然是物也,负其异于众也,且曰:“烂死于沙泥,吾宁乐之。若俛同俯。首帖耳,摇尾而乞怜者,非我之志也。”气骨矫矫,明明托物自喻。 ○不肯乞怜,三转。是以有力者遇之,熟视之若无睹也。其死其生,固不可知也。有力者不知,四转。

今又有有力者当其前矣,聊试仰首一鸣号焉,庸讵知有力者不哀其穷而忘一举手、一投足之劳,而转之清波乎?仰首鸣号,五转。句句抱前,句句刺心。其哀之,命也。其不哀之,命也。知其在命,而且鸣号之者,亦命也。作三迭,总结。六转。愈今者实有类于是。一篇皆是譬喻,只一句归结自己,甚妙。是以忘其疏愚之罪,而有是说焉。阁下其亦怜察之。

此贞元九年宏词试也。无端突起譬喻,不必有其事,不必有其理,却作无数曲折,无数峰峦,奇极、妙极。

《應科目時與人書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應科目時與人書 韓愈

月日、愈再拜。一云應博學宏詞前進士韓愈謹再拜上書舍人閣下。天池之濱、大江之濆、焚、 ○天池、謂南海也。莊子、南冥者、天池也。濱、水際。濆、水涯。曰有怪物焉。怪物、龍之別名。蓋非常鱗凡介之品彙匹儔也。彙、類也。 ○總領一句。下一連六轉。其得水、變化風雨、上下於天不難也。得水、一轉。其不及水、蓋尋常尺寸之閒耳。無高山大陵曠途絕險爲之關隔也。頓宕。然其窮涸、不能自致乎水。爲獱賓、獺之笑者、蓋十八九矣。獱、小獺也。 ○不及水、二轉。如有力者、哀其窮而運轉之、蓋一舉手一投足之勞也。頓宕。然是物也、負其異於眾也。且曰爛死於沙泥、吾甯樂之。若俛同俯、首帖耳、搖尾而乞憐者、非我之志也。氣骨矯矯、明明托物自喻。 ○不肯乞憐、三轉。是以有力者遇之、熟視之若無覩也。其死其生、固不可知也。有力者不知、四轉。今又有有力者當其前矣、聊試仰首一鳴號焉。庸詎知有力者不哀其窮而忘一舉手一投足之勞、而轉之清波乎。仰首鳴號、五轉。句句抱前、句句刺心。其哀之、命也。其不哀之、命也。知其在命、而且鳴號之者、亦命也。作三疊、總結。六轉。愈今者、實有類於是。一篇皆是譬喻、只一句歸結自己、甚妙。是以忘其疏愚之罪、而有是說焉。閤下其亦憐察之。

此貞元九年、宏詞試也。無端突起譬喻、不必有其事、不必有其理、却作無數曲折、無數峯巒、奇極妙極。

《与陈给事书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与陈给事书 韩愈

愈再拜。愈之获见于阁蛤。下有年矣。始者亦尝辱一言之誉。叙相见。贫贱也,衣食于奔走,倒句法。不得朝夕继见。叙不相见。其后阁下位益尊,伺候于门墙者日益进。夫位益尊,则贱者日隔;伺候于门墙者日益进,则爱博而情不专。忽开二扇,一扇陈给事。○陈给事,名京,字庆复。大历元年中进士第,贞元十九年,将禘,京奏禘祭必尊太祖,正昭穆,帝嘉之。自考功员外,迁给事中。愈也道不加修,而文日益有名。夫道不加修,则贤者不与;文日益有名,则同进者忌。一扇自己。始之以日隔之疏,加之以不专之望,以不与者之心,而听忌者之说,由是阁下之庭无愈之迹矣。总上两扇,叙所以不相见之故。

去年春,亦尝一进谒于左右矣。温乎其容,若加其新也;属祝。乎其言,若闵其穷也。属,连续也。退而喜也,以告于人。重起二扇,一扇再叙相见。其后如东京取妻子,东京,洛阳也。又不得朝夕继见。及其还也,亦尝一进谒于左右矣。邈乎其容,若不察其愚也;悄乎其言,若不接其情也。悄,静也。退而惧也,不敢复进。一扇,再叙不相见。

今则释然悟、翻然悔曰:其邈也,乃所以怒其来之不继也;其悄也,乃所以示其意也。单就不相见中,翻出陈给事意思来,奇绝、妙绝。不敏之诛,诛,责也。无所逃避。不敢遂进,辄自疏其所以,并献近所为《复志赋》以下十首为一卷,卷有标轴。《送孟郊序》一首,生纸写,不加装饰,皆有揩丘皆切。字、注字处,急于自解而谢,不能竢俟。更写,唐人有生纸、熟纸。生纸非有丧故不用。公用生纸,急于自解,不暇择耳。揩,涂抹也。阁下取其意,而略其礼可也。愈恐惧再拜。

