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寺人披見文公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 寺人披見文公   僖公二十四年  左傳

呂、郤隙、畏偪、將焚公宮而弒晉侯。呂甥、郤芮、皆惠公舊臣。恐爲文公所偪害、欲焚公宮而弒之。寺人披請見。現、 ○寺人、內官也、名披。請見文公、欲以難告。公使讓之。且辭焉。讓、責也。公使人數其罪而責之、且辭不相見。 ○總二句。曰、蒲城之役、五年、獻公使寺人披伐公于蒲城。君命一宿、女汝、卽至。獻公命汝經宿乃至、汝不待宿、而卽日至。其後余從狄君以田渭濱、其後我奔狄國、從狄君田獵于渭水之濱。女爲去聲、惠公來求殺余。命女三宿、女中宿至。惠公命汝三宿乃至、汝不待三宿、而次宿卽至。 ○就文公口中說出伐狄一事、補傳所未及。雖有君命、何其速也。二者雖奉獻公、惠公之命、何其至之太速也。 ○已上皆讓之之詞。夫袪區、猶在、女其行乎。袪、衣袂也。披伐蒲、斬公袪。言所斬之袪尚在、汝其去乎。 ○二句、是辭之之詞。對曰、臣謂君之入也、其知之矣。若猶未也、又將及難。去聲、 ○臣謂君之入晉也、庶幾知君人之道矣。若猶未也、又將及于禍難。 ○含譏帶誚、小人輕薄口吻。又將及難句、已微露其意。下就文公之言、作兩層辨駁。君命無二、古之制也。奉君命無二心、古之法制如此。除君之惡、唯力是視。前此伐公、乃爲君除惡、當盡吾力爲之。蒲人狄人、余何有焉。公在獻公時、則爲蒲人。在惠公時、則爲狄人。于我何關、而不速殺之。 ○竟斥之爲惡、復等之蒲狄人、快語。今君卽位、其無蒲狄乎。今安知無有如蒲狄而能爲公害者乎、當亦有人奉命速至如披者也。意在含吐間、雋甚。 ○已上答雖有君命何其速也之意。齊桓公置射石、鉤而使管仲相。去聲、 ○莊公九年、魯納子糾、與齊戰于乾時。管仲射中齊桓公帶鉤、後桓公用管仲爲相。 ○射鉤對斬袪、恰好。君若易之、何辱命焉。君若反其所爲、則我將自去、無所辱于君命。行者甚衆、豈唯刑臣。披、閹人、故稱刑臣。言但恐懼罪而行者甚多、寧獨我刑餘之人。言外見舊臣畏偪不安、必有禍難、意在含吐間、雋甚。 ○已上答夫袪猶在女其行乎之意。公見之。以難告。公乃召見寺人披。披以呂、郤之謀告。晉侯潛會秦伯于王城。避難也。己丑晦、公宮火。瑕甥、卽呂甥。郤芮瑞、不獲公、乃如河上。秦伯誘而殺之。呂郤之才、不亞狐趙、因事失計、自取戮辱、惜哉。

寺人披傾險反覆、誠無足道。然持機事告人、危言迫脅、說得毛骨俱悚、人自不得不從之、可謂閹人之雄。

《子鱼论战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子鱼论战    《左传》僖公二十二年

楚人伐宋以救郑。以宋襄公伐郑故。宋公将战。大司马即子鱼。安平秋点校本以“固”为子鱼名,将夹注“即子鱼”移于“固”字后,本站不取此说。谏曰:“天之弃商久矣。宋,商之后。君将兴之,公将图霸兴复。弗可赦也已。”获罪于天,不可赦宥。 ○言不可与楚战。弗听。

及楚人战于泓。弘。 ○泓,水名。 ○总一句。宋人既成列,宋兵列阵已定。楚人未既济。楚人尚未尽渡泓水。 ○是绝好机会。司马曰:“彼众我寡,及其未既济也,请击之。”公曰:“不可。”何意?既济而未成列,机会犹未失。又以告。省句法。公曰:“未可。”又何意?既陈阵。而后击之,宋师败绩。大崩曰败绩。公伤股,门官歼尖,焉。门官,守门之官,师行则从。歼,尽杀也。 ○二句,写败绩不堪。

