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送孟东野序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送孟东野序 韩愈

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。起句,是一篇大旨。草木之无声,风挠之鸣。草木,一。水之无声,风荡之鸣。水,二。其跃也或激之,其趋也或梗之,梗,塞也。其沸也或炙之。水独加三句。错综入妙。金石之无声,或击之鸣。金石,三。人之于言也亦然,说到人。有不得已者而后言,其謌同歌。也有思,其哭也有怀。凡出乎口而为声者,其皆有弗平者乎!一锁,应起句,笔宕甚。 ○人言,四。

乐也者,郁于中而泄于外者也,突然说乐。择其善鸣者而假之鸣。生出“善”字与“假”字,为下面议论张本。金、石、丝、竹、匏、土、革、木金,钟。石,磬。丝,琴、瑟。竹,箫、管。匏,笙。土,埙。革,鼓。木,祝敔也。八者,物之善鸣者也。乐,五。维天之于时也亦然,突然说天时。择其善鸣者而假之鸣。是故以鸟鸣春,以雷鸣夏,以虫鸣秋,以风鸣冬。四时之相推敚,同夺。其必有不得其平者乎!天时,六。 ○乐与天时两段,俱是陪客。

其于人也亦然。收转人上下畅发之。人声之精者为言,文辞之于言,又其精也,尤择其善鸣者而假之鸣。上文已再言择其善鸣者而假之鸣矣。则此又言人声之精者为言,而文辞又其精者,故尤择其善鸣者而假之鸣。“又”字、“尤”字,正是关键血脉、首尾相应处。其在唐、虞,咎皋。陶、禹,其善鸣者也,而假以鸣。咎陶、禹,一。夔弗能以文辞鸣,又自假于《韶》以鸣。后夔作《韶》乐,以鸣唐、虞之治。 ○夔,二。夏之时,五子以其歌鸣。太康盘游无度,厥弟五人咸怨,述大禹之戒以作歌。 ○五子,三。伊尹鸣殷,伊尹,四。周公鸣周。周公,五。凡载于《诗》《书》六艺,皆鸣之善者也。略结。周之衰,孔子之徒鸣之,其声大而远。传曰:“天将以夫子为木铎。”其弗信矣乎?孔子之徒,六。其末也,庄周以其荒唐之辞鸣。庄周,楚人,著书名《庄子》。荒,大。唐,空也。 ○庄周,七。楚,大国也,其亡也,以屈原鸣。屈原,楚之同姓,忧愁幽思而作《离骚》。 ○屈原,八。臧孙辰、即鲁大夫臧文仲。孟轲、荀卿,以道鸣者也。臧孙辰、孟轲、荀卿,九。杨朱、墨翟、管夷吾、晏婴、老聃、姓李,名耳,字伯阳。著书名《老子》。申不害、以黄老刑名之学相韩昭侯。著书二篇,名《申子》。韩非、韩诸公子,与李斯俱师荀卿。善刑名法律之学,著书五十六篇,名《韩非子》。慎。到、韩大夫,申、韩称之。有书四十六篇。田骈、齐人,好谈论,时称“谈天口”。邹衍、临淄人,著书十万余言,名重列国,燕昭师事之。尸佼,搅。 ○鲁人,卫商鞅师之。著书二十篇,号《尸子》。孙武、齐人,着《兵法》十三篇。张仪、苏秦之属,皆以其术鸣。杨朱十四人,十。 ○此十人,或邪说,或功利,或清净寂灭,或刑名惨刻,或尚杀伐之计,或专从横之谋,皆非吾道。故公称一“术”字,大有分晓。秦之兴,李斯鸣之。李斯秦相,专言威令。 ○李斯,十一。汉之时,司马迁、即太史公,作《史记》。相如、姓司马,蜀人。有赋、檄、封禅等文。扬雄,字子云,有诸赋与《太玄》《法言》等书。最其善鸣者也。二司马、扬雄,十二。其下魏、晋氏,鸣者不及于古,然亦未尝绝也。就其善者,其声清以浮,其节数同速。以急,其辞淫以哀,其志弛以肆,其为言也,乱杂而无章。即其所谓善鸣者,亦且如此,所以为不及于古。将天丑其德莫之顾邪?何为乎不鸣其善鸣者也?魏、晋,十三。 ○将入题,又顿此一段,先写出感慨之致。

唐之有天下,以下始说唐人。陈子昂、字伯玉,号海内文宗。 ○一。苏源明,京兆武功人,工文辞。有名。 ○二。元结、字次山,所著有《元子》十篇。 ○三。李白、四。杜甫、五。李观,字元宾,公之友。 ○六。皆以其所能鸣。此六子,皆当时先达之人。其存而在下者,孟郊东野始以其诗鸣。七。 ○从许多物、许多人,奇奇怪怪,繁繁杂杂说来,无非要显出孟郊以诗鸣。文之变幻至此。其高出魏、晋,不懈而及于古,若无懈笔,可追唐、虞三代文辞。其他浸淫乎汉氏矣。其他美处,纯乎其为汉氏。 ○三句,总收前文。从吾游者,李翱、张籍其尤也。李翱有集,张籍善乐府。 ○李翱八。张籍九。又添二人于后,妙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绝”,原脱,今据文富堂本、怀泾堂本、鸿文堂本补。三子者之鸣信善矣。结出“善鸣”二字。抑不知天将和其声而使鸣国家之盛邪?抑将穷饿其身、思愁其心肠而使自鸣其不幸邪?两句叹咏有味。括尽前面圣贤君子之鸣。三子者之命,则悬乎天矣。其在上也,鸣国家之盛。奚以喜?其在下也,自鸣其不幸。奚以悲?二语甚占地步。东野之役于江南也,时东野为溧阳尉。 ○单结东野。有若不释然者,结出不平。故吾道其命于天者以解之。应前四“天”字收。

此文得之悲歌慷慨者为多。谓凡形之声者,接不得已。于不得已中,又有善不善。所谓善者,又有幸不幸之分。只是从一“鸣”中,发出许多议论。句法变换,凡二十九样。如龙之变化,屈伸于天,更不能逐鳞逐爪观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