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管仲論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管仲論 蘇洵

管仲相威公、威公、卽桓公。因避宋欽宗諱、故改桓爲威。霸諸侯、攘戎狄、終其身齊國富強、諸侯不敢叛。功案。管仲死、豎刁易牙開方用、威公薨於亂、五公子爭立、公子武孟、公子元、公子潘、公子商人、公子雍、公子昭。昭立、是爲孝公、故曰五公子。其禍蔓萬、延、訖簡公、齊無寧歲。禍案。夫功之成、非成於成之日、蓋必有所由起。禍之作、不作於作之日、亦必有所由兆。接上生下。故齊之治也、吾不曰管仲、而曰鮑叔。鮑叔薦管仲、桓公用之。 ○承功所由起、是客。及其亂也、吾不曰豎刁易牙開方、而曰管仲。承禍所由兆、是主。何則、豎刁易牙開方三子、彼固亂人國者、顧其用之者、威公也。責威公、是客。夫有舜而後知放四兇、有仲尼而後知去少正卯。彼威公何人也、句含蓄。顧其使威公得用三子者、管仲也。責管仲、是主。事見下文。仲之疾也、公問之相。當是時也、吾意以仲且舉天下之賢者以對。而其言乃不過曰、豎刁易牙開方三子非人情不可近而已。管仲病、桓公問曰、羣臣誰可相者。管仲曰、知臣莫如君。公曰、易牙如何。對曰、殺子以適君、非人情、不可。開方如何、對曰、倍親以適君、非人情、難近。豎刁如何、對曰、自宮以適君、非人情、難親。管仲死、而桓公不用其言。近用三子、三子專權。 ○入管仲罪處、全在此段、以下反覆暢發此意。嗚呼、仲以爲威公果能不用三子矣乎。仲與威公處幾年矣、亦知威公之爲人矣乎。威公聲不絕於耳、色不絕於目、而非三子者、則無以遂其欲。彼其初之所以不用者、徒以有仲焉耳。一日無仲、則三子者、可以彈冠而相慶矣。須看有無二字意。仲以爲將死之言、可以縶威公之手足耶。夫齊國不患有三子、而患無仲。有仲、則三子者、三匹夫耳。轉換警策。不然、天下豈少三子之徒哉。雖威公幸而聽仲、誅此三人。而其餘者、仲能悉數而去之耶。此轉更透。嗚呼、仲可謂不知本者矣。斷句有關鎖。因威公之問、舉天下之賢者以自代、則仲雖死、而齊國未爲無仲也。夫何患三子者、不言可也。此段設身置地、代仲爲謀、論有把握。五霸莫盛於威文。文公之才、不過威公、其臣狐偃、趙衰、先軫、陽處父。又皆不及仲、靈公文公子。之虐、不如孝公桓公子。之寬厚、文公死、諸侯不敢叛晉、晉襲文公之餘威、猶得爲諸侯之盟主百餘年。何者、其君雖不肖、而尚有老成人焉。晉以有賢而強。威公之薨也、一敗塗地、無惑也、彼獨恃一管仲、而仲則死矣。齊以無賢而敗。 ○此把晉文來照齊桓、方知管仲無所逃責。夫天下未嘗無賢者、蓋有有臣而無君者矣。未有有君而無臣者也。威公在焉、而曰天下不復有管仲者、吾不信也。見非天下無賢、正罪仲不能薦。仲之書、管子。有記其將死、論鮑叔、賓胥無之爲人、且各疏其短。管子寢疾、對桓公曰、鮑叔之爲人也、好直而不能以國強。賓胥無之爲人也、好善而不能以國詘。是其心以爲數子者、皆不足以託國。而又逆知其將死、則其書誕謾不足信也。據仲之書、竟以爲無賢、故不足信。吾觀史鰌、秋、 ○卽史魚。以不能進籧伯玉、而退彌子瑕、故有身後之諫。家語、史魚病、將卒。命其子曰、吾仕衛不能進蘧伯玉、退彌子瑕。是吾生不能正君、死無以成禮、我死、汝置尸牗下、于我畢矣。其子從之。靈公弔焉、怪而問之。其子以告。公愕然失容。于是命殯之客位。進蘧伯玉、而退彌子瑕。蕭何且死、舉曹參以自代。大臣之用心、固宜如此也。引二人、俱臨歿時進賢切證。夫國以一人興、以一人亡。賢者不悲其身之死、而憂其國之衰。故必復有賢者、而後可以死。彼管仲者、何以死哉。結語冷絕。

通篇總是責管仲不能臨歿薦賢。起伏照應、開闔抑揚。立論一層深一層、引證一段緊一段。似此卓識雄文、方能令古人心服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