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吕相绝秦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 吕相绝秦    《左传》成公十三年

晋侯厉公。使吕相去声。 ○魏锜之子。绝秦。成十一年,秦、晋盟于令狐。秦桓公归而叛盟,故厉公使吕相数其罪而绝之。曰:下皆吕相口宣君命。

“昔逮我晋。献公及秦。穆公相好,去声。戮力同心,申之以盟誓,重之以昏同婚。姻。从秦、晋相好说起。天祸晋国,骊姬之难。文公重耳。如齐,惠公夷吾。如秦。重耳奔狄及齐,齐桓公妻之。夷吾奔梁,赂秦以求纳。无禄,献公即世。晋无福禄,而献公卒。穆公不忘旧德,应“相好”。俾我惠公用能奉祀于晋。僖十年,穆公纳夷吾于晋,为惠公。 ○说秦德轻。又不能成大勋,而为韩之师。僖十五年,秦伐晋,战于韩原,获惠公。 ○说秦为德不终。是秦第一罪案。亦悔于厥心,用集我文公,是穆之成也。惠公卒,怀公立,穆公纳重耳于晋,为文公。是穆成安晋之功也。 ○作一顿,说秦德轻。

“文公躬擐患。甲冑,跋履山川,逾越险阻,征东之诸侯,虞、夏、商、周之胤印。而朝诸秦,擐,贯也。胤,嗣也。文公备历艰难,以率东方之诸侯,皆四代帝王之嗣,而西向朝秦。 ○二十九字作一句读。则亦既报旧德矣。应“旧德”。又作一顿,说晋有报,即宕下以叙晋德。郑人怒君之疆埸,亦。我文公帅率。诸侯及秦围郑。怒,犹犯也。 ○诬秦。僖三十年,郑贰于楚,文公与秦围之。郑未尝犯秦,亦无诸侯之师。 ○说晋德重。秦大夫不询于我寡君,擅及郑盟。郑使烛之武见秦穆公,穆公背晋而私与郑盟。不敢斥言,故托言秦大夫。 ○是言秦第二罪案。诸侯疾之,将致命于秦。皆欲致死命以讨秦。 ○诬秦。无诸侯致命之事。文公恐惧,绥靖诸侯,秦师克还旋。无害,不敢怨秦背己,反保全其师。则是我有大造于西也。又作一顿,说晋大有德于秦,能自占地步。

“无禄,文公即世,穆为不弔,蔑死我君,以文公死为无知而轻蔑之。寡我襄公,以襄公新立为寡弱,而陵忽之。迭我殽地,迭,侵突也。穆公从杞子之谋,潜师以袭郑,道过晋之殽地。干。绝我好,奸犯断绝,不复与我和好。伐我保城,诬秦。袭郑时,无伐晋保城之事。殄灭我费如字。滑,还入声。 ○滑,姬姓国,都于费。秦袭郑无功,乃灭滑还。散离我兄弟,滑与晋为同姓兄弟。挠乱我同盟,滑、郑皆从晋,是为晋同盟之国。倾覆福。我国家。秦伐滑、图郑,是欲倾危覆灭晋之国家。 ○迭写九个“我”字。 ○是秦第三罪案。我襄公未忘君之旧勋,未忘穆公纳文公之勋。 ○折一笔。而惧社稷之陨,实恐晋为秦灭。是以有殽之师。僖三十三年,晋败秦于殽。 ○我“是以有”一,言殽师出于万不得已也。犹愿赦罪于穆公,晋虽有殽师之失,犹愿求解于秦。 ○“犹愿”二字,紧接无痕,妙。穆公弗听,不肯释憾。而即楚谋我。文十四年,楚斗克囚于秦。至是秦使归楚,求成以谋晋。天诱其衷,成王陨命,幸天默诱人心,而商臣弒楚成王。穆公是以不克逞志于我。楚有篡弒之祸,穆公是以不能快意于晋。设使成王未陨,而卽楚谋我之志成矣。 ○是秦第四罪案。 ○自献公即世至此,作一截,是历数秦穆公之罪。

