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祭公谏征犬戎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祭公谏征犬戎  《国语·周语上》

穆王将征犬戎,西戎也。欲征其不享之罪。债。公谋父甫。 ○祭,畿内之国,谋父所封。时为王卿士。谏曰:“不可。先王耀德不观贯。兵。耀,明也。观,示也。 ○一句领起全篇。夫兵戢而时动,动则威,戢,聚也。时动,如三时务农,一时讲武之谓。威,可畏也。观则玩,玩则无震。玩,黩也。震,惧也。 ○四句,一正一反。以申明不可观兵之意。是故周文公之《颂》曰:文,周公之谥。《颂·时迈之诗,周公所作。‘载戢干戈,载櫜高。弓矢,载,用也。櫜,韬也。言武王既定天下,则收敛其干戈,韬藏其弓矢,示不复用也。 ○引证“不观兵我求懿德,肆于时夏,允王保之。’肆,陈也。时,是也。中国曰夏。允,信也。言武王常求懿美之德,以布陈于中国,信乎王之能保天命也。 ○引证“耀德”。先王之于民也,茂正其德,而厚其性,茂,勉也。正德者,父慈子孝,兄爱弟恭,夫义妇顺,所以正民之德也。如此而民之情性,未有不归于厚者。阜其财求阜,大也。大其财求,使之衣帛食肉,不饥不寒,所以厚民之生也。而利其器用,如工作什器、商通货财之类。所以利民之用也。 ○三句,兼教养在内。明利害之乡,如字。 ○得教养为利,失教养为害。乡,犹言所在也。明利害之所在,是耀德之实。以文修之,一句,包下“修意”五句,是不观兵之实。使务利而避害,怀德而畏威,故能保世以滋大。滋,益也。此言“耀德不观兵”之效。作一顿。下乃转入周世。

“昔我先王世后稷,*平秋校勘记:《国语》于“先”字下有“王”字。后稷,舜时农官。父子相继曰世。谓弃与不窋。以服事虞、夏。谓弃为舜后稷,不窋继之于夏启也。及夏之衰也,谓启子太康。弃稷弗务,弃,废也。废稷之官,不复务农。我先王不窋质。 ○弃之子。周祫文武,必先不窋,故通谓之王。用失其官,而自窜于戎、翟之间,尧封弃于邰,至不窋失官,去夏而迁于邠。邠西接戎,北近翟。不敢怠业,业,农业也。时序其德,纂同缵。修其绪,修其训典,序,布也。纂,继也。绪,事也。训,教也。典,法也。三“其”字,指弃而言。朝夕恪勤,守以惇笃,奉以忠信,三句,承上三句,极写其“不敢怠业”。奕世载德,不忝前人。奕世,累世也。载,承也。忝,辱也。自不窋以后至文王,皆继其德而弗坠。 ○已上言周家累世耀德。至于武王,昭前之光明而加之以慈和,事神保民,莫不欣喜。武王亦只是耀德。商王帝辛,大恶乌故切。于民,辛,纣名也。大恶,大为民所恶。庶民弗忍,欣戴武王,以致戎于商牧。商牧,商郊牧野。 ○著“庶民弗忍”四字,便见武王不得已而用兵。是先王非务武也,勤恤民隐而除其害也。恤,忧也。隐,痛也。非务武,即不观兵之谓。勤恤民隐,即耀德之谓。 ○已上言武王并不观兵,下乃述邦制,以转入征犬戎之非。

“夫先王之制:一句直贯到底。邦内甸服,邦内,天子畿内。甸,田也。服,事也。以皆田赋之事,故谓之甸服。王城之外,四面皆五百里也。邦外侯服,邦外,邦畿之外。侯服者,侯国之服。甸服外,四面又各五百里也。侯、卫宾服,侯,侯圻。卫,卫圻。中国之界也。谓之宾者,渐远王畿,而取宾见之义。侯服外,四面又各五百里也。蛮、夷要平声。服,去王畿已远。谓之要者,取要约之义,特羁縻之而已。宾服外,四面又各五百里也。*中华书局1959年繁体竖排版此句中“蛮夷要服”作“夷蛮要服”,请见本站《祭公諫征犬戎》繁體字版戎、翟荒服。戎、翟去王畿益远。以其荒野,故谓之荒服。要服外,四面又各五百里也。 ○一层详五服之地。甸服者祭,祭于祖考。侯服者祀,祀于高曾。宾服者享,享于二祧。要服者贡,贡于坛𫮃。荒服者王。王,入朝也。世一见,各以其所贵者为贽。○此言五服佐天子宗庙之供者不同。 ○二层,详五服之职。日祭,祭以日至。月祀,祭以月至。时享,享以时至。岁贡,贡以岁至。终王,王以终世至。谓朝嗣王,及即位而来见。 ○三层,言五服之地有远近,故其供职有疏密。先王之训也。锁一句,前后照应,妙。有不祭则修意,最近者知王意也。有不祀则修言,稍近者听王言也。有不享则修文,渐近者申以号令。有不贡则修名,已远者播以仁声。有不王则修德。极远者诞敷文德。 ○看五“修”字,便见“耀德”,不是一味表暴,有反躬自治意。序成而有不至则修刑。序,谓上五者次序。成,既修也。刑,法也。见下文。于是乎有刑不祭,士师。伐不祀,司马。征不享,诸侯承王命往征。让不贡,告不王。行使让者责其过,告者谕以理。 ○此修刑之序。于是乎有刑罚之辟,辟,怯也。有攻伐之兵,有征讨之备,有威让之令,有文告之辞。此修刑之具。 ○一意写作两层,却不嫌其重复,故妙。布令陈辞而又不至,则又增修于德,无勤民于远,单承要、荒二服。言远国非近者可比,唯有益自修德,不可加兵致劳吴民也。是以近无不听,甸、侯、宾无不至。远无不服。要、荒无不至。 ○已上结完先王无观兵于远国之事,下方说到穆王身上。

“今自大毕、伯仕之终也,犬戎氏以其职来王,大毕、伯仕,犬戎氏之二君。世终来王,荒服之职也。天子曰:‘予必以不享征之,且观之兵。’享,宾服之礼。则责犬戎,且示之以兵威。其无乃废先王之训而王几顿乎!顿,坏也。既废先王待荒服之训,恐终王之礼,亦自此坏矣。吾闻夫犬戎树惇,能帅同率。旧德而守终纯固,其有以御我矣!”树,立也。惇,厚也。帅,循也。纯,专也。固,一也。言犬戎立心惇厚,能率循其先人之德而守国,终于专一,有拒我之备矣。 ○废先王之训,则不可伐。有以御我,则不能伐。是极谏意。

王不听,遂征之,得四白狼,四白鹿以归。所获止此,果有以御我矣。自是荒服者不至。终王之礼,果自此坏。

“耀德不观兵”是一篇主脑,回环往复,不出此意。穆王车辙马迹遍天下,其中侈然有自大之心,不过观兵犬戎以示雄武耳,乃仅得狼鹿以归。不但不能耀德,并不成观兵矣。结出“荒服不至”一语,煞有深意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