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吴子使札来聘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吴子使札来聘 《公羊传》襄公二十九年

吴无君、无大夫,据向之会称国。此何以有君、有大夫?吴始君、臣并见。贤季子也。何贤乎季子?让国也。让国”二字,括尽全篇。其让国奈何?谒也,馀祭债,也,夷昧也,与季子同母者四。与,并也。季子弱而才,兄弟皆爱之,同欲立之以为君。父寿梦欲立之而不受,至是兄弟又同欲立之。 ○以国让谒。谒曰:“今若是迮谪。而与季子国,迮,骤也。季子犹不受也。可见前已不受,从谒口中补出,妙。请无与子而与弟,弟兄迭为君,而致国乎季子。”曲为季子受地。皆曰:“诺。”三字,写同欲立之如见,妙。故诸为君者,皆轻死为勇,饮食必祝曰:“天苟有吴国,尚速有悔于予身。”悔,咎也。急欲致国于季子意。 ○自是发于至诚,不愧句吴后裔。故谒也死,馀祭也立;馀祭也死,夷昧也立;夷昧也死,则国宜之季子者也。顿句生姿。

季子使去声。而亡焉。因出使而不归。僚者,夷昧子。长庶也,于三君之子为长。即之。就位也。季子使而反,至而君之尔。闻僚既立乃归。 ○以国让僚。阖庐谒之子。曰:“先君之所以不与子国而与弟者,凡为去声。季子故也。先提一句。将从先君之命与,平声。则国宜之季子者也。如不从先君之命与,则我宜立者也。两意一正一反,阖庐之言亦是。僚恶乌。得为君乎?”后断一句。于是使专诸刺僚,专诸,膳宰。僚嗜炙鱼,因进鱼而刺之。 ○让变为争,奇。而致国乎季子。争矣复让,更奇。季子不受曰:“尔弒吾君,吾受尔国,是吾与尔为篡也。以分言,伏下“义”字。尔杀吾兄,杀兄之子,亦犹杀兄。吾又杀尔,是父子兄弟相杀,终身无已也。”以情言,伏下“仁”字。去之延陵,终身不入吴国。延陵,吴下邑。《礼》:“公子无去国之义,故不越境。”国,谓国都,既不忍讨阖庐,义不可留事,故不入。 ○超然物外。故君子以其不受为义,以其不杀为仁。千古定论。 ○以国让阖庐。 ○收完让国事。

贤季子,则吴何以有君、有大夫?以季子为臣,则宜有君者也。以季子贤,许有大夫,则宜使有君。 ○又缴有君、有大夫,完密;下复洗发称名作结,经义一字不漏。札者何?吴季子之名也。春秋贤者不名,或书字,或书子。此何以名?许夷狄者,不壹而足也。不以一事之美而遽足,以待之者严也。季子者,所贤也,曷为不足乎季子?许人臣者必使臣,许人子者必使子也。臣子尊荣,莫不欲与君父共之。故许之者,必使其可为臣子。贤季子而称名,所以使其为吴臣子也。 ○奇思创解。

泰伯让周,此则兄弟让国,可谓无忝厥祖矣。然不可以为训也。迨于僚、光,骨肉相残,非季子贤明,则流祸不止,此《春秋》所以重予之欤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