“穆、秦。晋。即世,康、秦。晋。即位。康公,晋之外甥。我之自出,又欲阙掘。剪我公室,倾覆我社稷,阙,犹掘也。剪,截断也。帅我蟊贼,谋。以来荡摇我边疆,蟊、贼,皆食禾虫,以喻公子雍。谓秦纳雍以荡摇晋之边鄙。 ○诬秦。雍之来,晋实召之。 ○迭写四个“我”字。 ○是秦第五罪案。我是以有令平声。狐之役。文七年,晋败秦于令狐。 ○“我是以有”二,言令狐之役,出于万不得已也。康犹不悛,铨。 ○悛,改也。入我河曲,河曲,晋地。事在文十二年。伐我涑速。川,涑川,水名。俘我王官,俘,虏也。王官,地名。 ○伐涑川、俘王官,经传无见。翦我羁马,羁马,地名,其时秦取其地。 ○迭写四个“我”字。 ○是秦第六罪案。我是以有河曲之战。晋与秦战于河曲,秦兵夜遁。 ○“我是以有”三,言河曲之战,出于万不得已也。东道之不通,则是康公绝我好也。晋在秦东,故曰东道。康公绝晋之好,故不东通于晋。 ○此段独拖一句,妙。 ○自穆、襄即世至此,作一截,是历数秦康之罪。

“及君之嗣也,君,指秦桓公。我君景公引领西望曰:‘庶抚我乎!’景公望秦抚恤晋国。 ○此处独作一波,妙。君亦不惠称去声。盟,桓公不肯惠然称晋望而共盟。利吾有狄难,去声。 ○谓宣十五年,晋灭赤狄潞氏时。入我河县,焚我箕、郜,告。 ○河县,箕、郜,晋二邑名。入河县,焚箕、郜,经传无见。删。夷我农功,芟,刈也。夷,伤也。损害我禾稼,如去草然。虔刘我边陲,垂。 ○虔刘,皆杀也。杀戮我边境之人民。 ○迭写四个“我”字。 ○是秦第七罪案。我是以有辅氏之聚。晋聚众于辅氏以拒秦。 ○“我是以有”四。言辅氏之聚,出于万不得已也。 ○“之师”“之役”“之战”“之聚”,句法变幻。君亦悔祸之延,而欲徼骄。福于先君献、穆,桓公亦悔二国结祸之长,而欲我求福于晋献、秦穆。使伯车秦桓公子。来命我景公曰:‘吾与女汝。同好弃恶,复修旧德,以追念前勋。’言我与晋同结所好,共弃前恶,再修旧日之德,以追念前人献、穆之功勋。 ○此段回应篇首献、穆相好。关锁甚紧。言誓未就,约誓之言,未及成就。景公即世,我寡君厉公。是以有令狐之会。成十一年,晋厉公与秦桓公盟于令狐。 ○入题。又与上四“我是以有”句相呼应。君又不祥,背佩。弃盟誓。桓公又萌不善之心,归而背晋成。 ○此下方入当时正事。白狄及君同州,及,与也。白狄与秦皆属雍州。君之仇雠,白狄与秦世为仇雠。而我之昏姻也。赤狄之女季隗,白狄伐而获之,纳诸文公,故云婚姻。 ○疏句无限烟波。君来赐命曰:‘吾与女伐狄。’寡君不敢顾昏姻,畏君之威,而受命于使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使”,《左传》作“吏”。去声。 ○深文。君有二心于狄,曰:‘晋将伐女。’狄应且憎,是用告我。狄虽口应秦命,心实憎其无信,而以秦之二心来告晋。 ○一“告我”。楚人恶君之二三其德也,恶秦反复不常。亦来告我曰:‘秦背令狐之盟,而来求盟于我,下述秦桓盟楚之词。昭告昊天上帝、秦三公、穆,康,共。楚三王成,穆,庄。曰:“余虽与晋出入,我虽与晋往来。余唯利是视。”我唯利之是从,不诚心与晋也。 ○二十四字,一气说下。不穀恶其无成德,是用宣之,以惩不一。’不穀,楚共王告晋自称。言我恶秦之无成德,是用宣布其言,以惩戒用心不一之人。 ○二“告我”。 ○两引“告我”,俱是实证。是秦反复真正罪案。 ○自“及君之嗣”至此作一截,是历数秦桓之罪。为绝秦正旨。诸侯备闻此言,狄与楚告晋之言,诸侯无不闻之。 ○牵引诸侯,妙,使秦无所逃罪。斯是用痛心疾首,昵银入声。就寡人。诸侯由是恶秦之甚,皆来亲近于晋。 ○一路备说秦恶,归到此句。寡人帅以听命,唯好是求。我今帅诸侯以来听命于秦,唯与秦结好是望耳。 ○终是求好,妙。君若惠顾诸侯,矜哀寡人,而赐之盟,则寡人之愿也,其承宁诸侯以退,岂敢徼乱?是客。君若不施大惠,寡人不佞,其不能以诸侯退矣。是主。 ○句句牵引诸侯,妙。

