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醉翁亭記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醉翁亭記 歐陽修

環滁除、皆山也。滁、州名、在淮東。 ○一也字、領起下文許多也字。其西南諸峯、林壑尤美。從山單出西南諸峯。望之蔚畏、然而深秀者、瑯琊也。從諸峯單出瑯琊。山行六七里、漸聞水聲潺潺、殘、而瀉出於兩峯之間者、釀娘去聲、泉也。從山出泉。峯回路轉、有亭翼然、臨於泉上者、醉翁亭也。從泉出亭。作亭者誰、山之僧智仙也。出作亭之人。名之者誰、太守自謂也。出名亭之人、法只應云太守也。又加自謂二字、因有下注故耳。太守與客來飲於此、飲少輒醉、而年又最高、故自號曰醉翁也。接手自注名亭之意、注醉一句、注翁一句、妙。醉翁之意不在酒、在乎山水之間也。山水之樂、得之心而寓之酒也。接手又自破名亭之意。一句不在酒、一句亦在酒、妙。若夫日出而林霏開、明。雲歸而巖穴暝、晦。晦明變化者、山間之朝暮也。記亭之朝暮。野芳發而幽香、春。佳木秀而繁陰、夏。風霜高潔、秋。水落而石出者、冬。山間之四時也。記亭之四時。朝而往、暮而歸。四時之景不同、而樂亦無窮也。又總收朝暮四時、申出樂字、起下文數樂字。至於二字、貫下段。負者歌於塗、行者休於樹、前者呼、後者應、傴於上聲、樓、提攜、傴僂、不伸也。往來而不絕者、滁人遊也。臨溪而漁、溪深而魚肥。釀泉爲酒、泉香而酒洌。洌、清潔也。山肴野蔌、速、 ○菜謂之蔌。雜然而前陳者、太守宴也。先記滁人遊、次記太守宴、妙。宴酣之樂、非絲非竹。二句、貫下段。射者中、投壺。奕者勝。圍棋。肱、籌交錯、觥、謂爵。籌、所以記罰。坐起而諠譁者、衆賓懽也。蒼顏白髮、頹乎其中者、太守醉也。記衆賓自懽、太守自醉、妙。已而二字、貫下段。夕陽在山、人影散亂、太守歸而賓客從也。歸時景。樹林陰翳、鳴聲上下、遊人去而禽鳥樂也。歸後景。 ○記太守去、賓客亦去、滁人亦去。忽又添出禽鳥之樂來、下便借勢一路捲轉去、設想甚奇。然而禽鳥知山林之樂、而不知人之樂。人知從太守遊而樂、而不知太守之樂其樂也。刻劃四語、從前許多鋪張、俱有歸束。醉能同其樂、醒能述以文者、太守也。結出作記。太守謂誰、廬陵歐陽修也。結出作記姓名。

通篇共用二十個也字、逐層脫卸、逐步頓跌、句句是記山水、卻句句是記亭、句句是記太守、似散非散、似排非排、文家之創調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