国人皆咎公。归咎襄公不用子鱼之言。公曰:“君子不重去声。伤,不禽同擒。二毛。重,再也。二毛,头黑白色者。言君子于敌人被伤者,不忍再伤;头黑白色者,不忍擒之。 ○二句引起。古之为军也,不以阻隘也。阻,迫也。隘,险也。言不迫人于险。 ○释上“不可”意。寡人虽亡国之余,不鼓不成列。”亡国之余,根“弃商”句来。鼓,鸣鼓进兵也。言不进兵以击未成阵者。 ○释上“未可”意。 ○寡固不可以敌众。宋公既不量力以致丧师,又为迂腐之说以自解,可发一笑。

子鱼曰:“君未知战。一句断尽。擎。敌之人,隘而不列,天赞我也。勍,强也。强敌厄于险隘,而不成阵,是天助我以取胜机会。阻而鼓之,不亦可乎?迫而鼓进之,何不可之有?犹有惧焉。犹恐未必能胜也。 ○加一句,更透。 ○辨“不以阻隘”、“不鼓不成列”。且今之勍者,皆吾敌也。虽及胡耇,苟。获则取之,何有于二毛?胡耇,元老之称。言与我争强者,皆吾之仇敌,虽及元老,犹将擒之,何有于二毛之人。 ○辨“不禽二毛”。明耻、教战,求杀敌也。伤未及死,如何勿重?明设刑戮之耻,以教战斗,原求其杀人至死。若伤而未死,何可不再伤以死之。 ○辨“不重伤”。若爱重伤,则如勿伤;爱其二毛,则如服焉。若不忍再伤人,则不如不伤之;不忍禽二毛,则不如早服从之。 ○再辨“不重伤,不禽二毛”,更加痛快。三军以利用也,凡行三军,以利而动。金鼓以声气也。兵以金退,以鼓进,以声佐士众之气。利而用之,阻隘可也;若以利而动,则虽迫敌于险,无不可也。声盛致志,鼓儳谗。可也。儳,参错不齐之貌。指未整阵而言。声士气之盛,以致其志,则鼓敌之儳,勇气百倍,无不可也。 ○再辨“不以阻隘”“不鼓不成列”,更加痛快。 ○篇中几个“可”字相呼应,妙。

宋襄欲以假仁假义笼络诸侯以继霸,而不知适成其愚。篇中只重阻险鼓进意,重伤二毛带说。子鱼之论,从不阻不鼓,说到不重不禽;复从不重不禽,说到不阻不鼓。层层辨驳,句句斩截,殊为痛快。

《子魚論戰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子魚論戰    僖公二十二年  左傳

楚人伐宋以救鄭。以宋襄公伐鄭故。宋公將戰。大司馬卽子魚。固諫曰、天之棄商久矣。宋、商之後。君將興之、公將圖霸興復。弗可赦也已。獲罪于天、不可赦宥。 ○言不可與楚戰。弗聽。及楚人戰于泓。弘。 ○泓、水名。 ○總一句。宋人旣成列、宋兵列陣已定。楚人未旣濟。楚人尚未盡渡泓水。 ○是絕好機會。司馬曰、彼衆我寡、及其未旣濟也、請擊之。公曰不可。何意。旣濟而未成列、機會猶未失。又以告。省句法。公曰未可。又何意。既陳陣、而後擊之。宋師敗績。大崩曰敗績。公傷股、門官殲尖、焉。門官、守門之官、師行則從。殲、盡殺也。 ○二句、寫敗績不堪。國人皆咎公。歸咎襄公不用子魚之言。公曰、君子不重去聲、傷、不禽同擒、二毛。重、再也。二毛、頭黑白色者。言君子于敵人被傷者、不忍再傷。頭黑白色者、不忍擒之。 ○二句引起。古之爲軍也、不以阻隘也。阻、迫也。隘、險也。言不迫人于險。 ○釋上不可意。寡人雖亡國之餘、不鼓不成列。亡國之餘、根棄商句來。鼓、鳴鼓進兵也。言不進兵以擊未成陣者。 ○釋上未可意。 ○寡固不可以敵衆。宋公旣不量力以致喪師、又爲迂腐之說以自解、可發一笑。子魚曰、君未知戰。一句斷盡。擎、敵之人、隘而不列、天贊我也。勍、彊也。彊敵厄于險隘、而不成陣、是天助我以取勝機會。阻而鼓之、不亦可乎。迫而鼓進之、何不可之有。猶有懼焉。猶恐未必能勝也。 ○加一句、更透。 ○辨不以阻隘、不鼓不成列。且今之勍者、皆吾敵也。雖及胡耇、苟、獲則取之、何有於二毛。胡耇、元老之稱。言與我爭彊者、皆吾之讎敵。雖及元老、猶將擒之、何有于二毛之人。 ○辨不禽二毛。明恥教戰、求殺敵也。傷未及死、如何勿重。明設刑戮之恥、以教戰鬭、原求其殺人至死。若傷而未死、何可不再傷以死之。 ○辨不重傷。若愛重傷、則如勿傷。愛其二毛、則如服焉。若不忍再傷人、則不如不傷之。不忍禽二毛、則不如早服從之。 ○再辨不重傷、不禽二毛、更加痛快。三軍以利用也、凡行三軍、以利而動。金鼓以聲氣也、兵以金退、以鼓進、以聲佐士衆之氣。利而用之、阻隘可也。若以利而動、則雖迫敵于險、無不可也。聲盛致志、鼓儳讒、可也。儳、參錯不齊之貌。指未整陣而言。聲士氣之盛、以致其志、則鼓敵之儳、勇氣百倍、無不可也。 ○再辨不以阻隘、不鼓不成列、更加痛快。 ○篇中幾箇可字相呼應、妙。