“敢尽布之执事,俾执事实图利之。”或和或战,当图谋其有利于秦者而为之。

秦、晋权诈相倾,本无专直,但此文饰辞驾罪,不肯一句放松,不使一字置辩,深文曲笔,变化纵横,读千遍不厌也。

《呂相絕秦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呂相絕秦   成公十三年 左傳

晉侯厲公。使呂相去聲、 ○魏錡之子。絕秦。成十一年、秦晉盟于令狐、秦桓公歸而叛盟、故厲公使呂相數其罪而絕之。曰、下皆呂相口宣君命。昔逮我晉。獻公及秦。穆公相好、去聲、戮力同心、申之以盟誓、重之以昏同婚、姻。從秦晉相好說起。天禍晉國、驪姬之難。文公重耳。如齊、惠公夷吾。如秦。重耳奔狄及齊、齊桓公妻之。夷吾奔梁、賂秦以求納。無祿、獻公卽世。晉無福祿、而獻公卒。穆公不忘舊德、應相好。俾我惠公用能奉祀於晉。僖十年、穆公納夷吾于晉、爲惠公。 ○說秦德輕。又不能成大勳而爲韓之師。僖十五年、秦伐晉、戰于韓原、獲惠公。 ○說秦爲德不終。是秦第一罪案。亦悔於厥心、用集我文公。是穆之成也。惠公卒、懷公立、穆公納重耳于晉爲文公。是穆成安晉之功也。 ○作一頓、說秦德輕。文公躬擐患、甲冑、跋履山川、踰越險阻、征東之諸侯、虞夏商周之胤、印、而朝諸秦、擐、貫也。胤、嗣也。文公備歷艱難、以率東方之諸侯、皆四代帝王之嗣、而西向朝秦。 ○二十九字作一句讀。則亦旣報舊德矣。應舊德、又作一頓。說晉有報、卽宕下以敍晉德。鄭人怒君之疆埸、亦、我文公帥率、諸侯及秦圍鄭。怒、猶犯也。 ○誣秦。僖三十年、鄭貳于楚、文公與秦圍之。鄭未嘗犯秦、亦無諸侯之師。 ○說晉德重。秦大夫不詢於我寡君、擅及鄭盟。鄭使燭之武見秦穆公、穆公背晉而私與鄭盟。不敢斥言、故托言秦大夫。 ○是言秦第二罪案。諸侯疾之、將致命於秦。皆欲致死命以討秦。 ○誣秦。無諸侯致命之事。文公恐懼、綏靖諸侯。秦師克還旋、無害、不敢怨秦背己、反保全其師。則是我有大造於西也。又作一頓、說晉大有德于秦、能自占地步。無祿、文公卽世、穆爲不弔、蔑死我君、以文公死爲無知而輕蔑之。寡我襄公、以襄公新立爲寡弱、而陵忽之。迭我殽地、迭、侵突也。穆公從杞子之謀、潛師以襲鄭、道過晉之殽地。干、絕我好、奸犯斷絕、不復與我和好。伐我保城、誣秦。襲鄭時、無伐晉保城之事。殄滅我費如字、滑、還入聲、 ○滑、姬姓國、都于費。秦襲鄭無功、乃滅滑還。散離我兄弟、滑與晉爲同姓兄弟。撓亂我同盟、滑鄭皆從晉、是爲晉同盟之國。傾覆福、我國家。秦伐滑圖鄭、是欲傾危覆滅晉之國家。 ○疊寫九箇我字。 ○是秦第三罪案。我襄公未忘君之舊勳、未忘穆公納文公之勳。 ○折一筆。而懼社稷之隕、實恐晉爲秦滅。是以有殽之師。僖三十三年、晉敗秦于殽。 ○我是以有一、言殽師出于萬不得已也。猶願赦罪于穆公、晉雖有殽師之失、猶願求解于秦。 ○猶願二字、緊接無痕、妙。穆公弗聽、不肯釋憾。而卽楚謀我。文十四年、楚鬭克囚于秦。至是秦使歸楚、求成以謀晉。天誘其衷、成王隕命、幸天默誘人心、而商臣弒楚成王。穆公是以不克逞志於我。楚有篡弒之禍、穆公是以不能快意于晉。設使成王未隕、而卽楚謀我之志成矣。 ○是秦第四罪案。 ○自獻公卽世、至此作一截、是歷數秦穆公之罪。秦。晉。卽世、康秦。晉。卽位。康公、晉之外甥。我之自出、又欲闕掘、翦我公室、傾覆我社稷、闕、猶掘也。翦、截斷也。帥我蟊賊、謀、以來蕩搖我邊疆、蟊賊、皆食禾蟲、以喻公子雍。謂秦納雍以蕩搖晉之邊鄙。 ○誣秦。雍之來、晉實召之。 ○疊寫四箇我字。 ○是秦第五罪案。我是以有令平聲、狐之役。文七年、晉敗秦于令狐。 ○我是以有二、言令狐之役、出于萬不得已也。康猶不悛、銓、 ○悛、改也。入我河曲、河曲、晉地。事在文十二年。伐我涑速、川、涑川、水名。俘我王官、俘、虜也。王官、地名。 ○伐涑川、俘王官、經傳無見。翦我羈馬、羈馬、地名、其時秦取其地。 ○疊寫四箇我字。 ○是秦第六罪案。我是以有河曲之戰。晉與秦戰于河曲、秦兵夜遁。 ○我是以有三、言河曲之戰、出于萬不得已也。東道之不通、則是康公絕我好也。晉在秦東、故曰東道。康公絕晉之好、故不東通于晉。 ○此段獨拖一句、妙。 ○自穆襄卽世至此、作一截、是歷數秦康之罪。及君之嗣也、君、指秦桓公。我君景公、引領西望曰、庶撫我乎。景公望秦撫卹晉國。 ○此處獨作一波、妙。君亦不惠稱去聲、盟、桓公不肯惠然稱晉望而共盟。利吾有狄難、去聲、 ○謂宣十五年、晉滅赤狄潞氏時。入我河縣、焚我箕郜、告、 ○河縣、箕郜、晉二邑名。入河縣、焚箕郜、經傳無見。刪、夷我農功、芟、刈也。夷、傷也。損害我禾稼、如去草然。虔劉我邊陲、垂、 ○虔劉、皆殺也。殺戮我邊境之人民。 ○疊寫四箇我字。 ○是秦第七罪案。我是以有輔氏之聚。晉聚衆于輔氏以拒秦。 ○我是以有四。言輔氏之聚、出于萬不得已也。 ○之師、之役、之戰、之聚、句法變幻。君亦悔禍之延、而欲徼驕、福於先君獻穆、桓公亦悔二國結禍之長、而欲我求福于晉獻、秦穆。使伯車秦桓公子。來命我景公曰、吾與女汝、同好棄惡、復修舊德、以追念前勳。言我與晉同結所好、共棄前惡、再修舊日之德、以追念前人獻、穆之功勳。 ○此段迴應篇首獻、穆相好。關鎖甚緊。言誓未就、約誓之言、未及成就。景公卽世、我寡君厲公。是以有令狐之會。成十一年、晉厲公與秦桓公盟于令狐。 ○入題。又與上四我是以有句相呼應。君又不祥、背佩、棄盟誓。桓公又萌不善之心、歸而背晉成。 ○此下方入當時正事。白狄及君同州、及、與也。白狄與秦、皆屬雍州。君之仇讎、白狄與秦世爲仇讎。而我之昏姻也。赤狄之女季隗、白狄伐而獲之、納諸文公。故云婚姻。 ○疏句無限烟波。君來賜命曰、吾與女伐狄。寡君不敢顧昏姻、畏君之威、而受命於使。去聲、 ○深文。君有二心於狄、曰晉將伐女。狄應且憎、是用告我。狄雖口應秦命、心實憎其無信、而以秦之二心來告晉。 ○一告我。楚人惡君之二三其德也、惡秦反覆不常。亦來告我曰、秦背令狐之盟、而來求盟於我、下述秦桓盟楚之詞。昭告昊天上帝、秦三公、穆、康、共。楚三王、成、穆、莊。曰、余雖與晉出入、我雖與晉往來。余唯利是視。我唯利之是從、不誠心與晉也。 ○二十四字、一氣說下。不穀惡其無成德、是用宣之、以懲不一。不穀、楚共王告晉自稱。言我惡秦之無成德、是用宣布其言、以懲戒用心不一之人。 ○二告我。 ○兩引告我、俱是實證。是秦反覆真正罪案。 ○自及君之嗣、至此作一截、是歷數秦桓之罪。爲絕秦正㫖。諸侯備聞此言、狄與楚告晉之言、諸侯無不聞之。 ○牽引諸侯妙、使秦無所逃罪。斯是用痛心疾首、暱銀入聲、就寡人。諸侯由是惡秦之甚、皆來親近于晉。 ○一路備說秦惡、歸到此句。寡人帥以聽命、唯好是求。我今帥諸侯以來聽命于秦、唯與秦結好是望耳。 ○終是求好、妙。君若惠顧諸侯、矜哀寡人而賜之盟、則寡人之願也。其承寧諸侯以退、豈敢徼亂。是客。君若不施大惠、寡人不佞、其不能以諸侯退矣。是主。 ○句句牽引諸侯、妙。敢盡布之執事、俾執事實圖利之。或和或戰、當圖謀其有利于秦者而爲之。

