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孔子世家赞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孔子世家赞 《史记》

太史公曰:《诗》有之,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”虽不能至,然心乡向。往之。景行,大道也。 ○借《诗》虚虚笼起。余读孔氏书,遗书一。想见其为人。心乡往之。适鲁,观仲尼庙堂、车服、礼器,遗器二。诸生以时习礼其家,遗教三。余低回留之,不能去云。心乡往之。 ○圣无能名,又何容论赞?史公只就其遗书、遗器、遗教,以自言其乡往之诚,虚神宕漾,最为得体。天下君王至于贤人众矣,当时则荣,没则已焉。又借他人反形一笔。更透。孔子布衣,传十余世,学者宗之。自天子王侯,中国言《六艺》者折中于夫子,折,断也。中,当也。谓断其至当之理。可谓至圣矣!定赞。

起手忽凭空极赞,而后入孔氏。既入事,而又极赞以终之。一若想之不尽,说之不尽也者,所谓观海难言也。

《孔子世家贊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孔子世家贊 史記

太史公曰、詩有之、高山仰止。景行行止。雖不能至、然心鄉向、往之。景行、大道也。 ○借詩虛虛籠起。余讀孔氏書、遺書一。想見其爲人。心鄉往之。適魯觀仲尼廟堂、車服禮器、遺器二。諸生以時習禮其家、遺教三。余低回留之、不能去云。心鄉往之。 ○聖無能名、又何容論贊。史公只就其遺書、遺器、遺教、以自言其鄉往之誠、虛神宕漾、最爲得體。天下君王、至於賢人、眾矣、當時則榮、沒則已焉。又借他人、反形一筆。更透。孔子布衣、傳十餘世、學者宗之。自天子王侯、中國言六藝者、折中於夫子、折、斷也。中、當也。謂斷其至當之理。可謂至聖矣。定贊。

起手忽憑空極贊、而後入孔氏。旣入事、而又極贊以終之。一若想之不盡、說之不盡也者、所謂觀海難言也。

《高祖功臣侯年表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高祖功臣侯年表 《史记》

太史公曰:古者人臣功有五品,以德立宗庙、定社稷曰勋,以言曰劳,用力曰功,明其等曰伐,同阀。积日曰阅。明其等,谓明其功之差等。伐,积功也。积日,计其任事之久。阅,经历也。 ○先立一案。封爵之誓曰:“使河如带,泰山若厉,同砺。国以永宁,爰及苗裔。”异。 ○带,衣带也。厉,砥石也。苗裔,远嗣也。言使河山至若带、厉,国犹未绝,盖欲使功臣传祚无穷也。始未尝不欲固其根本,而枝叶稍陵夷衰微也。所谓“靡不有初,鲜克有终”也,自古已然。先为一叹。 ○“始未尝不欲固其根本”,承上封爵之誓意;“枝叶稍陵夷衰微”,起下子孙骄溢亡国意。

余读高祖侯功臣,察其首封,所以失之者,察其始封与所以失侯者。 ○申“固其根本”“陵夷衰微”二句。曰:异哉所闻!异哉所闻,正反上一段。言根本不固,不待枝叶已陵夷衰微也。又为一叹。《书》曰“协和万国”,迁于夏、商,或数千岁。万国,乃尧以前所封者。盖周封八百,幽、厉之后,见于《春秋》。《尚书》有唐、虞之侯伯,历三代千有馀载,自全以蕃藩。卫天子,岂非笃于仁义、奉上法哉?笃仁义、奉上法,是自全要著。 ○又引一案。自古皆然,而汉独不然,顶“异哉所闻”也。三叹。汉兴,功臣受封者百有馀人。天下初定,故大城名都散亡,户口可得而数者十二、三,才有十分之二、三。是以大侯不过万家,小者五六百户。昔日之衰。后数世,民咸归乡里,户益息,息,蕃庶也。萧、何。曹、参。绛、勃。婴。之属或至四万,小侯自倍,富厚如之。今日之盛。子孙骄溢,忘其先,淫嬖。作辟。至太初,太初,武帝年号。百年之间,见现。侯五,见在为侯者,仅五人。余皆坐法陨命亡国,耗毛。矣。耗,尽也。 ○因盛而衰。同网。亦少密焉,罔,禁网也。 ○冷句带讽。然皆身无兢兢于当世之禁云。仍归到不能自全上。 ○两句,与上“笃于仁义、奉上法”句相对。上笃仁义则无罔少密之苛,下笃仁义而奉上法,则能兢兢当世之禁,而不坐法亡国。两句两转,作两层叠。四叹。