通篇以“见”字作主,上半篇从“见”说到“不见”,下半篇从“不见”说到“要见”。一路顿挫跌宕,波澜层叠,姿态横生,笔笔入妙也。

《與陳給事書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與陳給事書 韓愈

愈再拜。愈之獲見於閤蛤、下有年矣。始者亦嘗辱一言之譽。敍相見。貧賤也、衣食於奔走、倒句法。不得朝夕繼見。敍不相見。其後閤下位益尊、伺候於門牆者日益進。夫位益尊、則賤者日隔。伺候於門牆者日益進、則愛博而情不專。忽開二扇、一扇陳給事。○陳給事、名京、字慶復。大歷元年中進士第、貞元十九年、將禘、京奏禘祭必尊太祖、正昭穆、帝嘉之。自考功員外、遷給事中。愈也道不加修、而文日益有名。夫道不加修、則賢者不與。文日益有名、則同進者忌。一扇自己。始之以日隔之疏、加之以不專之望、以不與者之心、而聽忌者之說。由是閤下之庭、無愈之跡矣。總上兩扇、敍所以不相見之故。去年春、亦嘗一進謁於左右矣。溫乎其容、若加其新也。屬祝、乎其言、若閔其窮也。屬、連續也。退而喜也、以告於人。重起二扇、一扇再敍相見。其後如東京取妻子、東京、洛陽也。又不得朝夕繼見。及其還也、亦嘗一進謁於左右矣。邈乎其容、若不察其愚也。悄乎其言、若不接其情也。悄、靜也。退而懼也、不敢復進。一扇、再敍不相見。今則釋然悟、翻然悔曰、其邈也、乃所以怒其來之不繼也。其悄也、乃所以示其意也。單就不相見中、翻出陳給事意思來、奇絕妙絕。不敏之誅、誅、責也。無所逃避。不敢遂進、輒自疏其所以、并獻近所爲復志賦以下十首爲一卷、卷有標軸。送孟郊序一首、生紙寫、不加裝飾、皆有揩邱皆切、字註字處、急於自解而謝、不能竢俟、更寫。唐人有生紙熟紙、生紙非有喪故不用。公用生紙、急于自解、不暇擇耳。揩、塗抹也。閤下取其意、而略其禮可也。愈恐懼再拜。

通篇以見字作主、上半篇從見說到不見。下半篇從不見說到要見。一路頓挫跌宕、波瀾層疊、姿態橫生、筆筆入妙也。

《与于襄阳书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与于襄阳书 韩愈

七月三日,将仕郎守国子四门博士韩愈,谨奉书尚书合蛤。下。贞元十四年九月,以工部尚书于頔为山南东道节度使。公书称守国子四门博士,则当在十六年秋也。

士之能享大名、显当世者,莫不有先达之士、负天下之望者为之前焉。言下之人必如此。一扇。士之能垂休光、照后世者,亦莫不有后进之士、负天下之望者为之后焉。言上之人必如此。一扇。莫为之前,虽美而不彰;翻前扇。莫为之后,虽盛而不传。翻后扇。是二人者,未始不相须也。后先有待。然而千百载乃一相遇焉。上下难逢。岂上之人无可援、下之人无可推退平声。欤?援,犹干也。推,求而进之也。何其相须之殷而相遇之疏也?上下之间,是必有故。其故在下之人负其能不肯谄其上,下不肯援。上之人负其位不肯顾其下。上不肯推。故高材多戚戚之穷,不能享大名、显当世。盛位无赫赫之光。不能垂休光、照后世。是二人者之所为皆过也。负能负位,各有其咎。 ○一句断定。未尝干之,不可谓上无其人;非无可援。未尝求之,不可谓下无其人。非无可推。 ○自起至此,只是相须殷而相遇疏一句话,却作许多曲折。愈之诵此言久矣,未尝敢以闻于人。言己平日诵此言已熟,终未尝轻以告人。 ○承上起下。

侧闻阁下方入襄阳。抱不世之才,特立而独行,道方而事实,卷舒不随乎时,文武唯其所用,岂愈所谓其人哉?上有其人。抑未闻后进之士,有遇知于左右、获礼于门下者,莫为之后。岂求之而未得邪?将志存乎立功,而事专乎报主,虽遇其人,未暇礼邪?何其宜闻而久不闻也?问得委婉,疑得风刺。

愈虽不材,方入自己。其自处不敢后于恒人。以其人自处。阁下将求之而未得欤。古人有言:“请自隗韦。始。”国策》:燕昭王收破燕后即位,卑身厚币以招贤者,将欲报仇,往见郭隗先生。对曰:“今王欲致士,先从隗始。隗且见事,况贤于隗者乎?岂远千里哉!” ○横插一句,有情更有力。愈今者惟朝夕刍米仆赁任。之资是急,不过费阁下一朝之享而足也。应求之未得。如曰:“吾志存乎立功,而事专乎报主。虽遇其人,未暇礼焉。”则非愈之所敢知也。应吾志未暇。后半截议论,皆是设为疑词以自道达,首尾回顾,联络精神。世之龊龊错。者既不足以语去声。之,龊龊,急促局狭貌。磊落奇伟之人又不能听焉,则信乎命之穷也!一结悲凉慷慨,淋漓尽致。谨献旧所为文一十八首,如赐览观,亦足知其志之所存。可即文以见志。愈恐惧再拜。

前半幅只是泛论,下半幅方入正文。前半凡作六转,笔如弄丸,无一字一意板实。后半又作九转,极其凄怆,堪为动色。通篇措词立意不亢不卑,文情绝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