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种树郭橐驼传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种树郭橐驼传 柳宗元

郭橐驼,不知始何名,病偻,楼。隆然伏行,有类橐驼者,故乡人号之“驼”。驼闻之曰:“甚善,名我固当。”因舍其名,亦自谓“橐驼”云。偻,伛疾也。隆然,高起貌。橐驼,即骆驼。 ○以上先将橐驼命名写作一笑。其乡曰丰乐乡,在长安西。何为书其乡?只为欲写其在长安,长安人争迎也。驼业种树,凡长安豪家富人为观游种树行乐。及卖果者,种树谋生。皆争迎取养。去声。 ○争相迎取驼于家而养之。视驼所种树,或迁徙,无不活。无不活,双承种与迁。且硕茂,蚤实以蕃。其树大而盛,其实蚤而多。 ○活外又添写此一句。他植者虽窥伺效慕,莫能如也。又反衬一句,伏后文。

有问之,对曰:“橐驼自谓橐驼。非能使木寿且孳也,折一笔。能顺木之天,以致其性焉尔。一篇之意,已尽于此。凡植木之性,承其“性”字。其本欲舒,其培欲平,其土欲故,其筑欲密。此四“欲”字本性欲也。既然已,勿动勿虑,去不复顾。其莳侍。也若子,其置也若弃,则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。莳,种也。 ○此段是畅讲“无不活”三字理。故吾不害其长而已,非有能硕茂之也;不抑耗其实而已,非有能蚤而蕃之也。耗,损也。 ○此段又反复“硕”“茂”“蚤”“蕃”四字理。 ○以上只浅浅就植木上说道理,从《孟子》养气工夫体贴出来。他植者则不然,一句提转,上言无心之得,下言有心之失。根拳而土易,拳,曲也。易,更也。其培之也,若不过焉则不及。苟有能反是者,则又爱之太殷,忧之太勤,旦视而暮抚,已去而复顾,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,摇其本以观其疏密,而木之性日以离矣。虽曰爱之,其实害之;虽曰忧之,其实仇之。故不我若也。吾又何能为哉!”此段明他植者“莫能如”一句理。 ○以上论种树毕。以下入正意,发出议论。

问者曰:“以子之道,移之官理可乎?”驼曰:“我知种树而已,官理非吾业也。然吾居乡,见长人者好烦其令,若甚怜焉,而卒以祸。总提一句,下就“他植者则不然”一段摹出。旦暮吏来而呼曰:‘官命促尔耕,勖尔植,督尔穫,镬。蚤缫骚。而绪,蚤织而缕,缫,绎茧为丝也。缕,布缕也。字而幼孩,遂而鸡豚。’字,养也。遂,长也。鸣鼓而聚之,击木而召之。吾小人辍飧饔以劳去声。吏者,且不得暇,又何以蕃吾生而安吾性邪?故病且怠。若是,则与吾业者其亦有类乎?”写出俗吏情弊、民闲疾苦,读之令人凄然。

问者嘻曰:*安平秋校勘记:“嘻曰”,《柳宗元集》作“曰嘻”。“不亦善夫!吾问养树,得养人术。”传其事以为官戒也。一篇精神命脉,直注末句结出。语极冷峭。

前写橐驼种树之法,琐琐述来,涉笔成趣。纯是上圣至理,不得看为山家种树方。末入“官理”一段,发出绝大议论,以规讽世道。守官者当深体此文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