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趙威后問齊使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趙威后問齊使   國策

齊王齊王建、時君王后在。使使者問趙威后。惠文后、孝威太后。書未發。未開封。 ○三字便作勢。威后問使者曰、歲亦無恙耶、民亦無恙耶、王亦無恙耶。恙、憂也。 ○陡問三語、大奇。使者不說曰、臣奉使使威后、言奉王命來問太后、則太后亦當先問王。今不問王、而先問歲與民、豈先賤而後尊貴者乎。以貴賤之說、辨其失問。威后曰、不然。苟無歲何有民、苟無民何有君、連互說、乃見發問妙㫖。故有問、故、舊例也。舍本而問末者耶。探出本末、絕去貴賤之見。 ○答語仍作問語聲口、有致。乃進而問之曰、齊有處士曰鍾離子、鐘離、複姓。無恙耶。是其爲人也、有糧者亦食、寺、無糧者亦食、有衣者亦衣、去聲、無衣者亦衣、是助王養其民者也、何以至今不業也。人情大率食有糧衣有衣者多、乃無糧無衣者亦食衣之、所以謂之養民。業、謂使之在位、成其職業也。攝、陽子亦齊處士。葉陽、縣名。無恙乎。是其爲人、哀鰥寡、卹孤獨、振困窮、補不足、是助王息其民者也、何以至今不業也。息、生全也。 ○養民、就民之處常者言。息民、就民之處變者言。北宮之女嬰兒子齊孝女。北宮、複姓。嬰兒子、女名也。無恙耶。撤其環瑱、天去聲、至老不嫁、以養去聲、父母、是皆率民而出於孝情者也、胡爲至今不朝潮、也。環、耳環。瑱、以玉繫于紞而充耳。撤、去之不以爲飾。朝、謂使之爲命婦而入朝。此二士弗業、一女不朝、何以王齊國、子萬民乎。總三問作一頓。於陵子仲非陳仲子也。若孟子所稱、已是七八十年矣。尚存乎。六無恙後、變出一尚存、奇絕。是其爲人也、上不臣於王、下不治其家、中不索交諸侯、此率民而出於無用者、何爲至今不殺乎。竟住、奇絕妙絕。

通篇以民爲主、直問到底、而文法各變、全于用虛字處著神。問固奇、而心亦熱。末一問、膽識尤自過人。

《冯煖客孟尝君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冯煖客孟尝君《史记》作“冯驩” 《国策》

齐人有冯煖谖。者,贫乏不能自存,使人属祝。孟尝君,田婴子田文,齐相,封于薛。愿寄食门下。孟尝君曰:“客何好?”曰:“客无好也。”曰:“客何能?”曰:“客无能也。”三千人中,如此者却少。 ○“好”与“能”虽并点,重“能”字一边。孟尝君笑而受之曰:“诺。”以为真无能人。

左右以君贱之也,食寺。以草具。草,菜也。不以客待之。居有顷,倚柱弹其剑,歌曰:“长铗劫。归来叶厘。乎!铗,剑把。欲与俱去。食无鱼。”左右以告。孟尝君曰:“食之,比门下之客。”待以客礼。居有顷,复弹其铗,歌曰:“长铗归来乎!出无车。”左右皆笑之,以告。孟尝君曰:“为之驾,比门下之车客。”待以上客之礼。于是乘其车,揭挈。其剑,过其友曰:“孟尝君客我。”至此一断,点缀生趣。后有顷,复弹其剑铗,弹剑、弹铗、弹剑铗,三样写法。歌曰:“长铗归来乎!无以为家。”叶孤。 ○三歌,亦寒酸,亦豪迈,便知不是无能人。左右皆恶之,以为贪而不知足。处处夹写左右,正为冯煖反衬。孟尝君问:“冯公有亲乎?”闻其歌,而问左右。对曰:“有老母。”孟尝君使人给其食用,无使乏。比上客反加厚。于是冯煖不复歌。歌又妙,不复歌又妙。 ○冯煖既曰无好、无能,所责望于人者,较有好、有能者更倍之,大是奇事,孟尝亦以为奇,即姑应之,实非有意加厚冯煖也。

