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庄辛论幸臣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庄辛论幸臣 《国策》

臣闻鄙语曰:“见兔而顾犬,未为晚也;亡羊而补牢,未为迟也。”便引喻起。臣闻昔汤、武以百里昌,桀、纣以天下亡。今楚国虽小,绝长续短,犹以数千里,岂特百里哉?楚襄王宠信幸臣,而不受庄辛之言,及为秦所破,乃征庄辛与计事。庄辛起手极言未迟未晚是正文,以下一路层层递接而去,俱写迟晚也。

王独不见夫蜻精。陵。乎?虫名,一名桑根。六足四翼,飞翔乎天地之间,俛同俯。啄蚊虻萌。而食之,仰承甘露而饮之,自以为无患,与人无争也;不知夫五尺童子,方将调饴胶丝,饴,米蘗所煎,调之使胶于丝。加己乎四仞之上,八尺曰仞。而下为蝼蚁食也。迟矣,晚矣。

蜻蛉其小者也,黄雀小鸟。因是以。俯噣同啄。白粒,仰栖茂树,鼓翅奋翼,自以为无患,与人无争也;不知夫公子王孙,左挟弹,右摄丸,将加己乎十仞之上,以其类为招。以其类而招诱之。昼游乎茂树,夕调乎酸醎,倏忽之间,坠于公子之手。迟矣,晚矣。

夫雀其小者也,黄鹄鸿也,水鸟。因是以。游乎江海,淹乎大沼,俯噣鳝鲤,仰囓孽。同蔆。衡,作蘅。 ○衡,香草。奋其六翮,翮,劲羽。而淩清风,飘摇乎高翔,自以为无患,与人无争也;不知夫射者,方将修其碆波。卢,碆,石为弋镞。卢,黑弓。治其矰缴,酌。 ○矰,弋射矢。缴,生丝缕。将加己乎百仞之上,四仞、十仞、百仞,逐渐增加,逼起后段。亦见处地愈高,其势愈危之意。被㔋监。磻,同碆。 ○被,著也。㔋,利也。引微缴,折清风而抎同陨。矣。故昼游乎江河,夕调乎鼎鼐。奈。 ○迟矣,晚矣。

夫黄鹄其小者也,蔡灵侯之事因是以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灵”,《战国策》姚宏本作“圣”。南游乎高陂,披。 ○陂,阪也。北陵乎巫山,陵,登也。饮茹溪流,茹,饮马也。食湘波之鱼,湘水,出零陵,属长沙。左抱幼妾,右拥嬖女,与之驰骋乎高蔡之中,即上蔡。而不以国家为事;不知夫子发方受命乎灵王,*安平秋校勘记:“灵”,《战国策》姚宏本作“宣”。系己以朱丝而见之也。鲁昭十一年,楚子诱蔡侯般杀之于申,盖使子发召之。 ○迟矣,晚矣。

蔡灵侯之事其小者也,层注而下,至此已到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灵”,《战国策》姚宏本作“圣”。君王之事因是以。左州侯,右夏侯,辇连上声。从鄢陵君与寿陵君,四人皆楚幸臣。州侯、夏侯,常在左右。鄢陵、寿陵,辇出则从。反。封禄之粟,封禄,所封之禄。而载方府之金,方,四方。金,其所贡也。与之驰骋乎云梦之中,云梦,泽名。而不以天下国家为事,而不知夫穰侯秦相魏冉。方受命乎秦王,昭王。填黾萌。塞之内,填者,取其地而塞之。黾塞,江夏鄳县。而投己乎黾塞之外。至此则迟矣、晚矣,今则未为迟也,未为晚也。妙在说到此竟住,若加一语,便无余味。

只起结点缀正意,中间纯用引喻,自小至大,从物及人,宽宽说来,渐渐逼入,及一点破题面,令人毛骨俱竦。《国策》多以比喻动君,而此篇辞旨更危,格韵尤隽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