宋襄欲以假仁假義、籠絡諸侯以繼霸、而不知適成其愚。篇中只重阻險鼓進意、重傷二毛帶說。子魚之論、從不阻不鼓、說到不重不禽。復從不重不禽、說到不阻不鼓。層層辨駁、句句斬截、殊爲痛快。

《阴饴甥对秦伯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阴饴甥对秦伯   《左传》僖公十五年

十月,晋阴饴甥即吕甥。会秦伯,穆公。盟于王城。王城,秦地。秦许晋平之后,晋惠使卻乞召吕甥迎己,故会秦伯盟于此。秦伯曰:“晋国和乎?”对曰:“不和。“不和”二字,对得骇人。小人耻失其君而悼丧去声。其亲,不惮征缮以立圉语。也,曰:‘必报仇,宁事戎狄。’小人,在下之人也。君,指惠公。亲,谓死于战者。征缮,征赋治兵也。圉,惠公太子名。言小人耻其君为秦所执,痛其亲为秦所杀,不惮征赋治兵以立太子,曰必报秦之雠,宁事戎狄而与之共图也。君子爱其君而知其罪,不惮征缮以待秦命,曰:‘必报德,有死无二。’君子,在上之人也。言君子爱其君,而知晋国之有罪,不惮征赋治兵,以待秦归晋君之命,曰必报秦之德,惟有死而无二心也。 ○初读“不和”二字,只谓尽露其短,今说出“不和”之故来,始知正炫其长。两边一样加“不惮征缮”四字,是制缚秦伯要著。以此不和。”又用“不和”二字作一束。笔法严整。秦伯曰:“国谓君何?”或死,或归。对曰:“小人戚,谓之不免;君子恕,以为必归。小人不知事理,徒为忧戚,以为秦必害其君;君子以己之心度人之心,以为秦必归其君也。小人曰:‘我毒秦,秦岂归君。’毒秦,谓晋背施闭籴,毒害秦国也。 ○所以可戚。君子曰:‘我知罪矣,秦必归君。所以为恕。 ○即承上君子、小人说来。双开双合,章法极整,又极变。贰而执之,服而舍舍。之,晋有二心,而秦执之。晋既知罪,而秦舍之。德莫厚焉,刑莫威焉。舍之,则秦之德莫厚于此;执之,则秦之刑莫威于此。服者怀德,贰者畏刑,服秦者,怀秦之德;贰秦者,畏秦之刑。此一役也,秦可以霸。秦归晋君之役,使诸侯怀德畏刑,可以成霸业也。纳而不定,若秦初纳晋君,今执之而不安定其位。废而不立,秦既执晋君,今不归而使之复立为君。以德为怨,秦不其然。’”是秦始有德于晋,而今则变德为怨,秦岂肯为此。 ○前两段并述君子、小人意中事,“贰而执之”以下单就君子意中,一反一正歆动他。秦伯曰:“是吾心也。”入其彀中。改馆晋侯,馈七牢焉。牛、羊、豕各一,为一牢。将归之故加其礼焉。

