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讳辩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讳辩 韩愈

愈与李贺书,劝贺举进士。贺举进士有名,与贺争名者毁之,曰:“贺父名晋肃,贺不举进士为是,劝之举者为非。”欲夺贺名,故毁之如此。听者不察也,和去声。而倡之,同然一辞。一时俗人为其所惑。皇甫湜寔。曰:“若不明白,子与贺且得罪。”言公若不辨明,必见咎于贺也。 ○此段叙公作辨之由。愈曰:“然。”先用一“然”字接住。下方起。

律曰:“二名不偏讳。”释之者曰:“谓若言‘征’不称‘在’,言‘在’不称‘征’是也。”孔子母名“征在”,言“在”不称“征”,言“征”不称“在”。律曰:“不讳嫌名。”释之者曰:“谓若‘禹’与‘雨’、‘邱’与‘蓲’丘。之类是也。”谓其声音相近。今贺父名晋肃,贺举进士,上引律文,此入叙事。为犯二名律乎?为犯嫌名律乎?贺父名进肃,律尚不偏讳。今贺父名晋肃,律岂讳嫌者乎? ○此二句设疑问之,不直说破不犯讳。妙。*安平秋校勘记:注中“进”,原误作“晋”,今据文富堂本、怀泾堂本改。父名晋肃,子不得举进士。若父名仁,子不得为人乎?嫌名独生一脚作波澜。奇极。

夫讳始于何时?作法制以教天下者,非周公、孔子欤?周公作诗不讳,谓文王名昌,武王名发。若曰“克昌厥后”,又曰“骏发尔私”。孔子不偏讳二名,若曰“宋不足征”,又曰“某在斯”。《春秋》不讥不讳嫌名。若卫桓公名完。康王钊昭。之孙,实为昭王。康王名钊。曾参之父名晳,曾子不讳“昔”。若曰“昔者吾友”。 ○此言周公、孔子皆作讳礼之人,亦有所不讳者。然周公只是一句,孔子却是四句。盖《春秋》为孔子之书,曾子为孔子之徒也。“康王钊”句,又只在《春秋》句中,所谓文章虚实繁省之法也。周之时有骐期,汉之时有杜度,此其子宜如何讳?将讳其嫌,遂讳其姓乎?将不讳其嫌者乎?此又设疑问之,不说破。妙。汉讳武帝名“彻”为“通”,谓彻侯为通侯、蒯彻为蒯通之类。不闻又讳车辙之“辙”为某字也。讳吕后名“雉”为“野鸡”,吕后,汉高帝后。不闻又讳治天下之“治”为某字也。今上章及诏,不闻讳“浒”虎。“势”“秉”“机”也。浒、势、秉、机,为近太祖、太宗、世祖、玄宗庙讳也。盖太祖名虎,太宗名世民,世祖名昞,玄宗名隆基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机”,《韩昌黎文集校注》作“饥”。句下注中“机”字同。惟宦官宫妾,乃不敢言“谕”及“机”,以为触犯。以“谕”为近代宗庙讳,以“”为近玄宗庙讳,代宗讳豫,玄宗讳见上。 ○此段全是不讳嫌名事,乃用宦官宫妾讳嫌名承上,极有势。士君子立言行事,宜何所法守也?将要收归周、孔、曾参事,且问起“何所法守”句,已含周、孔、曾参意。今考之于经,指上文《诗》与《春秋》。质之于律,指上文二律。稽之以国家之典,指上文“汉讳武帝”三段。贺举进士为可邪?为不可邪?到底是一疑案,不直说破。

凡事父母,得如曾参,可以无讥矣。作人得如周公、孔子,亦可以止矣。一转,忽作余文。以文为戏,以文为乐。今世之士,指倡和人。不务行曾参、周公、孔子之行,而讳亲之名则务胜于曾参、周公、孔子,亦见其惑也。二转。夫周公、孔子、曾参,卒不可胜。胜周公、孔子、曾参,乃比于宦官宫妾。三转。则是宦官宫妾之孝于其亲,贤于周公、孔子、曾参者邪?四转。 ○一齐收卷上文。不用辨折,愈转愈紧,愈不穷。

前分律、经、典三段,后尾抱前,婉鬯显快。反反复复,如大海回风,一波未平,一波复起。尽是设疑两可之辞,待智者自择,此别是一种文法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