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子鱼论战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子鱼论战    《左传》僖公二十二年

楚人伐宋以救郑。以宋襄公伐郑故。宋公将战。大司马即子鱼。安平秋点校本以“固”为子鱼名,将夹注“即子鱼”移于“固”字后,本站不取此说。谏曰:“天之弃商久矣。宋,商之后。君将兴之,公将图霸兴复。弗可赦也已。”获罪于天,不可赦宥。 ○言不可与楚战。弗听。

及楚人战于泓。弘。 ○泓,水名。 ○总一句。宋人既成列,宋兵列阵已定。楚人未既济。楚人尚未尽渡泓水。 ○是绝好机会。司马曰:“彼众我寡,及其未既济也,请击之。”公曰:“不可。”何意?既济而未成列,机会犹未失。又以告。省句法。公曰:“未可。”又何意?既陈阵。而后击之,宋师败绩。大崩曰败绩。公伤股,门官歼尖,焉。门官,守门之官,师行则从。歼,尽杀也。 ○二句,写败绩不堪。

国人皆咎公。归咎襄公不用子鱼之言。公曰:“君子不重去声。伤,不禽同擒。二毛。重,再也。二毛,头黑白色者。言君子于敌人被伤者,不忍再伤;头黑白色者,不忍擒之。 ○二句引起。古之为军也,不以阻隘也。阻,迫也。隘,险也。言不迫人于险。 ○释上“不可”意。寡人虽亡国之余,不鼓不成列。”亡国之余,根“弃商”句来。鼓,鸣鼓进兵也。言不进兵以击未成阵者。 ○释上“未可”意。 ○寡固不可以敌众。宋公既不量力以致丧师,又为迂腐之说以自解,可发一笑。

子鱼曰:“君未知战。一句断尽。擎。敌之人,隘而不列,天赞我也。勍,强也。强敌厄于险隘,而不成阵,是天助我以取胜机会。阻而鼓之,不亦可乎?迫而鼓进之,何不可之有?犹有惧焉。犹恐未必能胜也。 ○加一句,更透。 ○辨“不以阻隘”、“不鼓不成列”。且今之勍者,皆吾敌也。虽及胡耇,苟。获则取之,何有于二毛?胡耇,元老之称。言与我争强者,皆吾之仇敌,虽及元老,犹将擒之,何有于二毛之人。 ○辨“不禽二毛”。明耻、教战,求杀敌也。伤未及死,如何勿重?明设刑戮之耻,以教战斗,原求其杀人至死。若伤而未死,何可不再伤以死之。 ○辨“不重伤”。若爱重伤,则如勿伤;爱其二毛,则如服焉。若不忍再伤人,则不如不伤之;不忍禽二毛,则不如早服从之。 ○再辨“不重伤,不禽二毛”,更加痛快。三军以利用也,凡行三军,以利而动。金鼓以声气也。兵以金退,以鼓进,以声佐士众之气。利而用之,阻隘可也;若以利而动,则虽迫敌于险,无不可也。声盛致志,鼓儳谗。可也。儳,参错不齐之貌。指未整阵而言。声士气之盛,以致其志,则鼓敌之儳,勇气百倍,无不可也。 ○再辨“不以阻隘”“不鼓不成列”,更加痛快。 ○篇中几个“可”字相呼应,妙。

宋襄欲以假仁假义笼络诸侯以继霸,而不知适成其愚。篇中只重阻险鼓进意,重伤二毛带说。子鱼之论,从不阻不鼓,说到不重不禽;复从不重不禽,说到不阻不鼓。层层辨驳,句句斩截,殊为痛快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