通篇作整对格,而反正开合,又复变幻无端。尤妙在借君子、小人之言,说我之意,到底自己不曾下一语。奇绝。

《陰飴甥對秦伯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陰飴甥對秦伯    僖公十五年  左傳

十月、晉陰飴甥卽呂甥。會秦伯、穆公。盟于王城。王城、秦地。秦許晉平之後、晉惠使卻乞召呂甥迎己。故會秦伯盟于此。秦伯曰、晉國和乎。對曰、不和。不和二字、對得駭人。小人恥失其君、而悼喪去聲、其親、不憚征繕、以立圉語、也。曰必報讎、寧事戎狄。小人、在下之人也。君、指惠公。親、謂死于戰者。征繕、征賦治兵也。圉、惠公太子名。言小人恥其君爲秦所執、痛其親爲秦所殺、不憚征賦治兵以立太子。曰、必報秦之讎、寧事戎狄、而與之共圖也。君子愛其君而知其罪、不憚征繕、以待秦命。曰必報德、有死無二。君子、在上之人也。言君子愛其君、而知晉國之有罪、不憚征賦治兵、以待秦歸晉君之命。曰、必報秦之德、惟有死而無二心也。 ○初讀不和二字、只謂盡露其短。今說出不和之故來、始知正炫其長。兩邊一樣、加不憚征繕四字、是制縛秦伯要著。以此不和。又用不和二字作一束。筆法嚴整。秦伯曰、國謂君何。或死、或歸。對曰、小人慼、謂之不免。君子恕、以爲必歸。小人不知事理、徒爲憂慼、以爲秦必害其君。君子以己之心、度人之心、以爲秦必歸其君也。小人曰、我毒秦、秦豈歸君。毒秦、謂晉背施閉糴、毒害秦國也。 ○所以可慼。君子曰、我知罪矣、秦必歸君。所以爲恕。 ○卽承上君子小人說來。雙開雙合、章法極整、又極變。貳而執之、服而舍捨、之、晉有二心、而秦執之。晉旣知罪、而秦舍之。德莫厚焉、刑莫威焉。舍之、則秦之德莫厚于此。執之、則秦之刑莫威于此。服者懷德、貳者畏刑。服秦者、懷秦之德。貳秦者、畏秦之刑。此一役也、秦可以霸。秦歸晉君之役、使諸侯懷德畏刑、可以成霸業也。納而不定、若秦初納晉君、今執之而不安定其位。廢而不立、秦旣執晉君、今不歸而使之復立爲君。以德爲怨、秦不其然。是秦始有德于晉、而今則變德爲怨、秦豈肯爲此。 ○前兩段、並述君子小人意中事。貳而執之以下單就君子意中、一反一正歆動他。秦伯曰、是吾心也。入其彀中。改館晉侯。饋七牢焉。牛、羊、豕各一、爲一牢。將歸之故加其禮焉。

通篇作整對格、而反正開合、又復變幻無端。尤妙在借君子小人之言、說我之意、到底自己不曾下一語。奇絕。

《齐桓下拜受胙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齐桓下拜受胙   《左传》僖公九年

会于葵丘,寻盟,且修好,去声。礼也。修睦以尊周室,故以为礼。王使宰孔赐齐侯胙,宰,官。孔,名。胙,祭肉。异姓诸侯,非夏、商之后,不赐胙。襄王使宰孔赐齐桓胙,盖尊之比于二王也。曰:“天子有事于文、武,使孔赐伯舅胙。”有事于文、武,谓有祭祀之事于文、武之庙。天子称异姓诸侯皆曰“伯舅”。 ○本与下’以伯舅耋老”句连文,只因齐侯欲下拜,歇住,王命遂分两番说,错落入妙。齐侯将下拜。将下阶拜,受天子之赐。 ○插入一句,妙。孔曰:“且有后命。紧接。天子使孔曰:‘以伯舅耋迭。老,加劳,如字。赐一级,无下拜!’”七十曰耋。劳,功劳也。级,等也。言天子以伯舅年老,且有功劳于王室,故进一等,不令下阶而拜。对曰:“天威不违颜咫止。尺,言君尊如天,其威严常在颜面之前。八寸曰咫。小白余敢贪天子之命‘无下拜’?恐陨越于下,以遗去声。天子羞。敢不下拜?”小白,桓公名。陨越,颠坠也。公自称名,言我岂敢贪天子之宠命,不下阶而拜?恐得罪于天,而颠坠于下,适足以昭天子之辱,敢不下阶而拜乎?下,句。拜;句。登,句。受。句。

看他一连写五个“下拜”。两“无下拜”与“敢不下拜”应,“将下拜”与“下,拜;登,受”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