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触詟说赵太后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触詟说赵太后 《国策》

赵太后惠文后,卽威后。新用事,秦急攻之。赵氏求救于齐。齐曰:“必以长安君太后少子、孝成王弟,封之长安。为质,至。兵乃出。”许多事情,三四语叙完,此妙于用简。以下只一事,连篇说不尽,又妙于用繁。太后不肯,大臣强谏。太后明谓左右:“有复言令长安君为质者,老妇必唾其面。”明谓”字妙。

左师官名。触詟詹入声。 ○詟,《史记》作“龙”。愿见。太后盛气而揖之。恐其言及长安君,作色以拒之。入而徐趋,蹒跚之状,已自动人。至而自谢,曰:“老臣病足,曾不能疾走,先谢足病。不得见久矣。次谢久不来见太后。窃自恕,虽久不得见,窃以病足,故自恕其罪。而恐太后玉体之有所郄隙。也,故愿望见。”郄,病苦也。 ○闲闲将老态说起。太后曰:“老妇恃辇连上声。而行。”亦言病足。曰:“日食饮得无衰乎?”只说老态。曰:“恃鬻同粥。耳。”曰:“老臣今者殊不欲食,先说不欲食。乃自强步,日三四里,绕室中行,可三四里也。 ○次说调身。少益嗜食,和于身。”次说能食。 ○自入见至此,叙了许多寒温,绝不提起长安君,妙。曰:“老妇不能。”不能强步。太后之色少解。老妇已入老臣彀中。

左师公曰:“老臣贱息舒祺,息,其子。舒祺,名也。最少,不肖。而臣衰,窃爱怜之。又少,又不肖,又自衰,不得不爱而怜之。 ○先写出一长安君影子。愿令补黑衣之数,以卫王宫,没死以闻。”黑衣,戎服。没,犹昧也。太后曰:“敬诺。年几何矣?”对曰:“十五岁矣。虽少,愿及未填沟壑而托之。”谦言死曰填沟壑。托,谓托太后也。 ○再嘱一语,引出太后心事。太后曰:“丈夫亦爱怜其少子乎?”无数纡折,只要餂得此一句。对曰:“甚于妇人。”又逼一句。太后曰:“妇人异甚。”心事毕露。对曰:“老臣窃以为媪袄。之爱燕后贤于长安君。”媪,女老称。燕后,太后女,嫁于燕。贤,胜也。 ○直说出长安君矣。却又说太后爱之不如燕后,若不为长安君者,妙想。曰:“君过矣,不若长安君之甚。”至此便可畅言。左师公曰:“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。此句是进说主意。媪之送燕后也,持其踵为之泣,念悲其远也,亦哀之矣。顿挫。已行,非弗思也,顿挫。祭祀必祝之,祝曰:‘必勿使反。’或被废,或国灭,方反本国。岂非计久长,有子孙相继为王也哉?”舍却长安君,单就燕后提醒太后。太后曰:“然。”

左师公曰:“今三世以前,至于赵之为赵,只就赵论。赵王之子孙侯者,其继有在者乎?”继,相继为侯也。曰:“无有。”曰:“微独赵,诸侯有在者乎?”他国子孙三世相继为侯。 ○两问,仍用傍击法。曰:“老妇不闻也。”亦无有。 ○此下左师对。“此其近者祸及身,远者及其子孙。岂人主之子孙则必不善哉?位尊而无功,奉俸。厚而无劳,而挟重器多也。重器,金玉重宝。 ○所以无有相继为侯者。 ○前俱用缓,此则用急,一步紧一步。今媪尊长安之位,而封以膏腴之地,多予之重器,而不及今令有功于国。一旦山陵崩,太后没。长安君何以自托于赵?苦口之言,直捷痛快。老臣以媪为长安君计短也,”字与“深远”“久长”对。故以为其爱不若燕后。”仍找到爱长安君不如燕后,终若不为长安君者,妙想。太后曰:“诺。只一“诺”字,见左师之言未毕,而太后早已心许之。恣君之所使之。”亦不说出长安君为质,妙。于是为长安君约车百乘质于齐,齐兵乃出。

子义赵贤士。闻之曰:“人主之子也,骨肉之亲也,犹不能恃无功之尊,无劳之奉,以守金玉之重也,而况人臣乎!”通篇琐碎之笔,临了忽作曼声,读之无限感慨。

左师悟太后,句句闲语,步步闲情,又妙在从妇人情性体贴出来。便借燕后反衬长安君,危词警动,便尔易入。老臣一片苦心,诚则生巧,至今读之犹觉天花满目,又何怪当日太后之欣然听受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