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袁州州学记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袁州州学记 李觏

皇帝仁宗。二十有三年,制诏州县立学。惟时守令有哲有愚。有屈倔。力殚虑,祗顺德意;屈,尽也。祇,敬也。 ○此等或亦间有。有假官借师,苟具文书。官,以治民言。师,以教士言。假借云者,谓徒有官师之名,而无其实,惟苟且具奉诏文书,以上闻而已。 ○此等比比皆是。或连数城,亡诵弦声。倡而不和,教尼昵。不行。尼,沮也。 ○一段先叙祖君未来以前。

三十有二年,范阳祖君无泽知袁州。始至,进诸生,知学宫阙状,阙,废坏也。大惧人材放失,儒效阔疏,亡以称去声。上意旨。写得阔大。通判颍川陈君侁,莘。闻而是之,议以克合。先书祖君,次书陈君。相旧夫子庙狭隘不足改为,提过。乃营治之东。*安平秋校勘记:《李觏集》于“东”字下有“北隅”二字。厥土燥刚,厥位面阳,厥材孔良。记地之吉,与材之美。殿堂门庑,武。忧上声。恶。丹漆,举以法。黝,微青黑色。垩,白土也。 ○记制作之佳。故生师有舍,庖廪有次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殿堂门庑黝垩丹漆举以法故生师有舍庖廪有次”,《李觏集》作“瓦甓黝垩丹漆举以法故殿堂室房庑门各得其度”。百尔器备,并手偕作。记学中次第兴理。工善吏勤,晨夜展力,越明年成。记用力勤而成工速。 ○详记立学毕。

同释。菜且有日。释,陈设也。菜,𬞟蘩之属。立学之初,释菜以告先圣先师也。吁。江李觏谂深去声。于众曰:谂,告也。惟四代之学,考诸经可见已。作学记,自当从虞、夏、商、周说起。今只以一句道破,高绝。秦以山西鏖奥平声。六国,尽死杀人曰鏖。欲帝万世,刘氏汉高。一呼而关门不守,武夫健将卖降恐后,何耶?《诗》《书》之道废,人惟见利而不闻义焉耳。引古废学之祸。孝武汉武。乘丰富,世祖光武。出戎行,杭。皆孳孳学术。俗化之厚,延于灵、献。灵帝、献帝。草茅危言者,折首而不悔。谓窦武、陈蕃、李膺、杜密、郭泰、范滂、张俭、王章等。功烈震主者,闻命而释兵。群雄相视,不敢去臣位,尚数十年。谓曹操等。教道之结人心如此。引古兴学之效。今代遭圣神,尔袁得圣君,俾尔由庠序践古人之迹。谓建学。天下治,则谭礼乐以陶吾民;教之于无事之先。一有不幸,尤当仗大节,为臣死忠,为子死孝。使人有所赖,且有所法,报之于有事之日。是惟朝家教学之意。应前“称上意旨”句作收。若其弄笔墨以侥骄。利达而已,岂徒二三子之羞,抑亦为国者之忧。又反收一笔,为之慨然。

作学记,如填入先王教化话头,便落俗套。是作开口将四代之学轻轻点过,只举秦、汉衰亡故事,学校之有关于国家,立论最为警切。至末“不幸”一转,不顾时忌,尤见胆识。读竟,令人忠孝之心,油然而生。真关系世教之文。

