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谏院题名记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谏院题名记 司马光

古者谏无官,自公、卿、大夫至于工、商,无不得谏者。突然而起,高题一层。汉兴以来始置官。夫以天下之政,四海之众,得失利病,萃于一官使言之,其为任亦重矣。非古之无不得谏者比,此谏官何等关系。居是官者,当志其大,*安平秋校勘记:“当”,原误作“常”,今据《温国文正司马公文集》、文富堂本、怀泾堂本改。舍其细,先其急,后其缓,专利国家,而不为身谋。彼汲汲于名者,犹汲汲于利也,其间相去何远哉!谏官本无利,然最易犯名。必须名利并戒,方是不为身谋。二语极精细。

天禧真宗年号。初,真宗诏置谏官六员,责其职事。先记谏院。庆历仁宗年号。中,钱君始书其名于版。次记题名。光恐久而漫灭,嘉佑仁宗年号。八年,刻著于石。次记易版为石。后之人将历指其名而议之曰:某也忠,某也诈,某也直,某也曲。呜呼!可不愳同惧。哉?结出题名之意,言下凛然。

文仅百余字,而曲折万状,包括无遗。尤妙在末后一结。后世以题名为荣,此独以题名为惧。立论不磨,文之有关世道者。

《諫院題名記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諫院題名記 司馬光

古者諫無官。自公卿大夫至於工商、無不得諫者。突然而起、高題一層。漢興以來、始置官。夫以天下之政、四海之衆、得失利病、萃於一官使言之、其爲任亦重矣。非古之無不得諫者比、此諫官何等關係。居是官者、當志其大、舍其細。先其急、後其緩。專利國家而不爲身謀。彼汲汲於名者、猶汲汲於利也。其閒相去何遠哉。諫官本無利、然最易犯名。必須名利並戒、方是不爲身謀、二語極精細。天禧真宗年號。初、真宗詔置諫官六員、責其職事。先記諫院。慶歷仁宗年號。中、錢君始書其名於版。次記題名。光恐久而漫滅、嘉祐仁宗年號。八年、刻著於石。次記易版爲石。後之人將歷指其名而議之曰、某也忠、某也詐、某也直、某也曲。嗚呼、可不愳同懼、哉。結出題名之意、言下凜然。

文僅百餘字、而曲折萬狀、包括無遺。尤妙在末後一結。後世以題名爲榮、此獨以題名爲懼。立論不磨、文之有關世道者。

《岳阳楼记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岳阳楼记 范仲淹

庆历仁宗年号。四年春,滕子京名宗谅。谪守巴陵郡。巴陵,即岳州。宋曰岳阳。越明年,政通人和,百废具兴。提句,最不可少。乃重修岳阳楼,增其旧制,刻唐贤、今人诗赋于其上,属祝。予作文以记之。述作记之由。

予观夫巴陵胜状,在洞庭一湖。洞庭湖,在府城西南。 ○先总点一句。衔远山,吞长江,浩浩汤汤,商。横无际涯;朝晖夕阴,气象万千。四字,包许多景致。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。前人之述备矣。述,指上诗、赋言。 ○只用虚笔轻轻提过。然则北通巫峡,南极潇湘,巫峡,山名,在四川夔州。潇、湘,二水名,在九江之间。迁客骚人,多会于此,迁客,迁谪之客也。骚人,即诗人。览物之情,得无异乎?览物之情”一句,起下二段文字。

若夫霪雨霏霏,连月不开,阴风怒号,浊浪排空,日星隐曜,山岳潜形,商旅不行,樯倾檝同楫。摧,薄博。暮冥冥,虎啸猿啼。登斯楼也,则有去国怀乡,忧谗畏讥,满目萧然,感极而悲者矣。一段写迁客、骚人之悲,是览物之情而忧者。

至若春和景明,波澜不惊,上下天光,一碧万顷,沙鸥翔集,锦鳞游泳,岸芷纸。汀兰,郁郁青青。精。而或长烟一空,皓月千里,浮光耀金,静影沈璧,渔歌互答,此乐何极!登斯楼也,则有心旷神怡,宠辱皆忘,把酒临风,其喜洋洋者矣。一段写迁客、骚人之喜,是览物之情而乐者。

