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齐国佐不辱命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齐国佐不辱命    《左传》成公二年

晋师从齐师。齐师败走,晋师追之。入自丘舆,击马陉。刑。 ○丘舆、马陉,皆齐邑。齐侯使宾媚人宾姓,媚人族,即国佐也。赂以纪甗,演。玉磬与地。甗,玉甑也。玉甑、玉磬,皆灭纪所得者。地,鲁、卫之侵地。“不可,则听客之所为。”言晋人不许,则听其所为,欲战则更战也。客,指晋人。 ○此句并顷公语意夹入,妙。伏下“寡君之命使臣则有辞”一段。

宾媚人致赂,晋人不可,晋人果不许。曰:“必以萧同叔子为质、至。而使齐之封内尽津上声。东其亩。”萧,国名。同叔,萧君字,其女嫁于齐,卽顷公之母。晋人欲质其母,而不便直言,故称萧同叔子。言必以萧同叔子为质于晋,而使齐国境内田亩皆从东西而行,则我师舍去矣。 ○重上句,下句带说,故用“而”字转下。盖前此晋卻克与臧孙许同时而聘于齐,顷公之母踊于棓而窥客,则客或跛、或眇,于是使跛者迓跛者,使眇者迓眇者。夫妇人窥客,已是失礼,矧侮客以取快乎?出尔反尔,无足怪也。对曰:“萧同叔子非他,寡君之母也。非他”二字,多少郑重。妙。若以匹敌,则亦晋君之母也。若以齐、晋比并言之,则齐之母,犹晋之母。其为国君之母,则一也。 ○陪一句,更凛然。吾子布大命于诸侯,而曰必质其母以为信,其若王命何?其若先王孝治天下之命何? ○上不便。且是以不孝令也。且欲令人皆蹈不孝之行。 ○下不便。《诗》曰:‘孝子不匮,永锡尔类。’《诗·大雅·旣罪》篇。言孝子爱亲之心,无有穷匮,又以孝道长赐汝之族类。若以不孝令于诸侯,其无乃非德类也乎?晋既以不孝号令诸侯,是非以孝德赐及同类矣。 ○已上破“为质句。先王疆理天下,物土之宜,而布其利。疆者,为之大界也。理者,定其沟涂也。物,相也。相土之宜,而分布其利。故《诗》曰:‘我疆我理,南东其亩。’《诗·小雅·南山》篇。或东西其亩,或南北其亩,皆相土宜,而布其利也。言东南则西北在其中。今吾子疆理诸侯,而曰‘尽东其亩’而已,唯吾子戎车是利,无顾土宜,其无乃非先王之命也乎?井田之制,沟洫纵横,兵车难过。今欲尽东其亩,则晋之伐齐,循垄东行,其势甚易,是唯晋兵车是利,而不顾地势东西南北所宜,非先王疆理土宜之命矣。 ○已上破“东亩”句。 ○两“其无乃非”句应。反先王则不义,何以为盟主?其晋实有阙。上分两层辨驳,此总括数语,下复畅言之。四王之王去声。也,树德而济同欲焉;四王,禹、汤、文、武也。皆树立德教,而济人心之所同欲。 ○树德,照上“德类。济同欲,照上土宜布利。五伯如字。之霸也,勤而抚之,以役王命。伯,长也。夏昆吾,商大彭、豕韦,周齐桓、晋文,皆勤劳而怀抚诸侯,以服事树德、济同欲之王命。今吾子求合诸侯,以逞无疆之欲,指质母、东亩而言。诗曰:‘布*安平秋校勘记:“布”,《左传》、文富堂本、映雪堂原刻本均作“布”,《诗集传》作“敷”。政优优,百禄是遒。’《诗·商颂·长发》篇。优优,宽和也。遒,聚也。子实不优,而弃百禄,诸侯何害焉?晋质母、东亩二令,实不宽和,而先自弃其福禄,又何能为诸侯之害乎? ○晋人所命,本欲害齐,而国佐却以为何害。妙绝。 ○已上言晋实有阙,不得为盟主,以足上二段之意。不然,若终不见许。寡君之命使去声。臣,则有辞矣。寡君之命我使臣,已有辞说,意如下文所云。 ○上分责二段,又总责一段。此忽如饥鹰,撇然一转。曰:下皆齐侯命辞。‘子以君师辱于敝邑,不腆忝。敝赋,以犒从去声。者。腆,厚也。赋,兵也。言齐有不厚颓敝之兵,以犒晋师。 ○战而曰犒,婉辞。畏君之震,师徒挠败。畏君师之震动,以故齐兵挠曲而致败衂。吾子惠徼骄。齐国之福,言我以吾子之惠,而得徼齐国之福。不泯其社稷,使继旧好。去声。唯是先君之敝器、土地不敢爱。敝器,谓甗磬也。子又不许,应上“晋人不可请收合余烬,荩。佩。城借一。烬,火余木也。以喻齐战败之余意,言欲以已败之兵,背齐城而更借一战。敝邑之幸,亦云从也;况其不幸,敢不唯命是听?’”言齐幸而得胜,当唯晋是从,况其不幸而又战败,敢不唯晋命之是听乎?曰“从”曰“听”,即听从质母、东亩之命。 ○已上言齐既以赂求不免,势必决战,胜与不胜,虽未可知,总在既战后再听从晋命也。极痛快语,而却出以婉顺。

先驳晋人质母、东亩二语,屡称王命以折之,如山压卵,已令气沮;后总结之,又再翻起。将寡君之命,从使臣口中婉转发挥,既不欲唐突,复不肯乞哀。即无鲁、卫之请,晋能悍然不应乎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