《袁州州學記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袁州州學記 李覯

皇帝仁宗。二十有三年、制詔州縣立學。惟時守令、有哲有愚、有屈倔、力殫慮、祗順德意。屈、盡也。祇、敬也。 ○此等或亦閒有。有假官借師、苟具文書。官、以治民言。師、以教士言。假借云者、謂徒有官師之名、而無其實、惟苟且具奉詔文書、以上聞而已。 ○此等比比皆是。或連數城、亡誦弦聲。倡而不和、教尼暱、不行。尼、沮也。 ○一段先敍祖君未來以前。三十有二年、范陽祖君無澤、知袁州。始至、進諸生、知學宮闕狀。闕、廢壞也。大懼人材放失、儒效闊疎、亡以稱去聲、上意㫖。寫得闊大。通判潁川陳君侁、莘、聞而是之、議以克合。先書祖君、次書陳君。相舊夫子廟、陿隘不足改爲、提過。乃營治之東、厥土燥剛、厥位面陽、厥材孔良。記地之吉、與材之美。殿堂門廡、武、憂上聲、惡、丹漆、舉以法。黝、微青黑色。堊、白土也。 ○記制作之佳。故生師有舍、庖廩有次。百爾器備、並手偕作。記學中次第興理。工善吏勤、晨夜展力、越明年成。記用力勤而成工速。 ○詳記立學畢。同釋、菜且有日。釋、陳設也。菜、蘋蘩之屬。立學之初、釋菜以告先聖先師也。吁、江李覯諗深去聲、於衆曰、諗、告也。惟四代之學、考諸經可見已。作學記、自當從虞夏商周說起。今只以一句道破、高絕。秦以山西鏖奧平聲、六國、盡死殺人曰鏖。欲帝萬世、劉氏漢高。一呼、而關門不守。武夫健將、賣降恐後、何耶。詩書之道廢、人惟見利而不聞義焉耳。引古廢學之禍。孝武漢武。乘豐富、世祖光武。出戎行、杭、皆孳孳學術。俗化之厚、延於靈獻。靈帝、獻帝。草茅危言者、折首而不悔。謂竇武、陳蕃、李膺、杜密、郭泰、范滂、張儉、王章等。功烈震主者、聞命而釋兵。羣雄相視、不敢去臣位、尚數十年。謂曹操等。教道之結人心如此。引古興學之效。今代遭聖神、爾袁得聖君、俾爾由庠序、踐古人之迹。謂建學。天下治、則譚禮樂以陶吾民。教之于無事之先。一有不幸、尤當仗大節、爲臣死忠、爲子死孝。使人有所賴、且有所法。報之于有事之日。是惟朝家教學之意。應前稱上意㫖句作收。若其弄筆墨以徼驕、利達而已、豈徒二三子之羞、抑亦爲國者之憂。又反收一筆、爲之慨然。

作學記、如填入先王教化話頭、便落俗套。是作開口將四代之學、輕輕點過。只舉秦漢衰亡故事、學校之有關于國家、立論最爲警切。至末不幸一轉、不顧時忌、尤見膽識。讀竟、令人忠孝之心、油然而生。真關係世教之文。

《义田记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义田记 钱公辅

范文正公,名仲淹,字希文。苏人也。平生好施与,择其亲而贫、疏疎而贤者,咸施之。三句,是一篇之总。方贵显时,置负郭常稔饪。之田千亩,号曰“义田”,以养济群族之人。点“义田”。日有食,岁有衣,嫁娶凶葬皆有赡。择族之长而贤者主其计,而时共出纳焉。此中大有经济。日食,人一升;岁衣,人一缣;嫁女者五十千,再嫁者三十千;娶妇者三十千,再娶者十五千;葬者如再嫁之数,葬幼者十千。族之聚者九十口,岁入给稻八百斛,以其所入,给其所聚,沛然有余而无穷。此叙分给之法。丙。而家居俟代者与焉,仕而居官者罢莫给。又加一语,分给之法始备。此其大较也。一句顿住。

初,公之未贵显也,尝有志于是矣,而力未逮者二十年。言公早有此志。既而为西帅,及参大政,于是始有禄赐之入,而终其志。庆历二年,公出为陕西路安抚经略招讨使。三年,入为参知政事。 ○言公得遂其志。公既殁,后世子孙修其业,承其志,如公之存也。其子纯佑、纯仁、纯礼、纯粹,皆贤。佑、仁,尤行仁义。 ○言子孙能继公之志。公虽位充禄厚,而贫终其身。殁之日,身无以为敛,子无以为丧。惟以施贫活族之义,遗其子而已。收完前文。下一段引古,一段叹今,总是借客形主之法。