嗟夫!予尝求古仁人之心,或异二者之为。何哉?上写悲、喜二段,只是欲起“古仁人”一段正意。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居庙堂之高,进。则忧其民;处江湖之远,退。则忧其君。是进亦忧,退亦忧。然则何时而乐耶?从悲、喜引出忧、乐,明古之仁人忧多乐少。与人情之随感而忧乐顿殊者不同。其必曰: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欤!先生少有大志。尝自诵曰:“士当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。”此其志也,今于此发之。 ○忧乐俱在天下,正见其不以物喜、不以己悲意。噫!微斯人,吾谁与归!斯人,指古仁人。结句一往情深。

岳阳楼大观,已被前人写尽,先生更不赘述,止将登楼者览物之情写出。悲、喜二意,只是翻出后文忧、乐一段正论。以圣贤忧国忧民心地,发而为文章,非先生其孰能之!

《岳陽樓記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岳陽樓記 范仲淹

慶歷仁宗年號。四年春、滕子京、名宗諒。謫守巴陵郡。巴陵、卽岳州。宋曰岳陽。越明年、政通人和、百廢具興。提句、最不可少。乃重修岳陽樓、增其舊制、刻唐賢今人詩賦於其上、屬祝、予作文以記之。述作記之由。予觀夫巴陵勝狀、在洞庭一湖。洞庭湖、在府城西南。 ○先總點一句。銜遠山、吞長江、浩浩湯湯、商、橫無際涯。朝暉夕陰、氣象萬千。四字、包許多景致。此則岳陽樓之大觀也、前人之述備矣。述、指上詩賦言。 ○只用虛筆、輕輕提過。然則北通巫峽、南極瀟湘。巫峽、山名、在四川夔州。瀟、湘、二水名、在九江之閒。遷客騷人、多會於此。遷客、遷謫之客也。騷人、卽詩人。覽物之情、得無異乎。覽物之情一句、起下二段文字。若夫霪雨霏霏、連月不開。陰風怒號、濁浪排空。日星隱曜、山岳潛形。商旅不行、檣傾檝同楫、摧。薄博、暮冥冥、虎嘯猿啼。登斯樓也、則有去國懷鄉、憂讒畏譏、滿目蕭然、感極而悲者矣。一段寫遷客騷人之悲、是覽物之情而憂者。至若春和景明、波瀾不驚。上下天光、一碧萬頃。沙鷗翔集、錦鱗游泳。岸芷紙、汀蘭、郁郁青青。精、而或長煙一空、皓月千里。浮光耀金、靜影沈璧、漁歌互答、此樂何極。登斯樓也、則有心曠神怡、寵辱皆忘、把酒臨風、其喜洋洋者矣。一段寫遷客騷人之喜、是覽物之情而樂者。嗟夫、予嘗求古仁人之心、或異二者之爲、何哉。上寫悲喜二段、只是欲起古仁人一段正意。不以物喜、不以己悲。居廟堂之高、進。則憂其民。處江湖之遠、退。則憂其君。是進亦憂、退亦憂。然則何時而樂耶。從悲喜引出憂樂、明古之仁人憂多樂少。與人情之隨感而憂樂頓殊者不同。其必曰、先天下之憂而憂、後天下之樂而樂歟。先生少有大志、嘗自誦曰、士當先天下之憂而憂、後天下之樂而樂、此其志也、今于此發之。 ○憂樂俱在天下、正見其不以物喜、不以己悲意。噫、微斯人、吾誰與歸。斯人、指古仁人。結句一往情深。