后孟尝君出记,记,疏也。问门下诸客:“谁习计会,脍。 ○月计曰要,岁计曰会。能为去声。文收责同债。于薛者乎?”冯煖署曰:“能。”署,书姓名于疏也。 ○突地出头。孟尝君怪之,曰:“此谁也?”记不起冯煖姓名。左右曰:“乃歌夫‘长铗归来’者也。”笑谈轻薄,尽含句中。孟尝君笑曰:“客果有能也,有能、无能,照耀前后。吾负之,未尝见也。”冯煖在门下已久,孟尝未熟其名,未识其面,可见前番待冯煖,并非有意加厚也。请而见之,谢曰:“文倦于是,是,指相齐。脍。于忧,愦,心乱也。而性懧作懦。愚,沉于国家之事,沉,没溺也。开罪于先生。先生不羞,乃有意欲为收责于薛乎?”冯煖曰:“愿之。”临时犹不露圭角,胜毛遂自荐一倍。于是约车治装,载券契而行,辞曰:“责毕收,以何市而反?”孟尝君曰:“视吾家所寡有者。”问则有意,答则无心,幻出绝妙文字。

驱而之薛,使吏召诸民当偿者,悉来合券。券遍合赴,凡券,取者、与者各收一,责则合验之,遍合矣,乃来听令。 ○亦粗完收债事,下乃出奇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赴”,《战国策》姚宏本作“起”,鲍彪本作“赴”。《古文观止》各本(文富堂本、怀泾堂本、鸿文堂本,映雪堂本)均从鲍本作“赴”,今仍之。矫命矫,托也。托言孟尝之命。以责赐诸民,因烧其券,民称万岁。冯煖大有作用,盖已料有后日事也。

长驱到齐,晨而求见。写其迅速。孟尝君怪其疾也,衣冠而见之,曰:“责毕收乎?来何疾也!”曰:“收毕矣。”奇。“以何市而反?”冯煖曰:“君云‘视吾家所寡有者’。拿定此言。臣窃计,君宫中积珍宝,狗马实外厩,美人充下陈。陈,犹列也。 ○三句,言无所不有。君家所寡有者以义耳!此物人家最少。窃以为君市义。”更奇。孟尝君曰:“市义奈何?”曰:“今君有区区之薛,不拊爱子其民,因而贾古。利之。贾利,与“市义”对。臣窃矫君命,以责赐诸民,因烧其券,民称万岁。乃臣所以为君市义也。”说出市义,一笑。孟尝君不说,曰:“诺,先生休矣!”休,犹言歇息,无可如何之辞也。 ○叙冯煖收责于薛毕。

后期年,齐王谓孟尝君曰:“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为臣。”遣其就国,而为之辞。孟尝君就国于薛,未至百里,民扶老携幼,迎君道中,终日。孟尝君顾谓冯煖:“先生所为文市义者,乃今日见之。”市义之为利如此,若取必目前,便失此利也。 ○了“市义”一案。

冯煖曰:“狡兔有三窟,坤入声。 ○窟,穴也。仅得免其死耳。忽设一喻,更进一筹。今有一窟,市义。 ○结上。未得高枕而卧也。请为君复凿二窟。”起下。孟尝君予车五十乘,金五百斤,西游于梁,谓梁王曰:“齐放其大臣孟尝君于诸侯,先迎之者,富而兵强。”于是,梁王虚上位,以故相为上将军,徙故相为上将军,虚相位以待孟尝也。遣使者,黄金千斤,车百乘,往聘孟尝君。冯煖先驱先驰归薛。 ○作用更妙。诫孟尝君曰:“千金,重币也;百乘,显使也。齐其闻之矣。”意盖为此,而语却不尽,妙。梁使三反,孟尝君固辞不往也。只是要使齐闻之,妙。

齐王闻之,君臣恐惧,遣太傅大臣。赍黄金千斤,文车二驷,文车,彩绘之车。服剑一,王自佩之剑。封书谢孟尝君曰:“寡人不祥,被于宗庙之祟,岁。 ○祟,神祸也。沉于谄谀之臣,开罪于君,寡人不足为也。愿君顾先王之宗庙,姑反国统万人乎!”复留相齐。 ○是第二窟。冯煖诫孟尝君曰:“愿请先王之祭器,立宗庙于薛。”请祭器,立宗庙,则薛为重地,难以动摇也。 ○绝大见识。庙成,是第三窟。还报孟尝君曰:“三窟已就,君姑高枕为乐矣。”总结上文。

