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高祖功臣侯年表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高祖功臣侯年表 《史记》

太史公曰:古者人臣功有五品,以德立宗庙、定社稷曰勋,以言曰劳,用力曰功,明其等曰伐,同阀。积日曰阅。明其等,谓明其功之差等。伐,积功也。积日,计其任事之久。阅,经历也。 ○先立一案。封爵之誓曰:“使河如带,泰山若厉,同砺。国以永宁,爰及苗裔。”异。 ○带,衣带也。厉,砥石也。苗裔,远嗣也。言使河山至若带、厉,国犹未绝,盖欲使功臣传祚无穷也。始未尝不欲固其根本,而枝叶稍陵夷衰微也。所谓“靡不有初,鲜克有终”也,自古已然。先为一叹。 ○“始未尝不欲固其根本”,承上封爵之誓意;“枝叶稍陵夷衰微”,起下子孙骄溢亡国意。

余读高祖侯功臣,察其首封,所以失之者,察其始封与所以失侯者。 ○申“固其根本”“陵夷衰微”二句。曰:异哉所闻!异哉所闻,正反上一段。言根本不固,不待枝叶已陵夷衰微也。又为一叹。《书》曰“协和万国”,迁于夏、商,或数千岁。万国,乃尧以前所封者。盖周封八百,幽、厉之后,见于《春秋》。《尚书》有唐、虞之侯伯,历三代千有馀载,自全以蕃藩。卫天子,岂非笃于仁义、奉上法哉?笃仁义、奉上法,是自全要著。 ○又引一案。自古皆然,而汉独不然,顶“异哉所闻”也。三叹。汉兴,功臣受封者百有馀人。天下初定,故大城名都散亡,户口可得而数者十二、三,才有十分之二、三。是以大侯不过万家,小者五六百户。昔日之衰。后数世,民咸归乡里,户益息,息,蕃庶也。萧、何。曹、参。绛、勃。婴。之属或至四万,小侯自倍,富厚如之。今日之盛。子孙骄溢,忘其先,淫嬖。作辟。至太初,太初,武帝年号。百年之间,见现。侯五,见在为侯者,仅五人。余皆坐法陨命亡国,耗毛。矣。耗,尽也。 ○因盛而衰。同网。亦少密焉,罔,禁网也。 ○冷句带讽。然皆身无兢兢于当世之禁云。仍归到不能自全上。 ○两句,与上“笃于仁义、奉上法”句相对。上笃仁义则无罔少密之苛,下笃仁义而奉上法,则能兢兢当世之禁,而不坐法亡国。两句两转,作两层叠。四叹。

居今之世,汉。志古之道,夏、商、周。所以自镜也,未必尽同。镜,鉴也。居今志古,所以自鉴得失,而时势变迁,亦不必今人尽同乎古。 ○一总,便推开,为本朝诛灭功臣回护一番。帝王者,各殊礼而异务,要以成功为统纪,岂可绲魂。乎?绲,缝而合之也。言从来帝王原各不同,要以成一代之功为纲纪,岂可合而强同之乎? ○此正是居今志古,以汉与前代相提而论也。观所以得尊宠及所以废辱,应“察其首封,所以失之”二句。亦当世得失之林也,何必旧闻?应“异哉所闻”句。 ○此则单指汉诸侯也。五叹。于是谨其终始,表见其文,颇有所不尽本末,著其明,疑者阙之。后有君子,欲推而列之,得以览焉。结出所以作表之意。表者,表明其事也。

通篇全以慨叹作致,而层层回互,步步照顾,节节顿挫。如龙之一体,鳞鬣爪甲而已,而其中多少屈伸变化,即龙亦有不能自知者。此所以为神物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