昔晏平仲敝车羸马,桓子曰:“是隐君之赐也。”晏子曰:“自臣之贵,父之族,无不乘车者;母之族,无不足于衣食者;妻之族,无冻馁者;齐国之士,待臣而举火者三百余人。如此,而为隐君之赐乎?彰君之赐乎?”于是齐侯以晏子之觞,而觞桓子。罚以酒。 ○引古。予尝爱晏子好仁,齐侯知贤,而桓子服义也。受觞不辞,是服义。 ○并美三人。又爱晏子之仁有等级,而言有次第也。先父族,次母族,次妻族,而后及其疏远之贤。孟子曰:“亲亲而仁民,仁民而爱物。”晏子为近之。专美晏子。今观文正公之义田,贤于平仲。其规模远举,又疑过之。结到文政公。

呜呼!世之都三公位,享万钟禄,其邸第之雄、车舆之饰、声色之多、妻孥之富,止乎一己而已,而族之人不得其门者,岂少也哉?况于施贤乎!其下为卿,为大夫,为士,廪稍去声。之充、饩禀曰稍。奉养之厚,止乎一己而已,而族之人,操壶同葫。瓢为沟中瘠者,又岂少哉?况于它同他。人乎!叹今。是皆公之罪人也。骂世人之不义,正以赞公之义。

公之忠义满朝廷,事业满边隅,功名满天下,后世必有史官书之者,予可无录也。他人作记,必以此于起手处张大之,今只于结尾略带,高绝。独高其义,因以遗其世云。

常见世之贵显者,徒自肥而已,视亲族不异路人。如公之义,不独难以望之晚近,即求之千古以上,亦不可多得。作是记者,非特以之高公之义,亦以望后世之相感而效公也。

《義田記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義田記 錢公輔

范文正公、名仲淹、字希文。蘇人也。平生好施與、擇其親而貧、疎而賢者、咸施之。三句、是一篇之總。方貴顯時、置負郭常稔飪、之田千畝、號曰義田、以養濟羣族之人。點義田。日有食、歲有衣、嫁娶凶葬皆有贍。擇族之長而賢者主其計、而時共出納焉。此中大有經濟。日食、人一升。歲衣、人一縑。嫁女者五十千、再嫁者三十千。娶婦者三十千、再娶者十五千。葬者如再嫁之數、葬幼者十千。族之聚者九十口、歲入給稻八百斛、以其所入、給其所聚、沛然有餘而無窮。此敍分給之法。丙、而家居俟代者與焉、仕而居官者罷莫給。又加一語、分給之法始備。此其大較也。一句頓住。初、公之未貴顯也、嘗有志於是矣、而力未逮者二十年。言公早有此志。旣而爲西帥、及參大政、於是始有祿賜之入、而終其志。慶歷二年、公出爲陝西路安撫經略招討使。三年、入爲參知政事。 ○言公得遂其志。公旣歿、後世子孫修其業、承其志、如公之存也。其子純祐、純仁、純禮、純粹、皆賢。祐、仁、尤行仁義。 ○言子孫能繼公之志。公雖位充祿厚、而貧終其身。歿之日、身無以爲斂、子無以爲喪。惟以施貧活族之義、遺其子而已。收完前文。下一段引古、一段歎今、總是借客形主之法。昔晏平仲敝車羸馬。桓子曰、是隱君之賜也。晏子曰、自臣之貴、父之族、無不乘車者。母之族、無不足於衣食者。妻之族、無凍餒者。齊國之士、待臣而舉火者三百餘人。如此、而爲隱君之賜乎、彰君之賜乎。於是齊侯以晏子之觴、而觴桓子。罰以酒。 ○引古。予嘗愛晏子好仁、齊侯知賢、而桓子服義也。受觴不辭、是服義。 ○並美三人。又愛晏子之仁有等級、而言有次第也。先父族、次母族、次妻族、而後及其疎遠之賢。孟子曰、親親而仁民、仁民而愛物。晏子爲近之。專美晏子。今觀文正公之義田、賢於平仲。其規模遠舉、又疑過之。結到文政公。嗚呼、世之都三公位、享萬鍾祿、其邸第之雄、車輿之飾、聲色之多、妻孥之富、止乎一己而已。而族之人不得其門者、豈少也哉、況於施賢乎。其下爲卿、爲大夫、爲士、廩稍去聲、之充、餼稟曰稍。奉養之厚、止乎一己而已。而族之人、操壺同葫、瓢爲溝中瘠者、又豈少哉、況於它同他、人乎。歎今。是皆公之罪人也。罵世人之不義、正以贊公之義。公之忠義滿朝廷、事業滿邊隅、功名滿天下、後世必有史官書之者、予可無錄也。他人作記、必以此于起手處張大之、今只于結尾略帶、高絕。獨高其義、因以遺其世云。