孟尝君为相数十年,无纤介之祸者,冯煖之计也。纤介,细微也。 ○结出孟尝一生得力全在冯煖,直与篇首“无好”“无能”相映照。

三番弹铗,想见豪士一时沦落,胸中磈礧勃不自禁。通篇写来波澜层出,姿态横生,能使冯公须眉浮动纸上。沦落之士遂尔顿增气色。

《馮煖客孟嘗君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馮煖客孟嘗君史記作馮驩 國策

齊人有馮煖諼、者、貧乏不能自存、使人屬祝、孟嘗君、田嬰子田文、齊相、封于薛。願寄食門下。孟嘗君曰、客何好。曰、客無好也。曰、客何能。曰、客無能也。三千人中、如此者卻少。 ○好與能雖並點、重能字一邊。孟嘗君笑而受之、曰諾。以爲真無能人。左右以君賤之也、食寺、以草具。草、菜也、不以客待之。居有頃、倚柱彈其劍歌曰、長鋏劫、歸來叶釐、乎、鋏、劍把。欲與俱去。食無魚。左右以告。孟嘗君曰、食之比門下之客。待以客禮。居有頃、復彈其鋏歌曰、長鋏歸來乎、出無車。左右皆笑之、以告。孟嘗君曰、爲之駕、比門下之車客。待以上客之禮。於是乘其車、揭挈、其劍、過其友、曰、孟嘗君客我。至此一斷、點綴生趣。後有頃、復彈其劍鋏彈劍、彈鋏、彈劍鋏、三樣寫法。歌曰、長鋏歸來乎、無以爲家。叶孤、 ○三歌、亦寒酸、亦豪邁、便知不是無能人。左右皆惡之、以爲貪而不知足。處處夾寫左右、正爲馮煖反襯。孟嘗君問馮公有親乎。聞其歌、而問左右。對曰、有老母。孟嘗君使人給其食用、無使乏。比上客反加厚。於是馮煖不復歌。歌又妙、不復歌又妙。 ○馮煖旣曰無好無能、所責望于人者、較有好有能者更倍之、大是奇事、孟嘗亦以爲奇、卽姑應之、實非有意加厚馮煖也。後孟嘗君出記、記、疏也。問門下諸客、誰習計會、膾、 ○月計曰要、歲計曰會。能爲去聲、文收責同債、於薛者乎。馮煖署曰能。署書姓名于疏也。 ○突地出頭。孟嘗君怪之、曰、此誰也。記不起馮煖姓名。左右曰、乃歌夫長鋏歸來者也。笑談輕薄、盡含句中。孟嘗君笑曰、客果有能也。有能無能、照耀前後。吾負之、未嘗見也。馮煖在門下已久、孟嘗未熟其名、未識其面、可見前番待馮煖、並非有意加厚也。請而見之、謝曰、文倦於是、是、指相齊。膾、於憂、憒、心亂也。而性懧作懦、愚、沉于國家之事、沉、沒溺也。開罪於先生、先生不羞、乃有意欲爲收責於薛乎。馮煖曰、願之。臨時猶不露圭角、勝毛遂自薦一倍。於是約車治裝、載券契而行。辭曰、責畢收、以何市而反。孟嘗君曰、視吾家所寡有者。問則有意、答則無心、幻出絕妙文字。驅而之薛、使吏召諸民當償者、悉來合券、券徧合赴。凡券、取者與者各收一、責則合驗之、徧合矣、乃來聽令。 ○亦粗完收債事、下乃出奇。矯命、矯、託也。託言孟嘗之命。以責賜諸民、因燒其券。民稱萬歲。馮煖大有作用、蓋已料有後日事也。長驅到齊、晨而求見。寫其迅速。孟嘗君怪其疾也、衣冠而見之、曰、責畢收乎、來何疾也。曰、收畢矣。奇。以何市而反。馮煖曰、君云視吾家所寡有者、拏定此言。臣竊計君、宮中積珍寶、狗馬實外廄、美人充下陳、陳、猶列也。 ○三句、言無所不有。君家所寡有者以義耳、此物人家最少。竊以爲君市義。更奇。孟嘗君曰、市義奈何。曰、今君有區區之薛、不拊愛子其民、因而賈古、利之。賈利、與市義對。臣竊矯君命、以責賜諸民、因燒其券、民稱萬歲、乃臣所以爲君市義也。說出市義、一笑。孟嘗君不說、曰諾、先生休矣。休、猶言歇息、無可如何之辭也。 ○敍馮煖收責於薛畢。後朞年、齊王謂孟嘗君曰、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爲臣。遣其就國、而爲之辭。孟嘗君就國於薛、未至百里、民扶老攜幼、迎君道中、終日。孟嘗君顧謂馮煖、先生所爲文市義者、乃今日見之。市義之爲利如此、若取必目前、便失此利也。 ○了市義一案。馮煖曰、狡兔有三窟、坤入聲、 ○窟、穴也。僅得免其死耳。忽設一喻、更進一籌。今有一窟、市義。 ○結上。未得高枕而臥也。請爲君復鑿二窟。起下。孟嘗君予車五十乘、金五百斤、西遊於梁。謂梁王曰、齊放其大臣孟嘗君于諸侯、先迎之者、富而兵強。於是梁王虛上位、以故相爲上將軍、徙故相爲上將軍、虛相位以待孟嘗也。遣使者、黃金千斤、車百乘、往聘孟嘗君。馮煖先驅、先馳歸薛。 ○作用更妙。誡孟嘗君曰、千金、重幣也、百乘、顯使也、齊其聞之矣。意蓋爲此、而語却不盡、妙。梁使三反、孟嘗君固辭不往也。只是要使齊聞之、妙。齊王聞之、君臣恐懼、遣太傅大臣。齎黃金千斤、文車二駟、文車、彩繪之車。服劍一、王自佩之劍。封書謝孟嘗君曰、寡人不祥、被於宗廟之祟、歲、 ○祟、神禍也。沉於諂諛之臣、開罪於君、寡人不足爲也、願君顧先王之宗廟、姑反國統萬人乎。復留相齊。 ○是第二窟。馮煖誡孟嘗君曰、願請先王之祭器、立宗廟于薛。請祭器、立宗廟、則薛爲重地、難以動搖也。 ○絕大見識。廟成、是第三窟。還報孟嘗君曰、三窟已就、君姑高枕爲樂矣。總結上文。孟嘗君爲相數十年、無纖介之禍者、馮煖之計也。纖介、細微也。 ○結出孟嘗一生得力、全在馮煖、直與篇首無好無能相映照。