秦晉權詐相傾、本無專直。但此文飾辭駕罪、不肯一句放鬆、不使一字置辨、深文曲筆、變化縱橫、讀千遍不厭也。

《楚归晋知䓨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 楚归晋知䓨    《左传》成公三年

晋人归楚公子谷臣与连尹襄老之尸于楚,以求知去声。䓨。英。 ○宣公十二年,晋楚战于邲,楚囚知䓨。知庄子射楚连尹襄老,载其尸;射公子谷臣,囚之。以二者还。庄子,知䓨父也,至是晋归二者于楚,以赎知䓨。于是荀首佐中军矣,故楚人许之。荀首,即知庄子,是时为晋中军佐,楚人畏其权要,故许归其子。

王送知䓨,曰:“子其怨我乎?”指久留于楚言。对曰:“二国治戎,臣不才,不胜升。其任,以为俘孚。馘。国。 ○俘䤋,军所虏获者。系其人曰俘,截左耳曰䤋。执事不以衅欣去声。鼓,使归即戮,君之惠也。以血涂鼓曰衅鼓,言楚不杀我而以其血涂鼓。即,就也。臣实不才,又谁敢怨?”作自责语,撇开“怨”字。妙。王曰:“然则德我乎?”指许归于晋言。对曰:“二国图其社稷,而求纾其民。晋、楚皆为社稷之谋,而欲纾缓其民。各惩其忿,以相宥也。各惩戒前日战争之忿,以相赦宥。两释累囚,以成其好。去声。 ○累,系也。晋释谷臣之囚,楚释知䓨之囚,以成其和好。二国有好,臣不与去声。及,其谁敢德?”作与己不相干语,撇开“德”字。妙。王曰:“子归,何以报我?”问得有意。对曰:“臣不任平声。受怨,君亦不任受德,无怨无德,不知所报。”言我未尝有怨于君,君亦未尝有德于我,有怨则报怨,有德则报德,我无怨而君无德,故不知所报也。 ○臣怨、君德,分贴得好。“不知”二字,更妙。王曰:“虽然,必告不穀。”不穀,诸侯谦称。言虽是如此,必告我以相报之事。 ○共王一团兴致,被知䓨说得雪淡,无可奈何,又作此问。对曰:“以君之灵,累臣得归骨于晋,寡君之以为戮,死且不朽。身虽死,而楚君之私恩不朽腐也。 ○客意。一层。若从君惠而免之,以赐君之外臣首;首其请于寡君,而以戮于宗,亦死且不朽。称于异国曰外臣。首,荀首也。宗,荀氏之宗也。 ○客意。二层。 ○此虽二客意,然显见晋之国法森然,家法森然。若不获命,若君不许戮。 ○转入正意。而使嗣宗职,使继祖宗之职。次及于事,以次及于军旅之事。而帅率。偏师以修封疆,其父为上军佐,故曰帅偏师。修,治也。虽遇执事,其弗敢违,虽遇楚之将帅,亦不敢违避。 ○一“敢字,应上二“敢”字。其竭力致死,无有二心,以尽臣礼,所以报也。”忠晋即以报楚。妙。王曰:“晋未可与争。”重为之礼而归之。收煞得好。

玩篇首“于是荀首佐中军矣,故楚人许之”二语,便见楚有不得不许之意。“德我”“报我”,全是捉官路当私情也。楚王句句逼入,知䓨句句撇开,末一段所对非所问,尤匪夷所思。