常見世之貴顯者、徒自肥而已、視親族不異路人。如公之義、不獨難以望之晚近、卽求之千古以上、亦不可多得。作是記者、非特以之高公之義、亦以望後世之相感而效公也。

《谏院题名记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谏院题名记 司马光

古者谏无官,自公、卿、大夫至于工、商,无不得谏者。突然而起,高题一层。汉兴以来始置官。夫以天下之政,四海之众,得失利病,萃于一官使言之,其为任亦重矣。非古之无不得谏者比,此谏官何等关系。居是官者,当志其大,*安平秋校勘记:“当”,原误作“常”,今据《温国文正司马公文集》、文富堂本、怀泾堂本改。舍其细,先其急,后其缓,专利国家,而不为身谋。彼汲汲于名者,犹汲汲于利也,其间相去何远哉!谏官本无利,然最易犯名。必须名利并戒,方是不为身谋。二语极精细。

天禧真宗年号。初,真宗诏置谏官六员,责其职事。先记谏院。庆历仁宗年号。中,钱君始书其名于版。次记题名。光恐久而漫灭,嘉佑仁宗年号。八年,刻著于石。次记易版为石。后之人将历指其名而议之曰:某也忠,某也诈,某也直,某也曲。呜呼!可不愳同惧。哉?结出题名之意,言下凛然。

文仅百余字,而曲折万状,包括无遗。尤妙在末后一结。后世以题名为荣,此独以题名为惧。立论不磨,文之有关世道者。

《諫院題名記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諫院題名記 司馬光

古者諫無官。自公卿大夫至於工商、無不得諫者。突然而起、高題一層。漢興以來、始置官。夫以天下之政、四海之衆、得失利病、萃於一官使言之、其爲任亦重矣。非古之無不得諫者比、此諫官何等關係。居是官者、當志其大、舍其細。先其急、後其緩。專利國家而不爲身謀。彼汲汲於名者、猶汲汲於利也。其閒相去何遠哉。諫官本無利、然最易犯名。必須名利並戒、方是不爲身謀、二語極精細。天禧真宗年號。初、真宗詔置諫官六員、責其職事。先記諫院。慶歷仁宗年號。中、錢君始書其名於版。次記題名。光恐久而漫滅、嘉祐仁宗年號。八年、刻著於石。次記易版爲石。後之人將歷指其名而議之曰、某也忠、某也詐、某也直、某也曲。嗚呼、可不愳同懼、哉。結出題名之意、言下凜然。

文僅百餘字、而曲折萬狀、包括無遺。尤妙在末後一結。後世以題名爲榮、此獨以題名爲懼。立論不磨、文之有關世道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