居今之世,汉。志古之道,夏、商、周。所以自镜也,未必尽同。镜,鉴也。居今志古,所以自鉴得失,而时势变迁,亦不必今人尽同乎古。 ○一总,便推开,为本朝诛灭功臣回护一番。帝王者,各殊礼而异务,要以成功为统纪,岂可绲魂。乎?绲,缝而合之也。言从来帝王原各不同,要以成一代之功为纲纪,岂可合而强同之乎? ○此正是居今志古,以汉与前代相提而论也。观所以得尊宠及所以废辱,应“察其首封,所以失之”二句。亦当世得失之林也,何必旧闻?应“异哉所闻”句。 ○此则单指汉诸侯也。五叹。于是谨其终始,表见其文,颇有所不尽本末,著其明,疑者阙之。后有君子,欲推而列之,得以览焉。结出所以作表之意。表者,表明其事也。

通篇全以慨叹作致,而层层回互,步步照顾,节节顿挫。如龙之一体,鳞鬣爪甲而已,而其中多少屈伸变化,即龙亦有不能自知者。此所以为神物也。

《高祖功臣侯年表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高祖功臣侯年表 史記

太史公曰、古者人臣功有五品、以德立宗廟定社稷曰勳、以言曰勞、用力曰功、明其等曰伐、同閥、積日曰閱。明其等、謂明其功之差等。伐、積功也。積日、計其任事之久。閱、經歷也。 ○先立一案。封爵之誓曰、使河如帶、泰山若厲、同礪、國以永寧、爰及苗裔。異、 ○帶、衣帶也。厲、砥石也。苗裔、遠嗣也。言使河山至若帶厲、國猶未絕、蓋欲使功臣傳祚無窮也。始未嘗不欲固其根本、而枝葉稍陵夷衰微也。所謂靡不有初、鮮克有終也、自古已然。先爲一歎。 ○始未嘗不欲固其根本、承上封爵之誓意、枝葉稍陵夷衰微、起下子孫驕溢亡國意。余讀高祖侯功臣、察其首封、所以失之者、察其始封、與所以失侯者。 ○申固其根本陵夷衰微二句。曰異哉所聞。異哉所聞、正反上一段。言根本不固、不待枝葉已陵夷衰微也。又爲一歎。書曰、協和萬國、遷于夏商、或數千歲。萬國、乃堯以前所封者。蓋周封八百、幽厲之後、見於春秋。尚書有唐虞之侯伯、歷三代千有餘載、自全以蕃藩、衛天子、豈非篤于仁義奉上法哉。篤仁義、奉上法、是自全要著。 ○又引一案。自古皆然、而漢獨不然、頂異哉所聞也。三歎。漢興、功臣受封者百有餘人、天下初定、故大城名都、散亡戶口、可得而數者十二三、纔有十分之二三。是以大侯不過萬家、小者五六百戶。昔日之衰。後數世、民咸歸鄉里、戶益息、息、蕃庶也。何。參。勃。嬰。之屬、或至四萬、小侯自倍、富厚如之。今日之盛。子孫驕溢、忘其先、淫嬖、作辟、至太初、太初、武帝年號。百年之間、見現、侯五、見在爲侯者、僅五人。餘皆坐法、隕命亡國、耗毛、矣。耗、盡也。 ○因盛而衰。同網、亦少密焉、罔、禁網也。 ○冷句帶諷。然皆身無兢兢於當世之禁云。仍歸到不能自全上。 ○兩句、與上篤于仁義奉上法句相對。上篤仁義則無罔少密之苛、下篤仁義而奉上法、則能兢兢當世之禁、而不坐法亡國。兩句兩轉、作兩層疊。四歎。居今之世、漢。志古之道、夏、商、周。所以自鏡也、未必盡同。鏡、鑑也。居今志古、所以自鑑得失、而時勢變遷、亦不必今人盡同乎古。 ○一總、便推開、爲本朝誅滅功臣回護一番。帝王者、各殊禮而異務、要以成功爲統紀、豈可緄魂、乎。緄、縫而合之也。言從來帝王原各不同、要以成一代之功爲綱紀、豈可合而強同之乎。 ○此正是居今志古、以漢與前代相提而論也。觀所以得尊寵、及所以廢辱、應察其首封、所以失之二句。亦當世得失之林也、何必舊聞。應異哉所聞句。 ○此則單指漢諸侯也。五歎。於是謹其終始、表見其文、頗有所不盡本末、著其明、疑者闕之。後有君子、欲推而列之、得以覽焉。結出所以作表之意。表者、表明其事也。

通篇全以慨歎作致、而層層回互、步步照顧、節節頓挫。如龍之一體、鱗鬣爪甲而已、而其中多少屈伸變化、卽龍亦有不能自知者。此所以爲神物也。

《秦楚之际月表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秦楚之际月表 史记

太史公读秦二世。项氏。之际,时天下未定,参错变化,不可以年纪,故列其月。曰:初作难,发于陈涉;一段。虐戾灭秦,自项氏;二段。拨乱诛暴,平定海内,卒践帝祚,同阼。成于汉家。祚,位也。 ○三段。三样写法。五年之间,号令三嬗,同禅。自生民以来,未始有受命若斯之亟也。三嬗,谓陈涉、项氏、汉高祖。 ○总承上三段作结。

