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货殖列传序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货殖列传序 《史记》

《老子》曰:“至治之极,邻国相望,鸡狗之声相闻,民各甘其食,美其服,安其俗,乐其业,至老死不相往来。”至治之世,不知有货殖。必用此为务,挽同晚。近世涂民耳目,则几无行矣。言必用《老子》所说以为务,而挽近之世,止知涂饰民之耳目,必不可行矣。 ○史公将伸己说,而先引《老子》之言破之。

太史公曰:夫神农以前,吾不知已。顶“至治之极”。至若《诗》《书》所述虞、夏以来,耳目欲极声色之好,口欲穷刍豢宦。之味,身安逸乐,而心夸矜势能之荣,谓势所能至之荣也。 ○此欲富之根。使俗之渐尖。民久矣,虽户说以眇论,微妙之论。终不能化。民多嗜欲,则不能至治矣。故善者因之,其次利道之,其次教诲之,其次整齐之,最下者与之争。善者因之,是神农以前人。利道,是太公一流。教诲、整齐,是管仲一流。最下与争,则武帝之盐铁平准矣。史公其多感慨乎!

夫山西饶材、竹、榖、纑、卢。旄、玉石,榖,楮也,皮可为纸。纑,紵属,可以为布。旄,牛尾也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榖”,原误作“穀”,今据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改。注文中“榖”字同。山东多鱼、盐、漆、丝、声色,江南出楠、南。梓、姜、桂、金、锡、连、丹沙、犀、瑇代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代”字,原脱,今据文富堂本、怀泾堂本补。瑁,妹。珠玑、齿、革,连,铅之未炼者。玑,珠之不圆者。龙门、碣杰。石北多马、牛、羊、旃、裘、筋、角,龙门,山名,在冯翊夏阳县。碣石,近海山名,在冀北。铜、铁则千里往往山出棋置,棋置,如围棋之置,言处处皆有也。 ○忽变一倒句,妙。此其大较也。方论货殖之理,忽杂叙四方土产,笔势奇矫。皆中国人民所喜好,谣俗被服饮食、奉生送死之具也。长句。故待农而食之,虞而出之,工而成之,商而通之。农、虞、工、商,是货殖之人,前后脉络。此宁有政教发征期会哉?宕句有致。人各任其能,竭其力,以得所欲。故物贱之征贵,贵之征贱,物贱极必贵,而贵极必贱,故贱者贵之征,贵者贱之征。 ○货殖尽此二语,是一篇主意。各劝其业,乐其事,若水之趋下,日夜无休时,不召而自来,不求而民出之。岂非道之所符而自然之验邪?正见俗之渐民,而货殖之不可已也。

《周书》曰:“农不出则乏其食,工不出则乏其事,商不出则三宝绝,三宝,谓珠、玉、金。虞不出则财匮少。”财匮少而山泽不辟同闢。矣。农、工、虞、商,复点。此四者,民所衣食之原也。原大则饶,原小则鲜。上则富国,下则富家。富国、富家,是通篇眼目。贫富之道,莫之夺予,而巧者有余,拙者不足。此段就上文一反,言货殖亦非易事,存乎其人,以引起太公、管仲等。故太公望封于营丘,齐地。地潟昔。卤,鲁。 ○潟卤,咸地也。人民寡,于是太公劝其女功,极技巧,通鱼盐,则人物归之,𫄶同襁。至而辐凑。故齐冠带衣履天下,海岱之间敛袂而往朝焉。其后齐中衰,管子修之,引太公、管仲,以为货殖之祖。设轻重九府,九府,盖钱之府藏。论铸钱之轻重,故云轻重九府。则桓公以霸,九合诸侯,一匡天下;而管氏亦有三归,位在陪臣,富于列国之君。是以齐富强至于威、宣也。太公、管仲是富国。

故曰:“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。”礼生于有而废于无。故君子富,好行其德;小人富,以适其力。渊深而鱼生之,山深而兽往之,人富而仁义附焉。富者得势益彰,失势则客无所之,以同已。而不乐。言失其富厚之势,则客无所附而不乐。*安平秋校勘记: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于“以而不乐”下有“夷狄益甚”四字。谚曰:“千金之子,不死于市。”此非空言也。艳富羞贫,虽有激之语,然亦确论。故曰:“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叶釐。天下壤壤,皆为利往。”四句用韵,盖古歌谣也。熙熙,和乐也。壤壤,和缓貌。夫千乘之主、万家之侯、百室之君尚犹患贫,而况匹夫编户之民乎!暗刺时事,语多感慨。

天下之利,本是有余,何至于贫?贫始于患之一念,而弊极于争之一途,故起处全寄想夫至治之风也。史公岂真艳货殖者哉?“千乘”数句,盖见天子之𣙜货、列侯之酎金而为之一叹乎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