《楚歸晉知罃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楚歸晉知罃    成公三年  左傳

晉人歸楚公子穀臣與連尹襄老之尸於楚、以求知去聲、罃。英、 ○宣公十二年、晉楚戰于邲、楚囚知罃。知莊子射楚連尹襄老、載其尸、射公子穀臣、囚之、以二者還。莊子、知罃父也。至是晉歸二者于楚、以贖知罃。於是荀首佐中軍矣、故楚人許之。荀首、卽知莊子、是時爲晉中軍佐、楚人畏其權要、故許歸其子。王送知罃曰、子其怨我乎。指久留于楚言。對曰、二國治戎、臣不才、不勝升、其任、以爲俘孚、馘。國、 ○俘䤋、軍所虜獲者。係其人曰俘、截左耳曰䤋。執事不以釁欣去聲、鼓、使歸卽戮、君之惠也。以血塗鼓曰釁鼓、言楚不殺我而以其血塗鼓。卽、就也。臣實不才、又誰敢怨。作自責語、撇開怨字、妙。王曰、然則德我乎。指許歸于晉言。對曰、二國圖其社稷、而求紓其民。晉楚皆爲社稷之謀、而欲紓緩其民。各懲其忿、以相宥也。各懲戒前日戰爭之忿、以相赦宥。兩釋纍囚、以成其好。去聲、 ○纍、係也。晉釋穀臣之囚、楚釋知罃之囚、以成其和好。二國有好、臣不與去聲、及、其誰敢德。作與己不相干語、撇開德字。妙。王曰、子歸、何以報我。問得有意。對曰、臣不任平聲、受怨、君亦不任受德、無怨無德、不知所報。言我未嘗有怨于君、君亦未嘗有德于我、有怨則報怨、有德則報德、我無怨而君無德、故不知所報也。 ○臣怨君德、分貼得好。不知二字、更妙。王曰、雖然、必告不穀。不穀、諸侯謙稱。言雖是如此、必告我以相報之事。 ○共王一團興致、被知罃說得雪淡、無可奈何、又作此問。對曰、以君之靈、纍臣得歸骨於晉、寡君之以爲戮、死且不朽。身雖死、而楚君之私恩、不朽腐也。 ○客意、一層。若從君惠而免之、以賜君之外臣首、首其請於寡君、而以戮於宗、亦死且不朽。稱于異國曰外臣。首、荀首也。宗、荀氏之宗也。 ○客意、二層。 ○此雖二客意、然顯見晉之國法森然、家法森然。若不獲命、若君不許戮。 ○轉入正意。而使嗣宗職、使繼祖宗之職。次及於事、以次及于軍旅之事。而帥率、偏師以修封疆、其父爲上軍佐、故曰帥偏師。修、治也。雖遇執事、其弗敢違。雖遇楚之將帥、亦不敢違避。 ○一敢字、應上二敢字。其竭力致死、無有二心、以盡臣禮、所以報也。忠晉卽以報楚。妙。王曰、晉未可與爭。重爲之禮而歸之。收煞得好。

玩篇首于是荀首佐中軍矣、故楚人許之二語、便見楚有不得不許之意。德我報我、全是捉官路、當私情也。楚王句句逼入、知罃句句撇開。末一段所對非所問、尤匪夷所思。

《齐国佐不辱命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齐国佐不辱命    《左传》成公二年

晋师从齐师。齐师败走,晋师追之。入自丘舆,击马陉。刑。 ○丘舆、马陉,皆齐邑。齐侯使宾媚人宾姓,媚人族,即国佐也。赂以纪甗,演。玉磬与地。甗,玉甑也。玉甑、玉磬,皆灭纪所得者。地,鲁、卫之侵地。“不可,则听客之所为。”言晋人不许,则听其所为,欲战则更战也。客,指晋人。 ○此句并顷公语意夹入,妙。伏下“寡君之命使臣则有辞”一段。

