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子產卻楚逆女以兵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子產卻楚逆女以兵  昭公元年  左傳

楚公子圍楚令尹。聘于鄭、且娶于公孫段氏。段、鄭大夫、子石也。圍娶其女。 ○圍將會諸侯之大夫于虢、以虢係鄭地、故行此聘娶二事。伍舉椒舉也。爲介。副使曰介。 ○補敍椒舉者、伏後垂櫜之請也。將入館、將入鄭而館。鄭人惡之。以其徒衆之多、恐懷詐以襲己也。使行人子羽與之言、子羽之言不載。乃館于外。楚乃舍于城外。圍不置對者、恃有逆女一著、可以逞也。 ○以上是聘時事、以下是娶時事、敍二事一略一詳。蓋以上一段、引起下一段也。旣聘、將以衆逆。去聲、 ○楚欲以兵衆入鄭逆婦。子產患之。親迎何待以衆、其懷詐可知。使子羽辭曰、以敝邑褊小、不足以容從去聲、者、請墠然去聲、聽命。請于城外、除地爲墠、以行昏禮。 ○按昏禮、主人筵几于廟、壻執鴈而入、以墠爲請、非禮也。令尹使太宰伯州犂對曰、君辱貺寡大夫圍、謂圍將使豐氏撫有而室。貺、賜也。豐氏、子石女也。公孫段食邑于豐、故稱豐氏。而、汝也。將使豐氏八字、是鄭君謂圍之詞。 ○說鄭命圍鄭重。圍布几筵、告於莊共恭、之廟而來。莊王、圍之祖。共王、圍之父。 ○說圍受命鄭重。若野賜之、若于城外爲墠、使我在野以受賜。是委君貺於草莽也。輕鄭君之賜、而棄之草莽。 ○一是字。是寡大夫不得列於諸卿也。逆女不得成禮、何顏復置身諸卿之列。 ○二是字。 ○兩句、應首段喚起下段。不寧唯是、疾撇上二是字。又使圍蒙其先君、將不得爲寡君老、其蔑以復矣。蒙、欺也。大臣曰老。言告先君而來、不得成禮于女氏之廟、是使我欺其先君、而辱寡君之命、不得爲楚大臣。其無以歸國矣。 ○三句應二段。唯大夫圖之。子羽曰、小國無罪、恃實其罪。小國有何罪、恃大國而不設備、實其罪也。 ○二句是立言主腦。將恃大國之安靖己、而無乃包藏禍心以圖之。鄭之婚楚、本欲恃楚以安靖其國家、今楚以兵入逆、汝無乃包藏禍心以圖襲鄭。而、汝也。 ○一句喝破楚之本謀、妙。小國失恃、而懲諸侯、使莫不憾者。鄭爲楚圖而失所恃、致使諸侯信楚者、皆以鄭爲戒、使無不恨楚之行詐者。 ○不說鄭憾楚、說諸侯莫不憾楚、妙。距違君命、而有所壅塞不行是懼。距、亦違也。自此諸侯舉不信楚、而楚君之令有所壅塞而不行、此鄭恃楚以取滅亡所致、實鄭之罪也。所懼者唯此。不然、敝邑館人之屬也、其敢愛豐氏之祧。挑、 ○若楚國無他意、則鄭之在楚、與守舍之人相類、豈敢愛惜豐氏之遠祖廟、而不以成禮乎。 ○以上直說出請墠聽命之故。伍舉知其有備也、請垂櫜高、而入。許之。櫜、弓衣也。垂櫜、示無弓也。

篇首著惡之患之四字、已伏後一段議論。州犁之對、詞婉而理直、鄭似無可措辭。子產索性喝出他本謀、使無從置辨。若稍婉轉、則楚必不聽。此小國所以待強敵、不得不爾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