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子产论尹何为邑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子产论尹何为邑  《左传》襄公三十一年

子皮名罕虎,郑上卿。欲使尹何为邑。子产曰:“少,去声。未知可否。”尹何年少,未知可使治邑否。子皮曰:“愿,吾爱之,不吾叛也。愿,谨厚也。叛,背也。言吾爱其谨厚,必不吾背。 ○平日可信。使夫扶。往而学焉,夫亦愈知治矣。”两“夫”字指尹何。言谨厚之人,使往治邑而学为政,当愈知治邑之道矣。 ○后日又可望,故虽年少,亦可使之为政。子产曰:“不可。总断一句。人之爱人,求利之也。必求有以利益之。今吾子爱人则以政,今汝爱尹何,则使之为政。犹未能操刀而使割也,其伤实多。譬如未能执刀而使之宰割,其自伤必多。子之爱人,伤之而已,其谁敢求爱于子?非以爱之,实以害之,谁敢求汝之见爱。 ○一喻。破“吾爱之”句。子于郑国,栋也。栋折榱催。崩,侨子产名。将厌压。焉,敢不尽言?郑国有汝,犹屋之有栋。榱,椽也。栋以架椽,设使汝误事而致败,譬如栋折而椽崩,则我亦处屋下,将为其所压,敢不尽情言之? ○二喻。言如此用爱,不但伤尹何,侨亦且不免。“敢不尽言”句,锁上起下。子有美锦,不使人学制焉。譬如汝有美锦,必不使不能裁者学裁之,惟恐伤锦。大官、大邑,身之所庇也,而使学者制焉,身之所庇以安者,而使学为政者往裁治焉,不恐伤身?其为美锦不亦多乎?亦思官邑之为美锦,不较多乎。?○三喻。破“使夫往而学”句。侨闻学而后入政,未闻以政学者也。二句是立言大旨。若果行此,必有所害。非自害则害于治。譬如田猎,射御贯,惯。则能获禽。若未尝登车射御,则败绩厌压。福。是惧,何暇思获?”败绩,坏车也。言求免自害且不能,何暇求其无害于治? ○四喻。破“夫亦愈知治”句。 ○一喻尹何,二喻自己,三喻子皮,四又喻尹何,随手出喻,绝无痕迹。子皮曰:“善哉!虎不敏。吾闻君子务知大者、远者,小人务知小者、近者。君子、小人以识言。我,小人也。衣服附在吾身,此其小者、近者。我知而慎之;美锦不使学制。大官、大邑,所以庇身也,此其大者、远者。我远而慢之。官、邑欲使学制。微子之言,吾不知也。无子之言,吾终不自知其失,所以为无识之小人。 ○仍援前喻,更觉入情。 ○论尹何至此已毕。他日我曰:‘子为郑国,我为吾家,以庇焉,其可也。’他日,前日也。前日我尝有云:“子治郑国,我治吾家,以庇身焉,其或可也。”今而后知不足。自今请虽吾家,听子而行。”前日我犹自以为能治家,今而后知谋虑不足,虽吾家亦须听子而行。 ○此子皮自谓才不及子产,字字缠绵委婉。子产曰:“人心之不同如其面焉,人面无同者,其心亦然。吾岂敢谓子面如吾面乎?即面观心,则汝之心,未必尽如吾之心。岂敢使子之家事皆从我所为乎? ○此五喻也。通篇是喻,结处仍用喻,快笔灵思,出人意表。抑心所谓危,亦以告也。”但于我心有所不安,如使尹何为邑者,亦必尽言以告也。 ○仍缴正意,一笔作收。子皮以为忠,故委政焉,以子产尽心于己,故以国政委之。子产是以能为郑国。结出子产治政之由。

“学而后入政,未闻以政学”二语,是通体结穴,前后总是发明此意。子产倾心吐露,子皮从善若流,相知之深,无过于此。全篇纯以譬喻作态,故文势宕逸不群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