宾媚人致赂,晋人不可,晋人果不许。曰:“必以萧同叔子为质、至。而使齐之封内尽津上声。东其亩。”萧,国名。同叔,萧君字,其女嫁于齐,卽顷公之母。晋人欲质其母,而不便直言,故称萧同叔子。言必以萧同叔子为质于晋,而使齐国境内田亩皆从东西而行,则我师舍去矣。 ○重上句,下句带说,故用“而”字转下。盖前此晋卻克与臧孙许同时而聘于齐,顷公之母踊于棓而窥客,则客或跛、或眇,于是使跛者迓跛者,使眇者迓眇者。夫妇人窥客,已是失礼,矧侮客以取快乎?出尔反尔,无足怪也。对曰:“萧同叔子非他,寡君之母也。非他”二字,多少郑重。妙。若以匹敌,则亦晋君之母也。若以齐、晋比并言之,则齐之母,犹晋之母。其为国君之母,则一也。 ○陪一句,更凛然。吾子布大命于诸侯,而曰必质其母以为信,其若王命何?其若先王孝治天下之命何? ○上不便。且是以不孝令也。且欲令人皆蹈不孝之行。 ○下不便。《诗》曰:‘孝子不匮,永锡尔类。’《诗·大雅·旣罪》篇。言孝子爱亲之心,无有穷匮,又以孝道长赐汝之族类。若以不孝令于诸侯,其无乃非德类也乎?晋既以不孝号令诸侯,是非以孝德赐及同类矣。 ○已上破“为质句。先王疆理天下,物土之宜,而布其利。疆者,为之大界也。理者,定其沟涂也。物,相也。相土之宜,而分布其利。故《诗》曰:‘我疆我理,南东其亩。’《诗·小雅·南山》篇。或东西其亩,或南北其亩,皆相土宜,而布其利也。言东南则西北在其中。今吾子疆理诸侯,而曰‘尽东其亩’而已,唯吾子戎车是利,无顾土宜,其无乃非先王之命也乎?井田之制,沟洫纵横,兵车难过。今欲尽东其亩,则晋之伐齐,循垄东行,其势甚易,是唯晋兵车是利,而不顾地势东西南北所宜,非先王疆理土宜之命矣。 ○已上破“东亩”句。 ○两“其无乃非”句应。反先王则不义,何以为盟主?其晋实有阙。上分两层辨驳,此总括数语,下复畅言之。四王之王去声。也,树德而济同欲焉;四王,禹、汤、文、武也。皆树立德教,而济人心之所同欲。 ○树德,照上“德类。济同欲,照上土宜布利。五伯如字。之霸也,勤而抚之,以役王命。伯,长也。夏昆吾,商大彭、豕韦,周齐桓、晋文,皆勤劳而怀抚诸侯,以服事树德、济同欲之王命。今吾子求合诸侯,以逞无疆之欲,指质母、东亩而言。诗曰:‘布*安平秋校勘记:“布”,《左传》、文富堂本、映雪堂原刻本均作“布”,《诗集传》作“敷”。政优优,百禄是遒。’《诗·商颂·长发》篇。优优,宽和也。遒,聚也。子实不优,而弃百禄,诸侯何害焉?晋质母、东亩二令,实不宽和,而先自弃其福禄,又何能为诸侯之害乎? ○晋人所命,本欲害齐,而国佐却以为何害。妙绝。 ○已上言晋实有阙,不得为盟主,以足上二段之意。不然,若终不见许。寡君之命使去声。臣,则有辞矣。寡君之命我使臣,已有辞说,意如下文所云。 ○上分责二段,又总责一段。此忽如饥鹰,撇然一转。曰:下皆齐侯命辞。‘子以君师辱于敝邑,不腆忝。敝赋,以犒从去声。者。腆,厚也。赋,兵也。言齐有不厚颓敝之兵,以犒晋师。 ○战而曰犒,婉辞。畏君之震,师徒挠败。畏君师之震动,以故齐兵挠曲而致败衂。吾子惠徼骄。齐国之福,言我以吾子之惠,而得徼齐国之福。不泯其社稷,使继旧好。去声。唯是先君之敝器、土地不敢爱。敝器,谓甗磬也。子又不许,应上“晋人不可请收合余烬,荩。佩。城借一。烬,火余木也。以喻齐战败之余意,言欲以已败之兵,背齐城而更借一战。敝邑之幸,亦云从也;况其不幸,敢不唯命是听?’”言齐幸而得胜,当唯晋是从,况其不幸而又战败,敢不唯晋命之是听乎?曰“从”曰“听”,即听从质母、东亩之命。 ○已上言齐既以赂求不免,势必决战,胜与不胜,虽未可知,总在既战后再听从晋命也。极痛快语,而却出以婉顺。

先驳晋人质母、东亩二语,屡称王命以折之,如山压卵,已令气沮;后总结之,又再翻起。将寡君之命,从使臣口中婉转发挥,既不欲唐突,复不肯乞哀。即无鲁、卫之请,晋能悍然不应乎?

