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鲁仲连义不帝秦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鲁仲连义不帝秦 《国策》

秦围赵之邯寒。郸。邯郸,赵都。魏安釐禧。王使将军晋鄙救赵。畏秦,止于荡阴,河内地。不进。

魏王使客将军辛垣衍称客,则衍他国人仕魏也。间入邯郸,间,谓微行。因平原君公子赵胜。谓赵王曰:“秦所以急围赵者,前与齐闵王争强为帝,已而复归帝,以齐故。齐不称帝,故秦亦止。今齐闵王益弱。今之齐比闵王时益弱。方今唯秦雄天下,此非必贪邯郸,其意欲求为帝。赵诚发使尊秦昭王为帝,秦必喜,罢兵去。”一段叙赵事。平原君犹豫未有所决。犹豫,兽名,性多疑,故人不决曰犹豫。 ○叙赵事,为仲连也。然难于插入,故借平原君作一顿,便可插入仲连矣。

此时鲁仲连适游赵,出仲连。郑重。会秦围赵,闻魏将欲令赵尊秦为帝,前一段文归至此处入。乃见平原君曰:“事将奈何矣?”平原君曰:“胜也何敢言事?百万之众折于外,长平之战。今又内围邯郸而不能去。魏王使客将军辛垣衍令赵帝秦。今其人在是,胜也何敢言事?”两“何敢言事”,非谦词也,正写犹豫未决,莫可如何,以为仲连之地耳。鲁连曰:“始吾以君为天下之贤公子也,吾乃今然后知君非天下之贤公子也。一跌就转,一转就住,文法佳甚。梁客辛垣衍安在?应“其人在是”。吾请为君责而归之。”绝有胆识。平原君曰:“胜请为召而见之于先生。”

平原君遂见辛垣衍曰:“东国有鲁连先生,其人在此,胜请为绍介》:宾至,必因介以传辞。绍,继也,谓上介、次介、末介,其位相承继也。而见之于将军。”辛垣衍曰:“吾闻鲁连先生,齐国之高士也。衍,人臣也,使事有职。吾不愿见鲁连先生也。”衍不愿见鲁连,亦知帝秦之说不足入高士之耳。平原君曰:“胜已泄同泄。之矣。”辛垣衍许诺。

鲁连见辛垣衍而无言。先无言,反待辛垣衍开口,妙。辛垣衍曰:“吾视居此围城之中者,皆有求于平原君者也。今吾视先生之玉貌,非有求于平原君者,亦自识人。曷为久居此围城之中而不去也?”鲁连曰:“世以鲍焦无从容而死者,皆非也。今众人不知,则为一身。鲍焦,周时隐者,抱木而死,以非当世。今世以鲍焦不能从容自爱而死者,固非,即以为其自为一身者,亦非。正对其在围城之中,不为身谋也。彼秦,弃礼义、上首功之国也。战获首级者,计功受爵。权使其士,虏鲁。使其民。虏,掠也。彼则肆然而为帝,过而遂正于天下,过,犹甚也。正天下,即易大臣、夺憎予爱诸事。则连有赴东海而死耳,吾不忍为之民也!欲同鲍焦之死。所为见将军者,欲以助赵也。”直破其谋。辛垣衍曰:“先生助之奈何?”鲁连曰:“吾将使梁及燕助之。齐、楚固助之矣。”故为硬语,以生下论。辛垣衍曰:“燕则吾请以从矣。若乃梁,则吾乃梁人也,先生恶能使梁助之耶?”鲁连曰:“梁未睹秦称帝之害故也,使梁睹秦称帝之害,则必助赵矣。”一反一覆,语最激昂。辛垣衍曰:“秦称帝之害将奈何?”鲁仲连曰:“昔齐威王尝为仁义矣,率天下诸侯而朝周。周贫且微,诸侯莫朝,而齐独朝之。居岁馀,周烈王崩,诸侯皆吊,齐后往。周怒,赴于齐曰:‘天崩地坼,策。天子下席。赴,告也。天子,谓烈王子、安王骄也。下席,言其寝苫居庐。东藩之臣田婴齐斥其姓名。后至,则斮捉。之。’斮,斩也。威王勃然怒曰:‘叱嗟!怒斥声。而母,婢也!’而,汝也。骂其母为婢。贱之之词。卒为天下笑。故生则朝周,死则叱之,诚不忍其求也。彼天子固然,其无足怪。”不忍其求”直贯下变易大臣、夺憎与爱诸事。且曰其为天子理应如此,以见权之不可假人也。然不说出、不说尽。

