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捕蛇者说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捕蛇者说 柳宗元

永州之野产异蛇,黑质而白章,黑体白文。触草木尽死。以啮人,无御之者。异蛇最毒。然得而腊昔。之以为饵,可以已大风、挛恋。踠、渊上声。瘘、漏。疠,赖。去死肌,杀三虫。腊,干肉也。饵,药饵也。已,止也。挛踠,曲脚不能伸也。瘘,颈肿。疠,恶创。死肌,如痈疽之腐烂者。三虫,三尸之虫也。 ○毒蛇偏为要药。其始,太医以王命聚之,岁赋其二,两次。募有能捕之者,当其租入,永之人争奔走焉。叙捕蛇事。

有蒋氏者,专其利三世矣。入题。问之,则曰:“吾祖死于是,吾父死于是,今吾嗣为之十二年,几死者数朔。矣。”言之,貌若甚戚者。摹“泰山妇”伏结处。

余悲之,且曰:“若毒之乎?余将告于莅事者,更若役,复若赋,则何如?”若,汝也。言改汝捕蛇之役,复汝输租之赋,以免其死。蒋氏大戚,汪然出涕曰:“君将哀而生之乎?则吾斯役之不幸,未若复吾赋不幸之甚也。犯死捕蛇,乃以为幸。更役复赋,反以为不幸。此岂人之情哉?必有甚不得已者耳。向吾不为斯役,则久已病矣。提一句,起下文。直贯至“捕蛇独存”句。自吾氏三世居是乡,积于今六十岁矣,而乡邻之生日蹙,殚其地之出,竭其庐之入,赋敛之苦。号呼而转徙,饥渴而顿踣,同仆。 ○迫于赋敛而徙。触风雨,犯寒暑,呼嘘毒疠,利。往往而死者相藉谢。也。疠,疫气。藉,枕藉也。 ○劳于迁徙而死。 ○写得惨毒。是一幅流民图。曩与吾祖居者,今其室十无一焉;与吾父居者,今其室十无二三焉;与吾居十二年者,今其室十无四五焉。应前“三世”。非死即徙尔,而吾以捕蛇独存。二句收上转下,有力。悍吏之来吾乡,叫嚣乎东西,隳灰。突乎南北,哗然而骇者,虽鸡狗不得宁焉。追呼之扰,所不忍言。吾恂恂而起,视其缶,而吾蛇尚存,则弛始。然而卧。蛇存放心。谨食嗣。之,时而献焉。小心养食,俟其时之所需,而献上焉。退而甘食其土之有,以尽吾齿。退而甘食其土地之所产,以尽其天年。 ○摹拟自得光景,真情真语,大有笔趣。盖一岁之犯死者二焉,其余则熙熙而乐,岂若吾乡邻之旦旦有是哉!言吾犯蛇毒而死者,一岁只有两次。非若吾乡邻遭悍吏之毒,无日不犯死也。今虽死乎此,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,又安敢毒邪?”今吾虽终死于斯役,比吾乡邻被重赋而死者,已在后矣,安敢怨其为毒而不为此? ○此段正明“斯役之不幸,未若复吾赋不幸之甚”二句。情态曲尽,而一段无聊之意,溢于言表。安平秋校勘记:(注中)“未若复吾赋不幸之甚”中“吾”字原脱,今据正文补。

余闻而愈悲。孔子曰:“苛政猛于虎也。”吾尝疑乎是,今以蒋氏观之,犹信。檀弓》:“孔子过泰山侧,有妇人哭于墓而哀。夫子式而听之,使子路问之曰:‘子之苦也,一似重有忧者。’而曰:‘然。昔者吾舅死于虎,吾夫又死焉,今吾子又死焉。’夫子曰:‘何为不去也。’曰:‘无苛政。’夫子曰:‘小子识之,苛政猛于虎也。’”安平秋校勘记:(注中)“子路”,原误作“子贡”,今据阮刻《十三经注疏·礼记·檀弓下》及怀泾堂本改。呜呼!孰知赋敛之毒,有甚是蛇者乎!一句结出。故为之说,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。

此小文耳,却有许大议论。必先得孔子“苛政猛于虎”一句,然后有一篇之意。前后起伏抑扬,含无限悲伤凄惋之态。若转以上闻,所谓言之者无罪,闻之者足以为戒,真有用之文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