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与韩荆州书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与韩荆州书 李白

白闻天下谈士相聚而言曰:“生不用封万户侯,但愿一识韩荆州。”何令人之景慕一至于此!韩朝宗当玄宗时为荆州刺史,人皆景慕之。故太白上书以自荐。 ○欲赞韩荆州,却借天下谈士之言,排宕而出之,便与谀美者异。岂不以周公之风,躬吐握之事,周公一沐三握发,一饭三吐哺,起以待士。使海内豪俊,奔走而归之,一登龙门,则声价十倍!汉李膺以声名自高,士有被其容接者,谓之登龙门。所以龙蟠凤逸之士,皆欲收名定价于君侯。龙蟠凤逸,谓士之俊秀者。皆欲奉谒荆州,收美名,定声价也。 ○此段叙荆州平日能得士。君侯不以富贵而骄之,寒贱而忽之,则三千之中有毛遂,使白得颖脱而出,即其人焉。平原君食客三千。毛遂,平原君客也。颖,锥柄。平原君谓毛遂曰:“夫士之处世,譬若锥处囊中,其末立见。”毛遂曰:“臣乃今日请处囊中耳。使遂早得处囊中,乃颖脱而出,非特其末见而已。” ○借毛遂落到自己。言己在群士中,为尤异者。起下自叙。

白,陇西布衣,流落楚、汉。十五好剑术,徧干诸侯。三十成文章,历抵卿相。干,犯也。抵,触也。虽长不满七尺,而心雄万夫。身虽小而志实大。皆王公大人许与气义。气义见许于王公大人。此畴曩心迹,安敢不尽于君侯哉!此平昔所怀,安敢不尽告于荆州? ○此段叙自己平日能见重于诸侯、卿相。起下愿识荆州。君侯制作侔神明,德行动天地,笔参造化,学究天人。颂荆州四句。幸愿开张心颜,不以长揖见拒。凡士人见公卿,长揖不拜。必若接之以高宴,纵之以清谈,请日试万言,倚马可待。桓温北征鲜卑,命袁宏倚马作露布文,手不辍笔,俄成七纸,妙绝。今天下以君侯为文章之司命,人物之权衡,司文章之命脉,察人物之重轻。一经品题,便作佳士。应上“一登龙门”二句。而今君侯何惜阶前盈尺之地,不使白扬眉吐气、激昂青云耶?言使己得见所长于荆州之前,犹致身于青云之上,故曰激昂青云。 ○此段正写己愿识荆州,却绝不作一分寒乞态,殊觉豪气逼人。

昔王子师东汉人。为豫州,未下车即辟闢。荀慈明,即荀爽。既下车又辟孔文举。即孔融。山涛晋人。作冀州,甄真。拔三十余人,或为侍中、尚书,先代所美。子师、山涛,皆能接引后进。为先代人之所称美。 ○前人已有其事。而君侯亦一荐严协律,入为秘书郎;中间崔宗之、房习祖、黎昕、欣。许莹之徒,或以才名见知,或以清白见赏。白每观其衔恩抚躬,忠义奋发,荆州能接引后进,为当时人之所鼓舞。 ○荆州亦有其事。白以此感激,知君侯推赤心于诸贤之腹中,所以不归他人而愿委身国士。委,托也。国士,谓荆州。言其才德为当今第一人,所谓国士无双也。倘急难有用,敢效微躯。亦当奋发其忠义,以报国士知遇之恩。 ○此段誉荆州有荐人之美,所以动其荐己之心。

且人非尧、舜,谁能尽善?白谟猷筹划,安能自矜?不敢强己所短。至于制作,积成卷轴,则欲尘秽视听,正欲献己所长。恐雕虫小技,不合大人。雕虫技,谓作诗赋之类。若赐观刍荛,请给纸笔,兼之书人,然后退扫闲轩,缮写呈上。既以文自荐,却又不即自献其文。先请给纸、笔、书人,何等身分!庶青萍、结绿,长价于薛、卞之门。青萍,剑名。结绿,玉名。薛烛善相剑,卞和善识玉。 ○仍拈“价”字作结,关应甚紧。幸推下流,大开奖饰,唯君侯图之。

本是欲以文章求知于荆州,却先将荆州人品极力抬高,以见国士之出不偶,知己之遇当急。至于自述处,文气骚逸,词调豪雄,到底不作寒酸求乞态。自是青莲本色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