《齊國佐不辱命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齊國佐不辱命    成公二年  左傳

晉師從齊師。齊師敗走、晉師追之。入自丘輿、擊馬陘。刑、 ○丘輿、馬陘、皆齊邑。齊侯使賓媚人賓姓、媚人族、卽國佐也。賂以紀甗、演、玉磬與地。甗、玉甑也。玉甑、玉磬、皆滅紀所得者。地、魯衛之侵地。不可、則聽客之所爲。言晉人不許、則聽其所爲。欲戰則更戰也。客、指晉人。 ○此句并頃公語意夾入、妙。伏下寡君之命使臣則有辭一段。賓媚人致賂、晉人不可、晉人果不許。曰、必以蕭同叔子爲質。至、而使齊之封內、盡津上聲、東其畝。蕭、國名。同叔、蕭君字、其女嫁于齊、卽頃公之母。晉人欲質其母、而不便直言、故稱蕭同叔子。言必以蕭同叔子爲質于晉、而使齊國境內田畝皆從東西而行、則我師舍去矣。 ○重上句、下句帶說、故用而字轉下。蓋前此晉卻克與臧孫許同時而聘于齊、頃公之母、踊于棓而窺客、則客或跛、或眇。于是使跛者迓跛者、使眇者迓眇者。夫婦人窺客、已是失禮、矧侮客以取快乎。出爾反爾、無足怪也。對曰、蕭同叔子非他、寡君之母也。只非他二字、多少鄭重。妙。若以匹敵、則亦晉君之母也。若以齊晉比並言之、則齊之母、猶晉之母。其爲國君之母、則一也。 ○陪一句、更凜然。吾子布大命於諸侯、而曰必質其母以爲信、其若王命何。其若先王孝治天下之命何。 ○上不便。且是以不孝令也。且欲令人皆蹈不孝之行。 ○下不便。詩曰、孝子不匱、永錫爾類。詩、大雅、旣罪篇、言孝子愛親之心、無有窮匱、又以孝道長賜汝之族類。若以不孝令於諸侯、其無乃非德類也乎。晉旣以不孝號令諸侯、是非以孝德賜及同類矣。 ○已上破爲質句。先王疆理天下、物土之宜、而布其利。疆者、爲之大界也。理者、定其溝塗也。物、相也。相土之宜、而分布其利。故詩曰、我疆我理、南東其畝。詩、小雅、南山篇、或東西其畝、或南北其畝。皆相土宜、而布其利也。言東南則西北在其中。今吾子疆理諸侯、而曰盡東其畝而已。唯吾子戎車是利、無顧土宜、其無乃非先王之命也乎。井田之制、溝洫縱橫、兵車難過。今欲盡東其畝、則晉之伐齊、循壟東行、其勢甚易、是唯晉兵車是利、而不顧地勢東西南北所宜、非先王疆理土宜之命矣。 ○已上破東畝句。 ○兩其無乃非句應。反先王則不義、何以爲盟主。其晉實有闕。上分兩層辨駁。此總括數語。下復暢言之。四王之王去聲、也、樹德而濟同欲焉。四王、禹、湯、文、武也。皆樹立德教、而濟人心之所同欲。 ○樹德、照上德類。濟同欲、照上土宜布利。五伯如字、之霸也、勤而撫之、以役王命。伯、長也。夏昆吾、商大彭、豕韋、周齊桓、晉文、皆勤勞而懷撫諸侯。以服事樹德濟同欲之王命。今吾子求合諸侯。以逞無疆之欲。指質母、東畝而言。詩曰、敷政優優、百祿是遒。詩、商頌、長發篇。優優、寬和也。遒、聚也。子實不優、而棄百祿、諸侯何害焉。晉質母、東畝二令、實不寬和、而先自棄其福祿、又何能爲諸侯之害乎。 ○晉人所命、本欲害齊、而國佐卻以爲何害。妙絕。 ○已上言晉實有闕、不得爲盟主、以足上二段之意。不然、若終不見許。寡君之命使去聲、臣、則有辭矣。寡君之命我使臣、已有辭說、意如下文所云。 ○上分責二段、又總責一段。此忽如饑鷹、撇然一轉。曰、下皆齊侯命辭。子以君師辱于敝邑、不腆忝、敝賦、以犒從去聲、者。腆、厚也。賦、兵也。言齊有不厚頹敝之兵、以犒晉師。 ○戰而曰犒、婉辭。畏君之震、師徒撓敗。畏君師之震動、以故齊兵撓曲而致敗衂。吾子惠徼驕、齊國之福、言我以吾子之惠、而得徼齊國之福。不泯其社稷、使繼舊好。去聲、唯是先君之敝器土地不敢愛。敝器、謂甗磬也。子又不許。應上晉人不可。請收合餘燼、藎、佩、城借一。燼、火餘木也。以喻齊戰敗之餘意、言欲以已敗之兵、背齊城而更借一戰。敝邑之幸、亦云從也。況其不幸、敢不唯命是聽。言齊幸而得勝、亦當唯晉是從。況其不幸、而又戰敗、敢不唯晉命之是聽乎。曰從曰聽、卽聽從質母、東畝之命。 ○已上言齊旣以賂求不免、勢必決戰、勝與不勝、雖未可知。總在旣戰後再聽從晉命也。極痛快語、而卻出以婉順。

先駁晉人質母、東畝二語、屢稱王命以折之、如山壓卵、已令氣沮。後總結之、又再翻起。將寡君之命、從使臣口中婉轉發揮。旣不欲唐突、復不肯乞哀。卽無魯衛之請、晉能悍然不應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