岳陽樓大觀、已被前人寫盡。先生更不贅述、止將登樓者覽物之情、寫出悲喜二意。只是翻出後文、憂樂一段正論。以聖賢憂國憂民心地、發而爲文章、非先生其孰能之。

《严先生祠堂记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严先生祠堂记 范仲淹

先生,光武之故人也。先生、光武并点出。相尚以道。总赞一句,就平日言。及帝握《赤符》,光武至鄗,儒生强华奉《赤伏符》奏上,遂即帝位。乘六龙,》曰:“时乘六龙以御天。”得圣人之时。臣妾亿兆,天下孰加焉?惟先生以节高之。从光武侧到先生。既而动星象,帝与光共卧,光以足加帝腹,明日太史奏客星犯帝座甚急。帝笑曰:“朕与故人严子陵共卧耳。”归江湖,帝除光为谏议大夫,不屈。去耕钓于富春山中。得圣人之清,泥涂轩冕,天下孰加焉?惟光武以礼下之。从先生打转光武。 ○“以节高之”“以礼下之”,正见先生与光武始终相尚以道处。在《蛊》之上九,众方有为,而独“不事王侯,高尚其事”,·蛊卦》上九爻曰:“不事王侯,高尚其事。”蛊,坏极而有事也。处蛊之世,众皆有为,而上九独在事外,惟高尚其事而已。先生以之。引经证先生。在《屯》之初九,阳德方亨,而能“以贵下贱,大得民也”,易·屯卦》初九象曰:“以贵下贱,大得民也。”屯,难也。屯难之初,德足亨屯,而乃能以贵下贱,民心无不归之也。光武以之。引经证光武。盖先生之心,出乎日月之上;高。光武之量,包乎天地之外。大。微先生不能成光武之大,微光武岂能遂先生之高哉?互言之以终相尚之意。而使贪夫廉,懦夫立,是大有功于名教也。只用“而使”二字过文,独归到先生,见当立祠意,妙。

仲淹来守是邦,始构堂而奠焉。祠堂在严州桐庐县。乃复其为后者四家,以奉祠事。复者,免其赋役也。又从而歌曰:云山苍苍,江水泱泱。先生之风,山高水长。风,犹《孟子》:“故闻伯夷之风者”之“风”。正与上“贪夫廉,懦夫立”六字相关应。山高水长,言与山水并垂千古。 ○以歌结,有余韵。

题严先生,却将光武两两相形,竟作一篇对偶文字。至末乃归到先生,最有体格。且以歌作结,能使通篇生动,不失之板。妙甚。

《嚴先生祠堂記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嚴先生祠堂記 范仲淹

先生、光武之故人也。先生光武並點出。相尚以道。總贊一句、就平日言。及帝握赤符、光武至鄗、儒生疆華奉赤伏符奏上、遂卽帝位。乘六龍、易曰、時乘六龍以御天。得聖人之時。臣妾億兆、天下孰加焉。惟先生以節高之。從光武側到先生。旣而動星象、帝與光共臥、光以足加帝腹、明日太史奏客星犯帝座甚急。帝笑曰、朕與故人嚴子陵共臥耳。歸江湖、帝除光爲諫議大夫、不屈。去耕釣于富春山中。得聖人之清。泥塗軒冕、天下孰加焉。惟光武以禮下之。從先生打轉光武。 ○以節高之、以禮下之、正見先生與光武、始終相尚以道處。在蠱之上九、衆方有爲、而獨不事王侯、高尚其事、易、蠱卦、上九爻曰、不事王侯、高尚其事。蠱、壞極而有事也。處蠱之世、衆皆有爲、而上九獨在事外、惟高尚其事而已。先生以之。引經證先生。在屯之初九、陽德方亨、而能以貴下賤、大得民也、易、屯卦、初九象曰、以貴下賤、大得民也。屯、難也。屯難之初、德足亨屯、而乃能以貴下賤、民心無不歸之也。光武以之。引經證光武。蓋先生之心、出乎日月之上。高。光武之量、包乎天地之外。大。微先生不能成光武之大、微光武豈能遂先生之高哉。互言之以終相尚之意。而使貪夫廉、懦夫立、是大有功於名教也。只用而使二字、過文獨歸到先生、見當立祠意妙。仲淹來守是邦、始構堂而奠焉。祠堂在嚴州、桐廬縣。乃復其爲後者四家、以奉祠事。復者、免其賦役也。又從而歌曰、雲山蒼蒼、江水泱泱。先生之風、山高水長。風、猶孟子故聞伯夷之風者之風。正與上貪夫廉、懦夫立六字相關應。山高水長、言與山水並垂千古。 ○以歌結、有餘韻。

題嚴先生、卻將光武兩兩相形、竟作一篇對偶文字。至末乃歸到先生、最有體格。且以歌作結、能使通篇生動、不失之板。妙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