辛垣衍曰:“先生独未见夫仆乎?十人而从一人者,宁力不胜,智不若邪?畏之也。”衍口中脱出一“畏”字,本怀已露,故使仲连得入。鲁仲连曰:“然梁之比于秦若仆邪?”诘问得妙。辛垣衍曰:“然。”鲁仲连曰:“然则吾将使秦王烹醢海。梁王。”醢,肉酱。 ○既为仆,则不难烹醢,突然指出,可惊可诧。辛垣衍怏然不说,曰:“嘻!亦太甚矣,先生之言也!倒句。先生又恶能使秦王烹醢梁王?”鲁仲连曰:“固也。待吾言之:昔者鬼侯、鬼,史记作“九”。邺县有九侯城。鄂侯、鄂,属江夏。文王,纣之三公也。鬼侯有子而好,故入之于纣,纣以为恶,醢鬼侯。鄂侯争之急,辨之疾,故脯鄂侯。文王闻之,喟魁去声。然而叹,故拘之于牖史记作“羑”。里之库百日,而欲令之死。曷为与人俱称帝王,卒就脯醢之地也?言与人俱称帝王,曷为卒就脯醢之地?若专尊秦为帝,则足以脯醢之矣。 ○引纣事一证,词意含吐,可耐寻味。

“齐闵王将之鲁,夷维子夷维,地名。执策而从,策,马箠。谓鲁人曰:‘子将何以待吾君?’鲁人曰:‘吾将以十太牢待子之君。’夷维子曰:‘子安取礼而来待吾君?彼吾君者,天子也。天子巡狩,诸侯辟舍,纳筦同管。键,件。 ○筦,钥也。键,其牡。避、纳者,示不敢有其国。摄衽抱几,几,所据也。视膳于堂下,天子已食,退而听朝也。’退而听朝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退而听”,原作“而听退”,今据《战国策》姚宏本改。鲁人投其籥,同钥。 ○闭关也。不果纳,不得入于鲁。此言鲁不肯帝齐。将之薛,假涂同塗。于邹。当是时,邹君死,闵王欲入吊。夷维子谓邹之孤曰:‘天子吊,主人必将倍殡柩,倍,背也。主人背其殡棺北面哭也。设北面于南方,然后天子南面吊也。’邹之群臣曰:‘必若此,吾将伏剑而死。’故不敢入于邹。此言邹不肯帝齐。邹、鲁之臣,生则不得事养,死则不得饭返。含。去声。 ○齐强而二国拒之,必见伐,则生死皆不能尽其礼也。以米及贝实尸之口中曰饭,以珠玉实尸之口中曰含。然且欲行天子之礼于邹、鲁之臣,不果纳。承上起下。今秦万乘之国,梁亦万乘之国,俱据万乘之国,*安平秋校勘记:“俱据万乘之国”六字原脱,今据《战国策》姚宏本补。交有称王之名。应俱称帝王。睹其一战而胜,欲从而帝之,是使三晋魏、赵、韩为三晋。之大臣不如邹、鲁之仆妾也。辛垣衍自认梁比秦如仆,此特言仆妾之不如,痛骂尽情。

“且秦无已而帝,无已,必欲为也。则且变易诸侯之大臣,彼将夺其所谓不肖,而予其所谓贤,夺其所憎,而予其所爱;彼又将使其子女谗妾为诸侯妃姬,处梁之宫,梁王安得晏然而已乎?而将军又何以得故宠乎?”帝秦之害如此。切肤之灾,可惧可骇。

于是,辛垣衍起,再拜谢曰:责以大义则不动,言及利害切身则遽起拜谢。策士每为身谋,而不顾大义如此。“始以先生为庸人,吾乃今日而知先生为天下之士也。与前鲁连对平原君语同调。吾请去,不敢复言帝秦。”

秦将闻之,为却军五十里。适会魏公子无忌信陵君。夺晋鄙军以救赵击秦,秦军引而去。秦军闻之而却五十里,不必然也,无忌击之而去,此其实也。故并序之,初为仲连后有故实也。

于是平原君欲封鲁仲连。鲁仲连辞让者三,终不肯受。高人。平原君乃置酒,酒酣,起前,以千金为鲁连寿。鲁连笑曰:“所贵于天下之士者,为人排患、释难、解纷乱而无所取也。即有所取者,是商贾之人也,仲连不忍为也。”数语卓荦自命,描尽心事。遂辞平原君而去,终身不复见。更高。

帝秦之说,不过欲纾目前之急。不知秦称帝之害,其势不如鲁连所言不止,特人未之见耳。人知连之高义,不知连之远识也。至于辞封爵,挥千金,超然远引,终身不见,正如祥麟威凤,可以偶觌,而不可常亲也。自是战国第一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