昔虞、夏之兴,积善累功数十年,德洽百姓,摄行政事,考之于天,然后在位。考之于天,即《孟子》所谓人归天与也。 ○一段。汤、武之王,乃由契、后稷,修仁行义十余世,不期而会孟津八百诸侯,犹以为未可;其后乃放弒。会孟津”二句,单言武王,举武以见汤耳。 ○二段。秦起襄公,章于文、缪,献、孝之后,稍以蚕食六国;百有余载,至始皇乃能并冠带之伦。章,显大也。 ○三段。 ○俱反上三段。“数十年”“十余世”“百有余载”,句中有眼。以德若彼,指四代。用力如此,指秦。盖一统若斯之难也。总承上三段作结。

秦既称帝,患兵革不休,以有诸侯也,倒句。于是无尺土之封,堕坏怪。名城,销锋镝,的。徂。豪杰,维万世之安。鉏,诛也。维,计度也。 ○另起一峰,下即捷转。单写高祖,慨叹作致。然王迹之兴,起于闾巷,高祖起于亭长。合从宗。讨伐,轶于三代,与豪杰并力攻秦,过于汤、武之放弒。同向。秦之禁,适足以资贤者为去声。驱除难如字。耳。前言一统之难,高祖独五年而成帝业,盖由秦无尺土之封,败坏既极,适足以资助贤者,而为之驱除其所难耳。 ○一层。故愤发其所为天下雄,安在无土不王?无土不王,盖古语也。高祖愤发闾巷而成帝业,安在其为无土不王也? ○二层。此乃传之所谓大圣乎!岂非天哉?岂非天哉?高祖或乃传之所谓大圣,故不可以常理拘,盖有天意存乎其间矣。 ○三层。非大圣孰能当此受命而帝者乎!若非大圣,孰能当此豪杰并争之日,独受天命而帝者乎? ○四层。应“受命”二字作结。

前三段一正,后三段一反,而归功于汉。以四层咏叹,无限委蛇,如黄河之水,百折百回,究未尝著一实笔,使读者自得之,最为深妙。

《秦楚之際月表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秦楚之際月表 史記

太史公讀秦二世。項氏。之際時天下未定、參錯變化、不可以年紀、故列其月。曰、初作難、發於陳涉、一段。虐戾滅秦自項氏。二段。撥亂誅暴、平定海內、卒踐帝祚、同阼。成於漢家。祚、位也。 ○三段。三樣寫法。五年之間、號令三嬗、同禪。自生民以來、未始有受命若斯之亟也。三嬗、謂陳涉、項氏、漢高祖。 ○總承上三段作結。昔虞夏之興、積善累功數十年、德洽百姓、攝行政事、考之於天、然後在位。考之于天、卽孟子所謂人歸天與也。 ○一段。湯武之王、乃由契后稷、修仁行義十餘世、不期而會孟津八百諸侯、猶以爲未可、其後乃放弒。會孟津二句、單言武王、舉武以見湯耳。 ○二段。秦起襄公、章於文繆、獻孝之後、稍以蠶食六國、百有餘載、至始皇乃能并冠帶之倫。章、顯大也。 ○三段。 ○俱反上三段。數十年、十餘世、百有餘載、句中有眼。以德若彼、指四代。用力如此、指秦。蓋一統若斯之難也。總承上三段作結。秦旣稱帝、患兵革不休、以有諸侯也、倒句。於是無尺土之封、墮壞怪、名城、銷鋒鏑、的、徂、豪傑、維萬世之安。鉏、誅也。維、計度也。 ○另起一峯、下卽捷轉。單寫高祖、慨歎作致。然王跡之興、起於閭巷、高祖起于亭長。合從宗、討伐、軼於三代、與豪傑并力攻秦、過于湯武之放弒。同向、秦之禁、適足以資賢者爲去聲、驅除難如字、耳。前言一統之難、高祖獨五年而成帝業。蓋由秦無尺土之封、敗壞旣極、適足以資助賢者、而爲之驅除其所難耳。 ○一層。故憤發其所爲天下雄、安在無土不王。無土不王、蓋古語也。高祖憤發閭巷而成帝業、安在其爲無土不王也。 ○二層。此乃傳之所謂大聖乎、豈非天哉、豈非天哉。高祖或乃傳之所謂大聖、故不可以常理拘、蓋有天意存乎其間矣。 ○三層。非大聖孰能當此受命而帝者乎。若非大聖、孰能當此豪傑並爭之日、獨受天命而帝者乎。 ○四層。應受命二字作結。

前三段一正、后三段一反、而歸功于漢。以四層咏歎、無限委蛇、如黄河之水、百折百迴、究未嘗著一實筆、使讀者自得之。最爲深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