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子产坏晋馆垣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 子产坏晋馆垣  《左传》襄公三十一年

子产相去声。郑伯简公。以如晋,晋侯平公。以我丧故,以鲁襄公丧故。未之见也。见则有宴好,虽以吉凶不并行为辞,实轻郑也。子产使尽坏怪。其馆之垣而纳车马焉。尽毁馆舍之垣墙,而纳己之车马。 ○骇人,盖见得透,故行得出。士文伯名匄,字伯瑕。让之,责子产。曰:“敝邑以政刑之不修,寇盗充斥,晋国不能修举政刑,致使盗贼之多。无若诸侯之属辱在寡君者何?诸侯卿大夫辱来见晋君者,无如之何。 ○十二字句。是以令吏人完客所馆,高其闬翰。闳,厚其墙垣,以无忧客使。去声。 ○闬闳,馆门也。高其门、厚其墙,则馆舍完固,而客使可无寇盗之忧。 ○已上叙设垣之由,以见晋待客一段盛意。今吾子坏之,虽从去声。者能戒,其若异客何?虽汝从者自能防寇,他国宾客来,将若之何。 ○一诘,意甚婉。以敝邑之为盟主,缮完葺缉。墙,以待宾客。若皆毁之,其何以共同供。命?晋为诸侯盟主,而缮治完固以覆盖墙垣,所以待诸侯之宾客。若来者皆毁之,将何以供给宾客之命乎? ○再诘,词甚严。寡君使匄盖。请命。”请问毁墙之命。 ○明是问罪声口。对曰:“以敝邑褊小,介于大国,诛求无时,是以不敢宁居,悉索敝赋,以来会时事。褊,狭也。介,间也。诛,责也。大国责求无常时,我尽求敝邑之财赋,以随时而朝会。 ○此责晋重币,以叙郑来晋之由。逢执事之不闲,闲。而未得见;现。又不获闻命,未知见时。适遇晋君以鲁丧无暇,遂不得见。又不获闻召见之命,未知得见的在何时。 ○此责晋慢客。不敢输币,亦不敢暴仆。露。既不敢以币帛输纳于库,又不敢以币帛暴露于外。 ○此言郑左难右难,下复双承畅言之。其输之,则君之府实也,非荐陈之,不敢输也。输之。则币帛乃晋府库之物。非见君而进陈之则不敢专辄以物输库也。其暴露之,则恐燥湿之不时而朽蠹,以重敝邑之罪。若暴露之,又恐晴雨不常,致使币帛朽蠹,适以增重郑国之罪。 ○左难右难如此。 ○“输币”“暴露”,虽并提,然侧重“暴露”一边,已说尽坏垣之故。子产名。闻文公之为盟主也,只因“敝邑为盟主”句,提出晋文公来压到他。下乃历叙文公之敬客,以反击今日之慢客。妙。宫室卑庳,陛。无观贯。台榭,谢。 ○庳,小也。阙门曰观。筑土曰台。有屋曰榭。 ○文公自处俭约如此。以崇大诸侯之馆,待客又极其隆也。 ○总一句,下乃细列之。馆如公寝;馆如晋君之寝室。 ○一。库厩缮修,馆中藏币之库、养马之厩,皆缮治修葺。 ○二。司空以时平易异。道路,司空,掌邦土。易,治也。 ○三。 乌。人以时塓觅。馆宫室;圬人,泥匠也。塓,涂也。 ○四。 ○诸侯未至之先如此。诸侯宾至,甸设庭燎,甸人设照庭大烛。 ○五。仆人巡宫;至夜巡警于宫中。 ○六。车马有所,车马皆有地以安处。 ○七。宾从去声。有代,宾之仆从,有人代役。 ○八。巾车脂辖,巾车,主车官。以脂膏涂客人之车辖。辖,车轴头铁。 ○九。隶人、牧、圉语。各瞻其事;徒隶之人与夫牛之牧、马之圉,各瞻视其所当供客之事。 ○十。百官之属各展其物。官属各陈其待客之物。 ○十一。 ○诸侯既至之后,又如此。公不留宾,而亦无废事,忧乐同之,事则巡之;教其不知,而恤其不足。不久留宾,宾得速去,则事不废。国有忧乐,与宾同之;事有废阙,为宾察之;宾有不知,则训教之;宾有不足,则体恤之。 ○上十一句,是馆中事;此六句,是文公心上事。宾至如归,无宁菑同灾。患,不畏寇盗,而亦不患燥湿。总承上文。言文公待诸侯如此,以故宾至晋国,不异归家,宁复有菑患乎?纵有寇盗,无所畏惧;虽有燥湿,不至朽蠹。 ○此文公之为盟主然也。今铜鞮低。之宫数里,铜鞮,晋离宫名。○与“宫室卑庳”二句相反。而诸侯舍于隶人,门不容车,而不可踰越;诸侯馆舍,仅如徒隶之居,门庭狭小,车马难容,又有墙垣之限,不可越而过之。 ○与“崇大诸侯之馆”五句相反。并破“高其闬闳”二句。盗贼公行,而天*安平秋校勘记:“天”原误作“夭”,今据《左传》改。)厉不戒。天厉,疾疫也。指挽车之人马言。 ○与“甸设庭燎”九句相反。并破“无忧客使”一句。宾见无时,命不可知。宾之进见,未有时日。召见之命,不得而知。 ○与“公不留宾”一段相反。又挽“逢执事之不闲”四句。若又勿坏,是无所藏币以重罪也。若不毁坏墙垣,是使我暴露其币帛,以致朽蠹,是增重其罪也。 ○玩“不敢输币”,又“不敢暴露”二句。敢请执事:将何所命之?反诘之,妙。正对“寡君使匄请命”句。虽君之有鲁丧,亦敝邑之忧也。晋、郑皆与鲁同姓,晋之忧,亦郑之忧也。 ○使晋无所借口。若获荐币,修垣而行,君之惠也,敢惮勤劳!”若得见晋君而进币,郑当修筑墙垣而归,则拜晋君之赐,敢畏修垣之劳乎? ○结出修垣细事,明是鄙薄晋人。 ○已上句句与文公相反,且语语应前,妙。文伯复命。赵文子曰:“信。信如子产所言。 ○只一字,写心服,妙。我实不德,而以隶人之垣以赢诸侯,赢,受也。是吾罪也。”注“信”字。使士文伯谢不敏焉。极写子产。

晋侯见郑伯,有加礼,厚其宴、好去声。而归之。极写子产。乃筑诸侯之馆。改筑馆舍,所谓“诸侯赖之”也。 ○收完正文。

叔向曰:“辞之不可以已也如是夫!是夫三字,沉吟叹赏,信服之至。子产有辞,诸侯赖之,不止郑是赖。若之何其释辞也?释,废也。《诗》曰:‘辞之辑矣,民之协矣;辞之怿矣,民之莫矣。’其知之矣。”诗·大雅》。言辞辑睦,则民协同,辞悦怿,则民安定,诗人其知辞之有益矣。 ○以叔向赞不容口作结,妙。

晋为盟主,而子产以蕞尔郑朝晋,尽坏馆垣,大是奇事。只是胸中早有成算,故说来句句针锋相对,义正而不阿,词强而不激。文伯不措一语,文子输心帖服,叔向叹息不已,子产之有辞,洵非小补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