三番彈鋏、想見豪士一時淪落、胸中磈礧、勃不自禁。通篇寫來、波瀾層出、姿態橫生、能使馮公鬚眉、浮動紙上。淪落之士、遂爾頓增氣色。

《颜斶说齐王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颜斶说齐王 《国策》

齐宣王见颜斶触。 ○齐人。曰:“斶前!”前者,使之就己也。 ○写骄倨,妙。斶亦曰:“王前!”写高贵,妙。宣王不说。左右曰:“王,人君也;斶,人臣也。王曰‘斶前’,斶亦曰‘王前’,可乎?”斶对曰:“夫斶前为慕势,王前为趋士。与使斶为慕势,不如使王为趋士。”分解出来,持论正大。 ○斶前、王前,连写三番,错映成趣。王忿然作色不悦之甚。曰:“王者贵乎,士贵乎?”对曰:“士贵耳,奇快。王者不贵。”添写一句更妙。王曰:“有说乎?”斶曰:“有。昔者秦攻齐,令曰:*安平秋校勘记:《战国策》鲍彪本、《古文观止》文富堂本、怀泾堂本、鸿文堂本及映雪堂原刻本均无“曰”字。“曰”字为一九五六年排印本据《战国策》姚宏本增。‘有敢去柳下季垄五十步而樵采者,鲁展禽,字季,食采柳下。垄,其冢也。秦伐齐,先经鲁,故云。死不赦。’令曰:‘有能得齐王头者,封万户侯,赐金千镒。’由是观之,生王之头,曾不若死士之垄也。”快语。读之失惊。 ○“生王”字奇,“之头”字更奇。 ○此下尚有一大段文字删去。

宣王曰:“嗟乎!叹服。君子焉可侮哉,寡人自取病耳!此下删去二句。愿请受为弟子。结前半篇。且颜先生与寡人游,食必太牢,牛、羊、豕,具为太牢。出必乘车,妻子衣服丽都。”丽、都,皆美称。 ○仍是富贵骄人习态。 ○起后半篇。颜斶辞去曰:“夫玉生于山,制则破焉,制,裁断也。谓琢其璞而取之。非弗宝贵矣,然太璞不完。失玉之本真。士生乎鄙野,推选则禄焉,非不尊遂也,遂,犹达也。然而形神不全。失士之本真。斶愿得归,晚食以当肉,晚食,饥而后食。 ○不羡食太牢。安步以当车,安步,缓行也。 ○不羡出乘车。无罪以当贵,尊遂极矣。清净贞正以自虞。”虞,娱也。 ○形神全矣。 ○仍是贫贱骄人气度。 ○此下删去五句。则再拜而辞去。

君子曰:*安平秋校勘记:“君子曰”三字为吴楚才、吴调侯选注时所加。“斶知足矣,归真反璞,则终身不辱。”结赞是苏、张一流反照。

起得唐突,收得超忽。后段“形神不全”四字,说尽富贵利达人,良可悲也。战国士气,卑污极矣,得此可以一回狂澜。

《顏斶說齊王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顏斶說齊王 國策

齊宣王見顏斶觸、 ○齊人。曰、斶前。前者、使之就己也。 ○寫驕倨、妙。斶亦曰、王前。寫高貴、妙。宣王不說。左右曰、王、人君也、斶、人臣也、王曰斶前、斶亦曰王前、可乎。斶對曰、夫斶前爲慕勢、王前爲趨士。與使斶爲慕勢、不如使王爲趨士。分解出來、持論正大。 ○斶前王前、連寫三番、錯映成趣。王忿然作色不悅之甚。曰、王者貴乎。士貴乎。對曰、士貴耳、奇快。王者不貴。添寫一句更妙。王曰、有說乎。斶曰、有。昔者秦攻齊、令曰、有敢去柳下季壟五十步而樵採者、魯展禽、字季、食采柳下、壟、其冢也。秦伐齊、先經魯、故云。死不赦。令曰、有能得齊王頭者、封萬戶侯、賜金千鎰。由是觀之、生王之頭、曾不若死士之壟也。快語。讀之失驚。 ○生王字奇、之頭字更奇。 ○此下尚有一大段文字刪去。宣王曰、嗟乎、歎服。君子焉可侮哉、寡人自取病耳。此下刪去二句。願請受爲弟子。結前半篇。且顏先生與寡人遊、食必太牢、牛、羊、豕、具爲太牢。出必乘車、妻子衣服麗都。麗都、皆美稱。 ○仍是富貴驕人習態。 ○起後半篇。顏斶辭去、曰、夫玉生于山、制則破焉、制、裁斷也。謂琢其璞而取之。非弗寶貴矣、然太璞不完。失玉之本真。士生乎鄙野、推選則祿焉、非不尊遂也、遂、猶達也。然而形神不全。失士之本真。斶願得歸、晚食以當肉、晚食、飢而後食。 ○不羨食太牢。安步以當車、安步、緩行也。 ○不羨出乘車。無罪以當貴、尊遂極矣。清淨貞正以自虞。虞、娛也。 ○形神全矣。 ○仍是貧賤驕人氣度。 ○此下刪去五句。則再拜而辭去。君子曰、斶知足矣、歸真反璞、則終身不辱。結贊是蘇張一流反照。

起得唐突、收得超忽。後段形神不全四字、說盡富貴利達人、良可悲也。戰國士氣、卑汙極矣、得此可以一迴狂瀾。

《邹忌讽齐王纳谏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邹忌讽齐王纳谏 《国策》

邹忌齐人。修八尺有余,而形䫉同貌。迭。丽。修,长也。昳,日侧也。言有光艳。朝服衣冠,朝,晨也。服,著也。窥镜,谓其妻曰:“我孰与城北徐公美?”问法一。其妻曰:“君美甚,徐公何能及君也!”答法一。城北徐公,齐国之美丽者也。插注一笔。妙。忌不自信,而复问其妾曰:“吾孰与徐公美?”问法二。妾曰:“徐公何能及君也!”答法二。旦日,客从外来,与坐谈,问之:“吾与徐公孰美?”问法三。客曰:“徐公不若君之美也!”答法三。明日,徐公来。熟视之,自以为不如;窥镜而自视,又弗如远甚。作两番写,妙。暮,寝而思之,思妻、妾、客所以美我之故。 ○曰“”,曰“旦日”,曰“明日”,曰“暮”,叙次井然。曰:“吾妻之美我者,私我也;妾之美我者,畏我也;客之美我者,欲有求于我也。”看破人情,便可因小悟大。

于是入朝见威王曰:“臣诚知不如徐公美,臣之妻私臣,臣之妾畏臣,臣之客欲有求于臣,皆以美于徐公。现身说法,下即说到齐王身上,入情入理。今齐地方千里,百二十城,宫妇左右,莫不私王;朝廷之臣,莫不畏王;四境之内,莫不有求于王。由此观之,王之蔽甚矣!”情理固然,耐人深省。王曰:“善。”乃下令:“群臣吏民,能面刺寡人之过者,受上赏;上书谏寡人者,受中赏;能谤议于市朝,闻寡人之耳者,受下赏。”下令之辞三叠应上。令初下,群臣进谏,门庭若市;数月之后,时时而间谏。进;进谏者有暇隙。期年之后,虽欲言,无可进者。文亦三变。 ○齐王固自虚心,叙处似形容太过。燕、赵、韩、魏闻之,皆朝于齐。此所谓战胜于朝廷。不待兵也。 ○结断斩截。

邹忌将己之美、徐公之美,细细详勘,正欲于此参出微理。千古臣谄、君蔽,兴亡关头,从闺房小语破之,快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